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不堪岁月的年华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不堪岁月的年华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6-02 0人评论

不堪岁月的年华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到了北京,林叔带我找到了我爸。

  我爸住在一个又小又矮的铁皮棚里,靠近垃圾场臭气熏天,去的时候他烂醉如泥,四周烂七八糟地扔着着啤酒瓶。

  我爸看到我的时候表情很奇怪。两眼直直的,半点笑意也没有。

  林叔和我爸要钱,然后两个人打起来了。林叔骂他,说带着个拖油瓶从村里到北京一路添了多少麻烦,说我爸不是东西。

  我爸直嚷嚷,说什么和那种女人一样的贱货,跟男人跑的杂种。

  我听不懂他们的话,只能呆呆地蜷缩在角落里,为什么?我没看到我妈?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在两年前就抛下我爸嫁给了城里人。

  那时我只能看着林叔一拳打倒我爸,然后在屋里翻来翻去,从破枕头下拿走了一大叠钱。

  都是零钱。

  我爸醒来后,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就出去了。

  第二天,他没有回来。

  第三天,他还是没有回来。

  第四天,我饿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他回来了,点头哈腰地跟在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身后。

  他喊那人“王工头”。

  他们两个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说了什么,王工头那些村里人赶集买鸭子时那种掂量的目光看我,我爸一个劲儿地点头,脸上是献媚的笑容。

  然后王工头给了我爸一叠钱过来踹了我一脚,说,你爸把你卖给我了,之后得听老子的话,不然老子打死你。

  我爸低头数钱,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被王工头拧着衣领拖走了,王工头让我喊他老板。

  老板让我和许多人住在一起,挤在和我爸住的地方差不多的那种铁皮棚。住一起的都是比我大很多的人,他们大部分都和那天火车上的大汉一样。

  操着不同的口音,他们活在在这个世界的底层,但是,他们至少还是有未来的人,而我,我的人生已无未来。

  那就是我十四岁那年的开端,我被我的亲生父亲卖给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生我的爸爸,他恨我。

  在工地住的日子记得不太清楚了,不是因为时光流逝过快,那个时候对我来说时间一日三秋。

  我被喊着做很多很多的活,和在二叔家一样,而且工地上没有厕所,我只能和许多形形色色的男人一样就地解决。

  那时候,最害怕的就是接水洗澡的时候。

  工地上大部分都是男人,洗澡的话一盆水一条毛巾就可以在风地里解决了。男人们在这个时候,总是赤 裸着上身说笑打闹,用着不同的口音骂人,有时候撞到工地上的女人她们都被不同的男子压在身下,就像乔杉姐一样被人打着。

  而我之所以最怕洗澡也是因为这样。

  每次洗澡脱掉衣服,四周总会有人投过来怪异的目光,还常常有不同的男人过来像火车上的那个人一样捏我的腿,又疼又痛。

  这个时候,老板要是路过就会过来狠狠地踹我,然后死命地打我的腿。

  我以为日子就会这么过去了,直到我突然遇到了我妈。

  那天,我被一个从四川来打工的人踢在地上,那个人恶狠狠地骂着老板。他一边骂一边死命地踹我。

  我什么也不敢说,只能把身子蜷缩得紧紧地,这时候哭的话一定会被打得更厉害,然而这天那个人并没有停,反而踹得越来越大力。

  我浑身瑟瑟发抖,一动不敢动。我怕不小心做了什么真的就会被打死。

  “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招童工啊,顾迟,这是你家的工地吧?”

  突然地,有人用着城里人特有的腔调慢吞吞地说着话。

  打我的人一下子停了手。

  我费力的趴在地上抬起头,看到一群少年走了过来,为首的,也是最招人注意的是一个气息气息阴冷的男生,留着过长的细碎的刘海微微地遮住了眼,好看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微微低下头看我,眼神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鄙夷。

  我咬紧了牙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到愣是没有落下来,我可不想随随便便地让人看笑话。

  就在顾迟冷冷地看着我的时候,一个衣着精致地女人急冲冲地走了过来,那群人里面有人开口喊她顾姨。

  那个女人,是我妈。

  我一眼认出了我妈,长发,瓜子脸,是二叔嘴里说的全村最漂亮的女人。比我爸老家枕头下的照片上更白更漂亮。

  我低低地喊她,妈。

  我妈突然愣住了,低头看我,我咬着下嘴唇颤抖着手,拉下衣领露出锁骨处的红痣。我记得出发的那天乔杉姐和我说过,见到我爸我妈要是他们没认出我来,就把这个给他们看。

  “没想到乔素素你还会有孩子。”

  顾迟讥讽地开口,转身而去。他就像那群人里面的皇帝,他一开口说话的时候那群人都安安静静的。

  我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青一块紫一块。

  妈,是不是也不要我了?

  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细细地喊她,不敢大声怕她不要我。我伸手去拉她,但是我妈躲开了,我这才发现我手上都是血。

  我妈带走了我,在老板面前,但是老板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他点头哈腰一个劲儿地朝着我妈赔不是。

  我被带去见了顾迟的父亲,我妈那个时候嫁的人。

  是个长得和顾迟一样好看的人,但是比顾迟更高,穿着白色的西装,光鲜发亮。

  那个人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就是你说过的乔凉?”

  “那就叫做顾凉瑾好了。”

  我妈的脸瞬间青了,她像我爸一样,狠狠地看了我一眼。

  于是,十四岁快结束的时候,我有了人生中第二个名字。用的是我妈最讨厌的一个女人的名字。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