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我是太上皇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我是太上皇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6-11 0人评论

我是太上皇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是,大哥,我会的,想来最近他可能会对付您呢。”宇文千里脸色清淡,道。

  “不怕,他动不了,也不敢对我出手,他手上有什么人我都知道。”巫惊魂道,眸中尽是笃定。

  白非儿想了想,道:“四哥,你不在那一阵,他们已经对皇上下手了,水无心向皇上下了五石散,不过,药量很轻,我替皇上解了,但是皇上现在还是假装中毒的样,药也每天都喝,那每日的药也都换掉了的。”

  “我都知道。”巫惊魂疼惜的看她,道:“那阵子也真难为你了,救了皇上,还得拖着太子四周逃,不过,非儿很聪明,也难怪皇上会封你为郡主。”

  想想那阵子他都心疼,要不是自己那时伤未好,就无需让她一个人顶着那一切了。

  “你都知道?”白非儿惊讶万分,瞪大眼眸不敢置信的看他。

  天啊,这个男人真是神人了。

  冷雨笑笑,椰揄道:“我说了呢,你不了解大哥,你慢慢品味吧。”

  白非儿睨他一眼,“去,老是嘲笑我。”

  巫惊魂淡笑,“我自然知道。如今他们失了东厂的势力,洛家的势力他们也拿不到,不敢轻举狂动的,宇文暗中按住锦衣卫的人就好,外围的,我已有安排。”

  “那京畿卫那儿呢?”宇文千里眸光淡淡,想了想道。

  “明日我去见他。”巫惊魂沉静道。

  白非儿更是惊骇,惊讶之情溢于表,知道他后手多,没想到把手伸到了京僟卫,现任京僟卫提督是皇帝的兄长德庄王朱见潾,那可是个厉害人物,十多年前带过兵,很是让蒙古军惧怕的一个督军。

  寻雪想了想道:“我猜想他们应该会把重心放在宝藏一事上,只有手中有那样的财富,才会有底气一些,他们连失了几着,想来会伏止些时日,皇上那儿该是安全了,何况还有暗夜军的存在,他们不敢再轻举枉动的。”

  “对。”冷雨道:“寻雪说得有道理。”

  巫惊魂抚着茶杯,茶水气雾缭绕,眼底映着点点闪亮,清澈的如同山泉冷冽,淡淡道:“所以我打算,寻宝。”

  几人神情轻松,笑意满盈,都摩拳擦掌。

  “咱都没有见过太多的金银珠宝,这下该好好的见识。”冷雨道。

  寻雪抿唇,眸光淡然,“人生在世,来时光着身,再多的财富,去也带不走,能为民做点便好。”

  宇文千里点点头,看向巫惊魂,淡漠道:“寻雪说得对,人就长一个肚子,吃饱穿暖便好,大哥说怎么做我们便怎么做。”

  巫惊魂眼中微光一闪,抬眸正对上女人清隽沉静的目光,淡淡的风华,叫他一时迷了眼。

  他深深的弯了唇,长臂一伸,修长白指在她脸上轻划一下,发自内心的并不忌讳在场的那三个男人,直把他们当成透明的。

  那三个男子汉,相视一笑,只低低了头,笑意盎然。

  白非儿脸儿淡淡映了红,并不回避,大方的嫣然一笑。

  巫惊魂一瞬不瞬的看着白非儿,眸光安沉淡然,缓缓开口,“我答应了非儿,改变初衷,只为民,不取国。”

  白非儿呼吸一滞,随而轻眨眨眼眸,晶亮如水,澄清明净,丹唇轻启,“谢谢四哥。”

  她期待期盼的不就是这样吗?

  这个男人算是为了自己改变初衷,这一份心,何其珍贵。

  她真想起身给他一个香吻,可是那三个男子汉,虎视眈眈呐,得含蓄一些。

  三人一怔,眸光齐齐看向白非儿,只片刻,均飒爽的笑。

  “大哥要怎么决定我都支持。”冷雨道。

  寻雪无所谓的摊摊手,“我都听大哥的。”

  宇文千里双手抱臂,淡冷比冷雨更甚,抿唇道:“支持大哥,做什么无所谓,只求能追随大哥。”

  巫惊魂淡勾唇角,“寻雪,该看一下你的地图了。”这几人能无条件的支持理解他,他已十分满足,得妻如非儿,得兄弟如这三人,此生无憾。

  “好。”寻雪爽快的应了,有些犹豫的看一眼白非儿。

  白非儿笑,轻挑眉梢,道:“怎么?我还不能看?”

  寻雪摇头,脸色瞬的淡红,轻声道:“在背上。”

  几人都一愣。

  巫惊魂二话不说扯了白非儿,淡笑道:“你先入内室,我画下来再细看。”

  “什么嘛。”白非儿嘟囔,“只是个后背,又不是全身,看有什么关系?”

  巫惊魂眸光一瞪,生气道:“你想干嘛?”

  白非儿一笑,“好啦好啦,开玩笑了啦。”说完向内室走去。

  不一会儿,巫惊魂便把寻雪后背上的地图全画了下来,白非儿看着桌上墨汁未干的地图,眼中微光略闪,欣赏道:“四哥不愧是丹青高手,这随意一画便是大师级水平,想来收藏着四哥的画,日后便能发财。”

  巫惊魂大手轻抚一下她脑袋,笑道:“你很缺银子花吗?我养不活你吗?”

  “藏点私已钱嘛。”白非儿笑意浓浓,眼眸中带了些戏谑。

  巫惊魂眸光深深的看她,宠溺道:“府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在你手中了,还有几处别院,庄园,都交给了你,这私已钱还不够?”

  白非儿乐呵呵的点头,“谁会嫌钱多的嘛?又不会咬手。”

  “好了,看图。”巫惊魂拉了她坐到圆桌前,“你见过洛向南手中那一张地图的,你看看,与这个有什么相同或者相通之处?”

  白非儿凝眸看,细细的回忆那天见到的那衣裳,当时洛向南有让她仔细的看,印象倒是挺深。

  她抿抿唇,执了一旁的狼毫,另取了一张纸,细细的画起来,边画边道:“可不许笑话。”

  她的画功自然是不能与巫惊魂的相比,这一看起来就像大学生与幼儿的比较,怎比?

  巫惊魂指指白非儿画的,对寻雪道:“寻雪可有什么线索?”

  寻雪面色沉寂,眸光在两幅画来回巡看,静静道:“我自己身上的图,其实我从未见过,小时候我父说要在我背上刺一幅图,要我小心保护好,不许外人看了,我是懵懵懂懂的,直到十五岁那年我父才大致说了这宝藏之事,而又把玉佩交予我。这地方好生眼熟,也许是我到过的地方。”

  “哦?”巫惊魂有些吃惊,眸光依然淡淡,“仔细再想想。”

  白非儿侧头想,轻声念,“边兵春尽回,独上单于台。白日地中出,黄河天外来。沙翻痕似浪,风急响疑雷。欲向阴关度,阴关晓不开。”

  “这是在第三个石室中那棺木中所留的诗,我们当时便是从这首诗中寻到出路,泥洞,地下暗河,棺木,那出口便是在棺木中,而且直落到了洛庄主居室的暗室。”白非儿道。

  巫惊魂蹙眉反复推敲这诗。

  冷雨和宇文千里皆凝眸细想。

  寻雪把身上的玉佩取了出来,交到巫惊魂手上,“大哥把玉佩取来看看。”

  巫惊魂把自己手中的两块玉佩从身上摘了下来,白非儿一看他是在腰间系了两枚玉佩,眸光一闪,掩嘴轻笑。

  巫惊魂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还不是你害的。”

  白非儿笑意更深,眸光晶亮晶亮的,戏谑道:“要不我来保管?”

  “休想。”巫惊魂脸色微变,沉声道。

  那几人知道这夫妇俩又在耍花枪,便不言语,默默的喝茶。

  巫惊魂把三块玉佩拼在一起,少了两块玉佩便缺了一个口,莹白的玉色溢着油光亮,真是上好的和田玉呢。

  白非儿凑上前看,单独一块玉佩看起来是很不起眼的,形状又不好看,可拼起来便不一样,这三块正好是可以拼接的。

  这么仔细的看,才发现玉佩内有极细的黑色暗纹,仅有一条,幽幽曲曲。

  “冷雨,你觉得会是在幽灵谷吗?”她抬头看冷雨。

  因为水无心在那守了那么久,该有关联。

  冷雨轻轻摇头,“单看这地图,幽灵谷没有那么高那么险峻的山,没有那幽深曲径的山谷,你也去过幽灵谷,那儿地势是很开阔的,森林很多。你看这地图所示的山,林木并不十分茂盛,山高险峻。”

  “洛宁山庄那附近呢?”白非儿深深思索。

  “不会。”巫惊魂很肯定道,“那里我查过。”

  白非儿指着玉佩道:“我看这玉佩的细纹,像蛇,像藤,像河”

  “藤,谷”一直蹙眉冥想的寻雪拍案而起,“我知道了,我真的去过那个地方,大藤峡,十岁那年我父带着我到大藤峡,只因年幼,一直没记住地名,那里的峡谷幽深,高山险峻,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几人皆喜。

  白非儿欣悦的定睛看他,眸光闪闪,道:“可不要记错了哦。”

  寻雪很肯定道:“不会错。”

  冷雨舒了一口气,眸光燿燿,道:“那倒省了不少事,这寻起来便容易多了。”

  “是啊。”宇文千里浅笑,“这当真是天助我们,有寻雪在,我们真省了不少事,我们手上的东西物件又不全,要是没有寻雪,真去找起来,无疑是大海寻针。”

  巫惊魂并不表现得欣喜万分,淡敛神情,起身缓缓走了几步,道:“十多年前朝庭数次缴大藤峡,最后一次灭了全族,你们可知当今太子的生母便是大藤峡人氏,似是族长之女,汪直亦是大藤峡人,这事儿,看来有趣。”

  他的直觉,这一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白非儿拧了眉,道:“四哥打算什么时候去?”

  “把京城的事安排妥便去。”巫惊魂陷入沉思,淡道。

  “四哥,我随你一块儿去。”白非儿眸光定定,殷殷的看他。

  对于这种类似探险似的寻宝,她自然是不能放心他一人去。

  巫惊魂抬眸看她,笑,“那是自然。”他恨不得天天把她栓在身上,如果把她一人扔在京城,他自是不愿意,也不放心。

  “大哥,我也要跟您去。”冷雨笃定道。

  “嗯,冷雨和寻雪与我们一起去,宇文在京城盯好丛恩,保护皇上,太子。”巫惊魂道。

  “是,大哥。”三人齐声应。

  白非儿见天色不早,便吩咐着小玲小珑把饭菜送到屋中来,几人也不约束,轻松愉悦的吃了饭,又约定了些事宜三人才离开。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