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回来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回来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6-11 0人评论

回来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清明节。

  虽然是清明的节气,但是天空并不清明,而是迷迷蒙蒙的灰色,有丝丝缕缕的云飘来飘去,就算没有雨纷纷,但包含的雾气就要凝聚成珠泪下落。

  远处,白色的杏花已经飘落,地上是大片的杏花花瓣,远远看上去像雪。桃花却正是好时候,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经是娇红一片。浓郁的复苏气息缭绕在空气中,使人感觉到呼吸有了重量。

  这个景象让人想起那两句诗——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

  墓地。

  去年衰败的枯草,东倒西歪的,横七竖八的,让整个地面显示着荒凉的冷落。虽然已经有很多的小草已经钻出地面,那些枯萎的比较高大的蒿草的根部也已经有了绿色的幼苗,这一切显示了勃勃的生机,但是却总是一种很凄凉的意味。也许是因为地下长眠的人无法像草木一样的苏醒,让人的心中悲凉吧,在这个地方,无论多么欣欣向荣的景象也无法让人精神振奋。因为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陈家的所有人,陈秀雅、陈秀琴姐妹遵照习俗跪了下去,也有小小的陈欣很乖巧地在妈妈的身边跪了下去。这个坟头,是陈秀雅父亲陈向进的父母的,也就是陈秀雅的爷爷奶奶的。

  陈秀雅的母亲陈雪岩的嘴巴轻轻翕动,发出了只有她一个人才知道的声音:“爸爸妈妈,我们要搬家了,告诉你们一声……”她的心充满了悲伤。她记得婆婆公公在世时的模样,记得他们的诸般好处。虽然有过不愉快的时候,但是毕竟还是好的时候多。她知道,明年的今天或许是别人来代替她给这个坟头点燃这些寄托哀思的东西了。

  陈家所有的人一直是住在这个城市中,而现在,他们其中有些人就要离开这里了。

  陈向进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心中也充满悲伤,往日来在这个地方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悲伤。往年的时候点燃这堆火焰的是他,今年他却在一边看着,因为他的腿不方便。他看着火堆里有片片燃尽的纸片飞起来,像一只只黑色的蝴蝶。他也看到跪下去的都是清一色的女人,这让他的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但是,他没有落泪,到了他这般年纪的男人,好像没有眼泪了。

  离的不太远,是陈唯天的坟头。点燃这个坟头上的那堆火焰时,李枫苓的眼泪喷涌而出,她的眼前模糊一片。其实,这个时候,别人的眼泪也都流了下来,所有人的面前都出现了那个微笑的年轻的面孔,她们的意识都有些不太清楚,都有些怀疑那个年轻的生命是不是就在这里栖息。

  陈欣看到所有的人在这里都换了一副容颜,而且所有的容颜都是流泪的,这让她感到了难过。她轻轻地拉了拉妈妈的衣角,袁梅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扭过头来看看她或者是问问她怎么了,这让陈欣感到更加的难过。

  她看看所有的人,心里突然升起说不出的悲伤,突然就尖声哭了起来,锐利,凄凉,让人的心一下子就紧紧地揪了起来。

  这天晚上晚饭后,陈向前对洗碗的刘艳平说:“快些收拾,去大哥家看看他们都收拾好了没有。”

  他们明天就要搬走了,刘艳平的心中很不舒服,就算他们有过很多的大大小小的过节,但是毕竟也相处了几十年,好的时候总是很多的。她知道,有些事情还是忘记的好,而有些事情却是不能忘记的。想到这些,她的心中更是依依的不舍。人,最好是多记别人的好处,这样自己的心中安宁。也多给别人一些好处,这样别人也会心中安宁。

  刘艳平和陈雪岩,虽然是妯娌,很难调理的妯娌,但是她们都是大度的人,就是彼此心中对对方有过不满,但是表面上从来没有翻过脸,所以在什么时候也有话说。刘开玲知道,她也应该去和陈雪岩好好说说话了。因为,以后的机会不是很多。毕竟离得远了,没有特殊的事情不会见面。这样想来,刘艳平也觉惆怅起来。陈雪岩走了,自己也会有些孤单。

  陈向前看着刘艳平在洗碗,他的目光久久地停止在刘艳平的身上 ,渐渐变得忧郁起来。

  他叹了口气,说:“毕竟以后大家见面的时候就少了。”说完这句,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心情是沉重的。相处六十年的哥哥突然要去另一个地方居住,留给他的是孤独和想念吧。他说不清他们还能够活多少年,但是他知道绝对不可能再有六十个年头了。年龄让他对世上的事情看淡许多,但是这个“亲情”的关是无法冲破的,那是血肉的关系,动一动就会痛。哥哥在如此年纪还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居住,将来他们是不是会很好?陈俊茂知道,也许他们会住的很好。但是离开故土,总是游人,是飘零的,是孤单的。

  “呵呵,在这里吃的,只剩明天一顿饭啦。该收拾的东西就都提前收拾一下,要不明天早晨会紧张。”陈向进看着变得有些乱的屋子说。

  往日从来没有觉得家里有过多的东西,现在这么一乱,不知道怎么这东西就多的让人不知道从何处下手收拾。

  陈雪岩回过头来说:“知道,不用你操心了。”

  陈欣跑过来,爬在陈俊成的怀里,说:“爷爷,新家是不是很漂亮?”

  陈向进低下头来,抚摸着孙女的头发,说:“当然喽,等学校放了假,欣欣跟着你妈妈去,不就知道了吗?”

  陈欣站起来,看着爷爷,一脸的兴奋,说:“那是城里,比我们这儿好玩,我去了,和爷爷去街上玩,还有大姑家的微曦。爷爷领我们两个玩。”

  陈向进慈祥地看着孩子,心中淌出一股柔柔的温暖,他笑着说:“好好,爷爷领你们出去玩。”

  所有的柜子都是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才好装车的。陈雪岩把衣柜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陈秀琴接住,然后放在床上。

  一些不方便带走的比较琐碎的东西或者是平时用的很少但是比较贵重一点的东西都要搬到袁梅的房子里。因为陈向进他们走后,房子会租出去,所以是要腾出来的。

  陈秀雅和李枫苓一起收拾这些东西,不大一会儿,李枫苓屋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堆了好多,等到都搬进来的时候,屋里堆积的东西就更多了,看上去杂乱无章让人忧郁,李枫苓就像干了非常重的体力活儿那样感到累。她拉了陈秀雅一把,喘息着说:“等歇一会儿在收拾。”

  陈秀雅看了李枫苓一眼,她脸上的疲惫让她的心隐隐作痛,于是随着李枫苓坐在了沙发上,说:“忙乱了一整天,是累了。”

  李枫苓点点头,默默地扫视着屋子里的一切。所有的东西横七竖八没有一点点秩序,有的歪歪扭扭似乎拼尽全力维持自己的状态,但都是寂静的,没有生息的,逆来顺受的样子。

  突然,李枫苓双手捂住了脸,声音哀怨:“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陈秀雅心里轰隆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塌陷,就算李枫苓什么都不说,她怎么会不知道李枫苓的意思?忙扭过头来,看着袁梅。她也从来没有想到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事情。是的,人生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太多的事情都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呢?

  她的眼里也蒙上了泪。

  陈秀雅把一只手搭在了李枫苓的肩膀上,勉强压住心中的狂澜,极力用平静的语调说:“嫂嫂,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太多的事情都是我们想不到却是必须要接受的。这个结果……谁都不愿意,可是……我们这样做都是万不得已,你懂。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就一个平和的心态接受吧,人生还很长,你一个人这样下去面对今后的风风雨雨也是很困难的,所以,你……你要明白,你该怎么做,该怎么走自己的人生之路要有个打算和安排,你……该有自己的幸福了。”

  什么叫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就是几个平平常常毫无特色的字,或许每一个认识字的人都能够认识并且也能够熟练地写出来,但是真的就理解的透彻了吗?或许是没有,无可奈何了。无可奈何就是看着没有办法,想着也没有办法,不做也没有办法,做也没有办法,总之,没有办法,——这就是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地接受无可奈何。

  李枫苓没有办法让别人来代替陈唯天的位置,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就这样过一辈子。现在,他的爸爸妈妈也要走了,这个家中留给她的是什么?她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知道她现在的心情。

  很多事情,李枫苓是明白的,但是明白和真正的接受还有很大的距离,事实是一个样子,接受又是一个样子。

  陈秀雅也明白,只因为明白,所以很多话都不用说出来。

  李枫苓从陈秀雅的手中得到了理解和安慰,她懂陈秀雅的意思。

  陈向前和刘艳平走进来的时候,陈雪岩和陈秀琴正在折叠床上的衣服。

  “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办理,提前想一下,不要忘了。”刘艳平轻轻地走到陈雪岩的身边说。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