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穿越之胡作妃为未删减版 穿越之胡作妃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穿越之胡作妃为未删减版 穿越之胡作妃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来源:网络整理 2018-11-05 0人评论

墨倾城皱了皱眉头,她刚刚跑得急,倒是忘记那些银子出来了,她身无分文的。

正在墨倾城犹豫着要不要回丞相府那一些银子的时候,那个男子开口了,“这样吧,我看中了你身上的一样东西,就用那样东西作赌注吧。”

“你要什么?”墨倾城问道。

“你。”男子勾了勾嘴角,伸手一指墨倾城,“你赢了,这个镯子就给你,要是输了,你就嫁给我,怎么样?”

“好。”墨倾城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下轮到赫连成愣住了。一般女子听到这种话,不应该是脸红,或者是大骂他一声登徒子什么的,转身跑开吗?这个女子的表现倒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有趣,简直是有趣极了。他真是好久没有遇上真么有趣的人了。

“怎么赌?”墨倾城坐在赫连成对面,开口问道。

“你决定吧。”赫连成耸了耸肩,“我都可以。”

“那就掷筛子吧。”墨倾城想了想,说道,“这个比较快。”

“好。”赫连成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你先吧。”

“墨倾城也没有客气。”拿起桌上的骰盅摇了两下。赫连成眯了眯眼,眼底一片深邃。眼前这个女子的架势,一看就是行家,看来他要认真应对了。

墨倾城将骰盅放在桌上,掀开,三个六。

赫连成勾了勾嘴角,颇有棋逢对手的感觉。拿起桌上的骰盅摇了两下。在赫连成放在桌上的一刹那。墨倾城伸出脚偷偷踢了一下桌角,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意。

骰盅掀开,三个六。

墨倾城淡定的神色出现了一丝诧异。不可能,她刚刚明明动过了手脚的。不经意间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表情。墨倾城知道,这个男人也和做了一样的事情。可是,这个男人究竟做了什么,她完全没有感觉到。该死,遇上高手了。

“还要来吗?”赫连成嘴角笑意不减。

“继续!”墨倾城把心一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赫连成勾了勾嘴角:“这次我先来。”说着拿起桌上的骰盅,摇了摇,放在桌上。骰盅打开,三个五。

墨倾城愣了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赢的几率很大。

抬头,摇盅,落下,打开,动作一气呵成。

骰盅打开的一瞬间,墨倾城完全愣住了,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赫连成嘴角浮现一抹邪魅的笑意:“又是平手呢。”

墨倾城眉头死死皱起,她可以肯定,刚刚这个男人一定有动过什么手脚。可是该死的,她就是没有看到!

“还赌吗?”赫连成低低的笑声传出。

“不了。”墨倾城从座位上站起来,她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和这个男人在赌术上,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前两次,是这个男人放水了,再赌下去,她只有输的份。她从来不会打没有意义的仗。

赫连成笑了笑,伸手拿过桌上的镯子,递到了墨倾城眼前。

墨倾城挑了挑眉,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镯子:“你这是做什么?”

“送给你。”赫连成脸上挂着无害的微笑。

“不必了,”墨倾城没有接,“我既然没有赢你,自然没有资格拿走这个镯子。”

可是,我改变主意了。”赫连成轻笑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只要你亲我一口,我就把这个镯子送给你。”

“你说真的?”墨倾城看了赫连成一眼。

“绝无虚言。”

“好。”墨倾城应了一声,走到坐在座位上的赫连成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随即,扶着赫连成的肩膀,在他脸颊上印下轻轻一吻。

“多谢你的镯子了。”蜻蜓点水的吻很快就离开了赫连成的脸颊,墨倾城拿走了赫连成手中的镯子,转身就走。

赫连成摸了摸刚刚被亲吻的地方,这里,还残留着温度。将抚摸脸颊的手指放到鼻尖闻了闻,似乎,还能闻到这个女子身上独特的香味呢。

看着墨倾城离去的背影,赫连成眼中的兴趣更加浓厚了。回京城真是一个明智的举动呢,能遇上如此极品。不过,可惜了,两次都忘记问她的名字了。不过不要紧,有缘,自会再次相见。他相信,自己和这个女子之间的缘分不会就此断绝的。

从赌坊出来的时候,墨倾城猛然间想起,除了自己的衣物,自己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忘在王府了。那就是一架古琴,是曾经皇上御赐给她娘亲的。她虽然对琴不是很感兴趣,但是那古琴至少值点钱。

吩咐了车夫一句,马车很快就到了王府大门。

让车夫在门口等着,墨倾城走进了王府。门口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拦下墨倾城。能够省去一些麻烦,墨倾城的心情也能好不少。

回到自己的院落,却发现一直放在屋内的古琴不见踪影了。问了下人一声,才知道居然被秦涵拿走了。

墨倾城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又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墨倾城也不多说什么,快步走进了秦涵的院落。和她朴素的院落比起来,秦涵的院落可以说是极尽奢华。

院中的庭院修葺的十分精致,秦涵坐在亭子中央,轻抚着她的古琴。

墨倾城眯了眯眼,直直走向秦涵。

“你来做什么?”看着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眼前墨倾城,秦涵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你不是已经被休弃回家了吗?”

“把古琴还给我。”墨倾城没有回答秦涵,只是看着秦涵手中的古琴。

“这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我凭什么要还给你?”将桌上的古琴抱起来,秦涵说道。

“再问一句,你还不还?”墨倾城的神色已经十分的不愉了。怎么总是遇上这种不知死活的蠢货。

“不还又怎么样?”秦涵眼中满是得意的笑容,“你一个被休弃的人,凭什么和我抢?”

“不知死活的东西。”墨倾城冷哼一声,脚步轻移,只一瞬间,人就消失在秦涵面前。

秦涵愣了一下,下意识要寻找墨倾城的身影的时候。一只手掐上了她的脖子。冰凉的五指,让秦涵整个人的心都跟着颤抖起来。

“你……你想做什么?”秦涵的声音也带着些许颤抖。

“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墨倾城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你,你不能这样做!”秦涵这下真的慌了,她能清楚感觉到墨倾城身上传来的杀意,“王爷,王爷不会原谅你的。”

“呵,”墨倾城冷笑一声,“他原不原谅,与我何干!”

墨倾城五指收拢,秦涵能够感觉到那种窒息的感觉。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姐••••••姐姐,对不起,是妹妹错了,妹妹再也不敢了,求你高抬贵手,放过妹妹吧!”

“迟了!”墨倾城眼中没有半点怜惜的情绪,手上力道紧缩,竟是要掐死秦涵。

秦涵死命挣扎,意识却渐渐模糊起来了。浓烈的恐惧已经将她包围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后悔。

猛然间,墨倾城手上一痛,下意识松开了秦涵。

秦涵连滚带爬地跑了。

“谁!”墨倾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看着某个方向。

白衣男子从岩石后面出来,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的感觉真敏锐。”

“你这人真是阴魂不散。”发现又是赫连成,墨倾城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一步步走向墨倾城,赫连成眼中笑意不减。

“你很烦。”墨倾城一点不给面子,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碍事。”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情,”赫连成道,“我刚刚可是帮了你一把。那个女人怎么说也是文王的爱妾,你就这么杀了,只会给自己惹上无穷的麻烦。”

“我从来就不怕麻烦。”墨倾城淡淡说道。

“那你想过自己的家人吗?”赫连成看着墨倾城,收起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意,说道。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