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春茂侯门 by繁朵完整无删减全本章节在线阅读app分享

春茂侯门 by繁朵完整无删减全本章节在线阅读app分享

来源:网络整理 2018-10-12 0人评论

这日班氏自然抽不空来留卓昭节饭,大厨房里直接将午饭送到了缤蔚院,用完饭,明叶和明吟帮着送饭的婆子一起收拾进食盒,又送了几步,回来就告诉卓昭节:“方才大夫给大郎看过,说是伤了元气,得好生调养,已经送回大房了。”

“备些东西。”卓昭节想了想,游烁今日被气得不轻,不过估计他一时半会也不想见人,一时半刻也未必能够见人,就问,“大表哥是什么时辰回大房的?”

“听方才的婆子说是午时末。”明叶道。

卓昭节就吩咐:“那申初时提醒我下,去探望大表哥。”

人虽然送回大房了,但好端端走出来却被抬着送回去,少不得还要折腾一番收拾,申初的时候应该差不多不算很忙了,到时候与巫曼娘招呼几声就好——虽然碍着不姓游又是晚辈的关系,这件事情没有说话的地方,但卓昭节心里对大舅舅游霰也有些埋怨,游烁对自己没有读书天分的遗憾,游家上上下下都清楚,他并不是不用功,只是实在悟性有限,偏偏他底下的堂弟、甚至表弟任慎之都一个接一个的考进了怀杏书院,他这个嫡长孙的郁懑可想而知!

虽然卓昭节揣测游霰强调厌胜之术是无稽之谈未必是完全为了给侍妾脱罪,更多的却是打算大事化小以保全游家家声,只不过现在事情左右都闹大了,根本不是游家一相情愿装糊涂能够混过去的,何况江氏乃是游烁生母,母子情深,游烁哪里能不替母亲委屈?游霰一点也不考虑长子的心情,只顾自己做着主张,也难怪班氏后来那么不给他面子,当着长孙媳的面对游霰又打又骂。

当然这里面估计也是要透过巫曼娘打骂给游烁知道,免得游烁一口气咽不下去,一则是身子好的慢,二则是父子成仇雠。

申初时分,卓昭节换了身素淡的衣裙带着明合、明吉到了大房,果然只有巫曼娘一个人红着眼睛迎出来,开口时嗓子已经哑了:“表妹可是来探望夫君的?偏不巧,夫君才喝了药方睡下。”

“大表哥现下怎么样了?表嫂今儿辛苦了,这嗓子怎的了?”卓昭节关切的问,巫曼娘勉强笑了一下,倒差点掉出了眼泪,赶紧借着请卓昭节进去转头眨掉,这才回答道:“还好,大夫说要休养些时候,我倒没什么,一会兑些蜂蜜润一润就好。”

休养些时候,连几天都没说,看来游烁这次真不轻。

卓昭节看她脸色也不怎么好,不敢多留,让明合将探望的东西放下,安慰了几句,劝她自己也保重些身子,就匆匆告辞。

游烁躺在床上,绮香和紫玉两个侍妾还不知道怎么处置,巫曼娘又才管了家,事情成堆又成团,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用,当然没空留她,亲自送了几步,见卓昭节坚持让自己回去也就不多送了。

卓昭节去过大房,思忖着回缤蔚院也没什么事,就又到了端颐苑,守门的还是早上的玳瑁,看见她比了个手势:“老夫人在里头。”

“外祖母醒着还是小憩?”卓昭节小声问,玳瑁正要回答,里头却先传出班氏的声音:“谁在外面?”

“外祖母,是我!”卓昭节忙道。

班氏唔了一声:“进来罢。”

卓昭节进了门,见屋子里已经早就收拾过,根本看不出来之前游若珩震怒时砸碎的茶盏了,一只博山炉被取出来,里头虽然没在烧香,但四周分明弥漫着宁神香的余味,可见班氏今儿真正心烦,珊瑚正半跪在地上给她捶着腿,班氏换了身半旧的黄栌衫子、牙色下裙,堕马髻上插着鎏金月牙梳,半倚在榻上,双眉微皱,但也只是微皱,面色倒是平静下来了——看见卓昭节进来,一哂道:“才去过大房?”

“什么都瞒不过外祖母。”卓昭节笑了一下,挽起袖子到她身后乖巧的捏肩来。

“今儿还好吗?”班氏露出受用之色,过了片刻,转头打量了她几眼,温声问道。

卓昭节正想回答,猛然醒悟过来她的意思,面色微红,嗔道:“能怎么不好呢?”

班氏看她气色不错,笑了一下,道:“你大表嫂怎么样?”她不问游烁而问巫曼娘,显然也知道游烁这回好的不可能太快,卓昭节抿了抿嘴:“大表嫂忙得紧,我怕耽搁了她,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看着,很是担心大表哥罢。”

“霰郎这个……”班氏显然有点余怒不止,开口骂到一半,才恨恨的住了口,闭目片刻,叹道,“真是作孽!”

卓昭节疑心她这话还是在说游霰,自己一个晚辈不好接口,就岔开话题:“外祖父可是在书房?我去借几本书回缤蔚院看。”

游若珩固然是个死读书的,但他诗书功底着实扎实,游家祖上连着几代也都是读书的,端颐苑的书房里藏书数千,其中不乏珍品孤本,在秣陵城里也算小有名气了,就连怀杏书院的师生,偶尔也会前来借阅。

班氏此刻心情不好,也不留她,点头道:“去吧。”

藏书的书房距离正屋并不远,却另外砌墙隔了出来,进去后先看见一片四季常青的翠竹,竹林里一条鹅卵碎石路转了一个弯,一排三间的两层小楼,楼下东面的窗下还挖了一个十几步方圆的小小池塘,如今虽然春寒未去尽,已经有几片莲叶悠悠然的浮上来了。

这池塘还是前几年怀杏书院的崔山长赠了游若珩几颗莲子,游若珩特意将东窗下的竹子移走挖出来栽种的。

她轻轻敲了敲门,片刻后,脚步声从隔间传来,一个青衣小厮轻手轻脚的开了门,见是她,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嗓子道:“阿公在习字。”

游若珩平时脾气不坏,但习字时很厌被打断——他有借习字平复心情的习惯。

卓昭节了然点头,悄悄道:“我来寻几本书。”

那小厮为难道:“在阿公身后的书架上么?七娘请在这里等一等,小的看能不能告诉游安。”

游安是游若珩的书童,如今正在里头伺候笔墨。

“不必,我取两本消闲的杂书看看就是了。”卓昭节摆了摆手,游若珩这书房平时虽然由这小厮看着,但只要是游家子孙或外孙、外孙女,都可以随意过来取阅,卓昭节对这里的书的位置还是清楚的,径自走到另一边的隔间去挑书了。

明合和明吉各自抱了两三本书陪卓昭节回到缤蔚院,才跨进门,就见院里那株百年杏树下的秋千上,游灿正懒洋洋的荡着,她的使女杨梅、枇杷垂手侍立在旁,却也没人推一把,听得院门响,游灿回过头来:“你到哪去了?寻你也寻不着。”

“去跟外祖父借了几本书。”卓昭节皱眉,“明叶和明吟呢?三表姐过来了水都没一口?”

“我又不渴,叫她们不要忙的。”游灿道,“难不成我过来还要见外吗?原本她们倒想在外头候命,有意思么?又不是没人在这里伺候,就叫她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她从秋千上站起来,“你去祖父那边借书,祖父和祖母可有说什么?”

卓昭节道:“能说什么?我看外祖母心情也不太好,就到书房拿了几本书走了……外祖父据说晌午后就开始习字到现在呢。”

可见游若珩心情多么恶劣了。

“大伯被打得可不轻。”游灿点了点头,就幸灾乐祸起来,“祖父亲自动的手,估计大哥好了他都好不了。”

“三表姐!”卓昭节警告的瞪了她一眼,虽然卓昭节也觉得游霰该挨,但到底不是晚辈可以随便议论嘲笑的,传了出去,长辈做错了事情挨罚,晚辈背地里幸灾乐祸,也不好听。

游灿敛了笑,撇嘴道:“旁的我都不说了,那个紫玉做下来这样的事情,难为大伯还想护着她,虽然他是咱们的嫡亲长辈,可叫我说这也太对不住大伯母了!”江氏当家多年,能干是公认的,对侄子侄女也好,游灿对大伯母的印象可比大伯好多了。

卓昭节惊讶道:“怎么大舅要护着紫玉?”

游霰好歹也是做过几年父母官的,怎么糊涂到这个地步了?

游灿嘁了一声:“要不然怎么会把祖父气得亲自动手?还是祖母心疼大伯,看祖父打得久了怕出事,着人过去叫了父亲、三叔和四叔一起过去劝的,四叔还替大伯挨了两下呢!”她冷笑,“那小贱人倒是好手段,诅咒主母被发现了还能哄得大伯保她!只是她以为咱们家是那些没规矩的吗?越是求着大伯保她越是死得快罢了!”

“这真是……”卓昭节顿觉无语——这紫玉是游霰一年前才纳进门的,还是良妾,原本是秣陵城外的农家女,正经人家的女儿,据说却不甘心嫁个普通人做妻,一心一意想要富贵的,因此踏青的时候偶然遇见了游霰,也不知道是谁先示意,总而言之就进了门,紫玉这个名字还是游霰给她取的,虽然没什么才识,但是胜在青春年少,如今不过十五岁,比游烁还小——却是和巫曼娘同岁。

卓昭节住的缤蔚院是游家女郎们聚居的后园所在,她也不是好打听消息的人,只不经意的听说游霰对这个紫玉非常的宠爱,似乎达到了千依百顺的地步,不过之前江氏在的时候,大房凡事各有秩序,游霰宠个小妾也不是头一回了,并没人注意。

却没想到紫玉的胆子这么大,居然胆敢诅咒江氏起来了!

更要命的是游霰到这会竟还想维护着她……

也难怪游若珩在书房里写了那么久的字都没能平静下来。

游灿冷笑着道:“这事情,是昨晚发生的,今早才报到祖父、祖母跟前,大伯就把大哥气得吐血要静养了,估计消息送到震城,二姐收拾收拾,明儿个也就到了——二姐那脾气!单是大伯母,这件事情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她抿了抿嘴,“大姐虽然性.子温柔,但也要看是什么事!何况大姐和二姐向来就最疼大哥……”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