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酷酷少爷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酷酷少爷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6-11 0人评论

酷酷少爷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事实上,刘若在这里的任务就是跟住白灵素,不让她出意外,不然没办法和程少交代啊!上一次白灵素出车祸,她差点就被程少给惩罚了!所以,她是不敢再有半点疏忽的!真要被程少罚起来,那可是万劫不复的灾难,听说暗龙城的壹号楼里面正在谈一批最新研制的毒品的生意,正需要人试毒。想到这里,刘若吓得抖了几下,不敢再往下想。

  白灵素进了电梯,很是顺当的就到了易礼说的程子昂所在的那个楼层,出了电梯间,开始寻找易礼说的那个房间号。这一个楼层的房间很显然要比白灵素刚刚所在的那个包厢要高档许多,这房间的门看上去,就不是一般奢华气派啊。

  知道了门牌号,再来找门,并不是什么难事,白灵素很快就找到了易礼说的那个门牌号的门。门居然没有锁紧,一推就开了。这些房间是做什么?娱乐会所?包厢?还是什么?白灵素有些好奇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个休息室。房间里面摆着沙发,茶几,果盘,甚至于还有个书报架,上面放着一些时下最流行的杂志报纸之类的。沙发对面的墙壁上挂着电视机,看上去有些像正常居室里面的客厅。此刻这个客厅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

  白灵素有些纳闷了,怎么会没人?难道说自己走错了门?又回到门口看了一下号码,没错啊,就是这个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易礼说错了?就在白灵素一肚子疑问的时候,冷不防的听到和厅堂相连的套间里传出来一个什么声音……

  白灵素循着声音就来到了那个套间的门的门外,刘若紧跟在她的身后,反正刘若跟着,白灵素也没什么好怕啊,一抬手就推开了套间的那扇没有锁紧的门。

  猛一打开,白灵素就被五雷轰顶一般的给轰得傻掉了!套间的床上,衣衫半推地缠绵纠缠着的男女!就是化成灰,白灵素认得,就是她爸爸死去的那一晚现场的两个凶手!程子昂和展浅浅!

  展浅浅的上身衣服全部褪下,傲人的胸房就这样毫不避讳地暴露在空气中,还带着些刚刚被男人吸吮过的晶亮的津液,下半身的衣服也已经褪得差不多了,和她纠缠在一起的程子昂,西装外套早不知丢在了哪里,衬衣的扣子全部解开来,露出布料下面精壮结实的肌肉,因为激情的缘故,不是一般的紧绷!

  好一对藏得极深的玩地下情的男女!好一个浪漫激情的圣诞夜!难怪他会这么安静的电话都不打一个呢!

  白灵素再也看不下去了,转身就往门外走去,像是被鬼追上了一样,死命地往电梯间跑!她这一刻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不是难过,不是悲伤,不是揪心,而是想逃跑!跑到哪里都好,只要再也看不见他就好!

  他给她带来的这个伤害太深了!以至于她的神经系统已经先一步地替她做出了自我保护的反应,先逃跑出他的势力范围再说!

  刘若是跟着白灵素一起进的这个房间,套间的门被推开以后,白灵素看到了房间里面的情景,刘若自然也看见了。白灵素从房间里面跑出去之后,刘若短暂地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跟上白灵素之后,还是决定先走进了那个套间,把问题的根源给解决了再说,她站在床边,叫了一声:“程少!”

  程子昂本来就在一种半迷糊的状态里面,意识形态一半清醒一半虚幻,听到刘若的这一声“程少”之后,抬手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瞥了一眼刘若,拧着眉头开口问:“你怎么在这里?”

  “程少,你是不是不小心吃了什么东西?”刘若开口提醒。

  这个时候被程子昂压在身下的展浅浅忍不住了,大声骂着刘若:“你是哪里来的不长眼睛的?没看见程少在做什么吗?还不快滚!”

  展浅浅本来就快要和程子昂成就好事了,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只差最后的一步破门而入了,这个时候被白灵素给撞见了,撞见了也好,反正也都是在展浅浅的计划内的,让袁白灵素撞见这场好事,从此之后,就让袁白灵素彻底地心甘情愿心灰意冷的离开程少。多好啊,即除去了一个牢固的情敌,又能成功上位,万一一夜露水之后怀上了,那就真的是好日子享用不尽了!

  可是展浅浅如此完美的计划,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会半路里闯进来这么一个不长眼睛的!惹得展浅浅不是一般的生气!就差最后一步了,她能不生气吗!于是就怒火中烧地骂了刘若几句!

  展浅浅这扯着嗓子一骂不打紧,她这怒火中烧的泼妇一样的声音终于成功地把程子昂从药的效用中给闹得清醒了!

  程子昂恢复了清醒后,看到了他床上的女人居然是展浅浅!隐约明白了些什么,沉着脸就起了床,一面扣着衬衣的扣子一面问刘若:“她也看见了?”

  刘若点头:“是的。”

  “那她人呢?”程子昂问完了觉得这句话问了也是白问,按照袁白灵素的那种思维,撞见了今晚的事情,肯定是不知道找个什么地方躲起来一个人伤心去了。

  刘若回答说:“她刚跑了出去,我这就去追她。”说完后就很是尽责的走出了房间,她想着白灵素不会开车,顶多就是跑到附近的哪个地方,应该不会跑太远。

  展浅浅敢在老虎的身上捋老虎须子,后果自然是很严重的,刘若前脚离开,程子昂后脚就叫人把她给控制住了。然后拿手机给闻人默打电话。程子昂也很想知道一向谨慎的自己,怎么就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儿呢!闻人默是医学界药剂方面的怪才,这一通电话不打给他还能打给谁?

  闻人默听闻程子昂再一次被一个女人给算计了,心里不是一般的好奇,是这年头的女人们都长进了,还是程少的锋芒不再?接到电话后,立刻就赶来了嘉禾里面,程子昂所在的这间休息室。

  夜,深了。整个Y市都沉浸在圣诞夜的欢乐气氛之中。可是程子昂此时此刻所在的这个休息室里面的气氛,却不是一般的阴沉!

  闻人默的检验很快就出了结果,他拿着检验结果,来到沙发上坐着的程子昂的身边,开口汇报:“程少,那个女人的唇部和胸部,涂得有烈性催情药。但是从前用这样的方法接近程少你的女人也很多,我就想着,程少你不可能这么简单地中招吧。”

  “于是我就化验了你的血液,果不其然,在你的血液里面发现了迷魂药成分。好在这种迷魂药对身体没有什么危害,不过就是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药效一过,幻觉自然消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了无痕迹。可见下这种药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要你的命。”

  程子昂听了闻人默的话以后,沉着脸色,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在想,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喝酒的,都是他绝对信得过的亲信,若不是中了这样能产生幻觉的迷魂药,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地着了展浅浅的道?可是既然迷魂药成分这么快地进了血液,可见下药的人是通过食物下的药。

  电光火石之间,程子昂忽然就想起来了易礼,今天晚上一起来嘉禾里面年终聚餐的他的几个近臣之中,唯一有行为动机的,就是易礼。上一次白灵素给自己下毒的事情,易礼就恨在了心里,虽然自己把他从身边调开了,可是易礼并没有打算就此作罢,他背地里去找了佩姨。想要借佩姨的手赶走白灵素。

  可是佩姨的性子太过淡泊,不喜欢参合事情。易礼的这一小动作便落空了,只是没有想到,易礼居然会如此胆大包天的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

  程子昂的脑子里想清楚事情的始末以后,这才开口对闻人默说:“没事了,你回去吧。”

  闻人默应了一声,开始收拾他的医疗设备。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程子昂很想把易礼叫到面前来教训一顿,自己把他当成亲信,才会毫无顾忌地喝了他敬的那一杯酒!他就是这样的背地里狠插一刀?这亏得是下得迷魂药,要是杀人的毒药怎么办?程子昂的心里很难过,六七年的出生入死的生死与共的铁的不能再铁的兄弟,就是这样的?

  对于易礼的事情,程子昂是很难过,可是他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这样的大雪天,他是真的很不放心白灵素。于是他站起身在墙角的衣架上拿了外套朝门外走去。

  “程少,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受寒!”闻人大夫对着程子昂走出门的背影开口说。可是说了也白说,程子昂的身影已经带着焦急毅然走远了。

  白灵素赶紧追着跑出来,似乎都是她不受大脑控制的下意识的举动一般。

  出门时穿得厚厚的羽绒服还有围巾帽子全都落在杜静她们所在的那个包厢里面。此时此刻,白灵素的身上穿着的就只有羽绒服里面打底的毛衣,毛衣长过腿根,腿上是冬季里百搭的黑色羊绒打底裤,脚上就是程子昂在她月初出院的时候送给她的皮靴。浑身上下不是一般的单薄。

  好在包还在手里,不然这样的寒冬的夜里,你让她怎么办?

  白灵素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可以去往哪里,可是不管去哪里也都比再留在这里强。她顶着足以淹没她所有的一切的寒冷,踩着湿漉漉的地面朝着嘉禾夜总会停车场外面走去。天空还在零零散散地飘着雪花,落在她的头发上,衣服上,融化成水,渗进衣领里面。

  走到停车场外面的时候,浑身都快要冻僵掉了。Y市位于宏国的东部海岸,比南方的冬天要冷得多,却也没有北边冬天隆冬时节户外零下十几度那么夸张,可是现在飘着雪花的零下两三度的气温,白灵素一身单薄的衣服,怎么可能不冻得快要僵掉?

  可是这周围的天气再怎么冷,哪里有她心里面的温度冰冷?心里面又何止是冰冷?简直就是一无所有的空洞,曾几何时,她绝望的一心求死的时候也不曾这样的空洞过。原来人们常说的人生如戏,是这么一种情况啊,她感觉她看不懂程子昂了!他至始至终是不是都在和她演戏?!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