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与鬼缠绵by十海小说夏瑶花全章节阅读

与鬼缠绵by十海小说夏瑶花全章节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10-12 0人评论

  《与鬼缠绵》是由“十海”所著,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夏瑶花,他与我结契的时候,我还自嘲了一番,这个鬼为什么会这么重口味,看上了我这样的身体。可没想到在更早之前,我的身体就已经为他所用!

与鬼缠绵在线阅读_夏瑶花小说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

小说介绍:

  我是一名半边身体正常,半边身体长满了鳞片纹路的阴阳人,从小被人嘲讽、耻笑。我以为我将要孤独终老的时候,我才知道,早在我三岁的时候,就被家人卖给了一只鬼……

第一章:与鬼结亲

  我是被冻醒的。

  三伏天里打着颤,哆哆嗦嗦,除了冰冷还有恐惧。

  一双不属于人类温度的手,探进了我的上衣,轻易地握住了我胸前的软肉。

  有什么东西禁锢住了我的身体,扼住了我的喉咙,我不能反抗,也不能出声。

  我试图睁开双眼,看见的却依旧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双目失去了作用,他的双手流连向下,探索的触感无限被放大。

  锁骨、胸前、小腹,他寒凉的手指最后落到我的右边锁骨,在上方画了个圈,像一股刻刀扎进骨头里,形成尖锐的疼痛。

  在他的挑逗和揉捻下,我的身体却不争气地有了反应。

  他很快察觉了这点,轻笑一声,更用力地扯开我的衣服,布料撕碎的声音在静夜里分外清脆。

  紧接着,冰凉的异物凶猛闯进我的身体,好痛!

  身体仿佛被撕裂了,剧痛让我飙出眼泪。

  “住手……”我终于能发声了。他仍旧不管不顾地冲撞着,冰凉至极的物体我的身体绷紧,复而又被撕开。

  这动作重复了许久,我已分不清是我的鲜血让他有了温度,还是他让我的血液变得冰凉。

  就在我意识涣散之前,我隐隐听到一句慵懒魅惑的声音:“契约已成,花瑶夏,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

  ……花瑶夏?

  可我,明明叫夏瑶花。

  因为这个名字,我从小被嘲笑到大,他们甚至编了首歌谣,一边唱一边往我身上扔泥巴。

  “丑如草,叫瑶花;阴阳人,烂半边;克爹娘,讨人嫌……”

  我从来不敢反击他们,因为为首的是我大伯的儿子夏锦辉。只要我有一点反抗,大伯母就一天都不给我饭吃。

  有时候来夏家做客的客人也会问大伯母,我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大伯母总会说是小孩子挑食。一旦我在此时摇头,等待我的就会是一顿严厉的毒打。

  所以每次客人听到回答后,都会露出同情的眼神。

  不是同情我,是同情大伯母。

  “你也是不容易,收留了这么个克亲的阴阳人还要纵着她,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啊……”

  积善个头。

  夏家对外是古董商,每到七月会去寺里大把捐香油钱,腊月会摆粥棚散食给乞儿,堪称仁善之家的表彰,可没多少人知道,他们卖的大半东西都是从土里来的。

  夏家祖上是土匪,没少杀过人,乱世里劫道也吃不了几块肉,他们就打起了死人的主意。掘墓挖财赚得满盆钵之后,适逢新朝初立,夏家家主,也就是我太爷爷,当机立断把东西一捐,夏家就摇身一变成了爱国的海外侨商。

  可天道有常,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做了孽是要还的,很不幸,夏家这个余殃全都报应在了我身上。

  我一出生,父亲就车祸身亡,再长一年,母亲身死。三岁时,我跟着大伯一家出游,却不幸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我的右手开始长出细密的红褐色的鳞片纹路,无法遏制,无法消除,很快就从我的手背蔓延到脸部和脚踝,霸占了我的右半边身体,密密麻麻,形容可怖。

  这些鳞片纹路,每到午夜就会奇痛无比,仿佛那些红褐色的线条要冲破我的血肉生长出来,只有过了子时才会恢复原状。

  年幼的我不通世事只会哭闹,大伯母烦不胜烦,就把我关在别墅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不听不问。房间空空如也,只有一架明代的楠木垂花拔步床,泛着森森阴气。

  奇异的是,我一接触这张床身上便疼痛全消,安静了下来。

  从此之后这个房间就成为了我的房间,这张床也成为了我的专属。同时,这也成了客人嘴里大伯一家“宠爱”我的作证。

  ——谁家会给一个不受宠的小孩睡一张价值三千万的床?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并非大伯母良心大发如此大方,而是这张床除了我之外,不能有任何活物靠近。

  曾经夏锦辉为了捉弄我往这张床上扔过蛇、蝎子、螃蟹和蜂窝,都没有在床上活过三秒,无一例外。

  那些人看我的眼神便更加惊恐,除了奚落、厌恶之外,还有深深的忌惮。

  我在这张床上睡到十五岁后,持续三年,每天夜里都会有人在我身边厮磨,从一开始的抚摸、亲吻,变为一些难以启齿的更加过分的动作。

  我很清楚,那种仿佛汇聚极地之寒的温度,不属于人类。

  明明能够看清楚他五官面容,可每次醒来后,我都回想不起来他的脸,仿佛夜里的羞愤只是一场梦。

  但当我再次入眠,他又会身体力行地告诉我,一切都是真的。

  我曾经想要忍受“鳞片”发作时的痛楚躲开他,千方百计逃跑,然而每次被他抓到,他都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惩罚我。

  不论我躲到哪里,他都如影随形。

  我不明白他为何总是纠缠于我,我身上的纹路这么丑陋,像是蛇鳞一般,他也能忍受下去。难道这只鬼口味比较独特?

  有一次我不堪其扰,找机会问出了这个问题,他只似笑非笑道:“因为你投了个好胎。”

  好胎?父母早亡,寄人篱下,怪病缠身,也是好胎?

  “就因为我是夏家人,你才缠着我?”我追问他,他沉默了,像是默认。

  我顿时有种无力挣脱的宿命感——原来我是在替整个夏家受过。

  接受了这个事实后,我就颇有些自暴自弃。可他今天打破了我的这个认知,他口中的名字,明明是另外一个人!

  “花瑶夏……”

  他在我耳边再次呼唤。

  我总算听清楚了,真的是花瑶夏,而不是我的名字夏瑶花。

  这个鬼居然认错了人,把我当做别人的替代品,而我还白白忍受了他三年的亵玩?

  我忍无可忍:“我不叫花瑶夏,我叫夏瑶花!你认错人了!”

  “哦?”身上的动作一停,随即是他低沉的声音,带着被冒犯的不悦,“我从没有认错过人,你这是在质疑我?”

  “况且认错又如何?早在你三岁时,你的家人就把你卖给我了。”

  三岁?

  被卖了?

  我三岁的时候,被卖给了……一只鬼?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