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问道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问道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6-11 0人评论

问道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玉城知府家的教书先生徐柏松死了。

  徐柏松是玉城本地人,年轻时也曾闻名乡里,因他十二岁便考取了秀才,十五岁一鼓作气将举人收入囊中,一时间声名鹊起,被誉为“神童柏松”。

  徐柏松的父母也是脸上乐开了花,每每听到别人家夸耀柏松有出息,以后必成大器,他们更是笑逐颜开。这也难怪,徐柏松家世代为农,不知是哪个祖宗显灵,祖坟冒了青烟,柏松竟年纪轻轻就已经考取了举人。照这样看来,三年以后,徐柏松一定会进士及第,甚至高中状元也未可知。

  三年后,徐柏松踏上了进京的路程,他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看来进士已经是手拿把攥了。但老天似乎爱开个小玩笑,徐柏松落榜了。

  徐柏松没有气馁,接下来的三年中,他更加努力的学习,然而,老天又开了个小玩笑,他又落榜了。

  就这样三年一循环,整整二十一年,徐柏松还是没有迈过进士这道坎。从一个志在意满的年轻人考到了沉稳笃定的中年,徐柏松决定不考了,因为家里真的已经揭不开锅了。

  徐柏松转行做了玉城知府家的教书先生,一心一意的教玉城知府王龙文的二个混蛋儿子读书,并把他未竟的梦想寄托给他的儿子徐小郎身上。徐小郎也当真不负父望,真个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年只十三就考中了举人,父亲又惊又喜,对他的期望更高了。看来殿试高中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然而就在徐小郎发奋读书准备赴京赶考的时候,徐柏松死了。

  徐柏松死的很蹊跷。因为徐柏松为人老实谦逊,并无与任何人结仇,而他又无急病,怎么会突然离世,而且据仵作验尸查明,徐柏松的内脏大出血,骨骼上有五个血掌印,肯定是被武功高强的人杀死的。徐小郎哭的昏天黑地。朝廷以孝治天下,失去父亲的人要在家守孝三年,不得科考。徐小郎又急又气又愁苦,却也无可奈何。

  徐小郎的一班诗友看到他成天愁眉苦脸,生怕他憋在家里害出什么病来,便一起邀他出去踏青,其时春寒料峭,大地经过一冬的蛰伏,万物复苏,田野一片碧绿,好不生机勃勃。徐小郎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整日闲闷在家,今天春风微微拂过他的脸颊,心情好转了不少。

  他们边走边聊,奇事轶闻,吟诗作对,非常热闹。慢慢的走到一片麦地,只见这块四亩方圆的麦地被马践踏的一片狼藉,基本绝产了。徐小郎回望四周,大吃一惊,这是自家的麦地!且唯独他家的麦地被毁,徐小郎大叫一声,眼泪又流了出来,浑身打着哆嗦,那是他家下一年的口粮。众文人也纷纷大骂,全无平时君子之风了。

  本来徐小郎家尚有些积蓄,但自从父病以来,天天医药不断,不消十几天,眼看着父亲的病逐渐严重,家里也已是捉襟见肘了。如今麦田被践踏,让他和母亲如何过!

  徐小郎无精打采的回了家,心情渐渐平复之后,内心不禁思量:父亲被人暗杀身亡,独独我家麦田被毁,难道这真的只是巧合?父亲从不生事,与人无冤无仇,在知府家中做教书先生,难道是……

  这便是了,早闻那知府王龙文的两个儿子仗势欺人,横行玉城,无人敢惹。想是父亲得罪了他们,故招来杀身之祸。徐小郎年少热血,欲待前去衙门报案,怎奈母亲哭哭啼啼,声音哽咽道:“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现在你既无证据,王龙文又是贪官污吏,你还去要告他的儿子,你想他们会放过你吗?”

  徐小郎跪倒在母亲面前,气愤道:“难道就让他们逍遥法外?”

  母亲凄然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父亲死在王耀威和王耀武兄弟手上。只是不敢告诉你,怕你去找他们理论。说来此事也与你有关,你小小年纪,便已中得举人,王氏兄弟的母亲便经常在王氏兄弟面前提起你,激起了他们的恨意和嫉妒之心。

  他们所以不对你下手,是想慢慢的折磨你,看到你因父死而落魄。他们不知从哪儿学来的手段,轻轻往你父亲身上击了一掌,你父亲当时倒不觉得疼痛,待得察觉出来,伤势已是不轻,郎中说已被打伤内脏,调理不及,只能待死。你又是大孝子,无论如何也要给父治病,这也是他们的算盘。他们想耗尽咱的积蓄,麦子被毁,今年怕是难过得紧呐。”

  徐小郎听完,脸上已是无泪,瞪着双眼,面容因极度的愤怒而扭曲。他紧握着拳头,牙咬的格格响。此时,徐小郎才真正的看到,自己一无所有,虽然自己是神童,写得好诗作得好词,逢年过节还能故作深沉感叹一番,但这在王氏兄弟面前没有任何力量。

  我要报仇!

  可是我一无所有!

  在那个夜晚,徐小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仔细思考着:目前摆在身边的有三条路。第一条路,寻找机会杀死王氏兄弟,这样一来,大仇可报,但自己也免不了抵罪,母亲可能也会因伤心而死。第二条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三年后考取我的功名,待我衣锦还乡,便是那王氏兄弟的死期!

  但这条路的不确定性太多,万一我没有考取功名,而且那玉城知府关系网盘根错节,即使我高中进士,还要从七品县令开始熬,时间跨度太大。第三条路,也是最后一条路,习武修道,学成归来,大仇得报,且无人再小觑自己!

  第二天,徐小郎平静的洗漱完毕,拿起一本《孙子兵法》,走到母亲跟前说:“娘,家里粮食还能撑些天,孩儿想出去散散心,顺便回来时砍些柴火,娘多保重!”徐母眼泪纵横,道:“我儿早点回家!”又往徐小郎怀中硬塞了几个馒头。

  徐小郎拿着书和斧头,穿过闹市,穿过自家的麦田,往南直行,直走了3个时辰,才走到一座大山面前停下来,这便是他想要到的地方——阳山

  阳山高上千丈,方圆上百里,此时春寒料峭,山背面尚有厚厚积雪,徐小郎呼了一口气,便待往上爬,忽听得一声唿哨,从四面八方迎面走来十几个人,这些人穿着狼皮大衣,面露凶相,一看便是这附近山上的山贼。

  徐小郎一个文弱书生,猛然间看到这些山贼笑嘻嘻的走到自己跟前,团团的将自己围住,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三哥,我道今儿个咱们可能空手而回,白受这寒风,看来咱们今天有收获啊,哈哈哈 …… ”

  “ 嗯嗯,不错,看这样子,应该是个读书人。”为首的被称作三哥的人满意的点点头,不住的打量着徐小郎,“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把你身上的银子都拿出来吧。”

  徐小郎身上哪还有什么银子,不过这众多山贼个个虎目圆瞪,一个不小心把他们惹恼了,在自己身上留几个透明窟窿,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各位大哥,小弟是个穷书生,身上并无半文银子,且我父亲刚刚去世,只有老母在堂,愿各位大哥给个人情,放小弟一马吧,小弟感激不尽。”徐小郎神态极是谦恭,说完朝众山贼深深一揖。

  “没钱好说,哈哈,把你拿了给众兄弟做醒酒汤也不错。”三哥咧着张大嘴嘿嘿的笑着。

  “各位大哥,请留小弟一命吧。”徐小郎情急之下跪了下来,“我只求活下去,家中老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若我死了,母亲定然也活不长久。”

  “哪有那么多废话,来呀,给我拿了!”三哥大喊一声,当即有两名山贼跑到徐小郎面前。

  一名山贼刚要抓起徐小郎的手臂,徐小郎蓦地抽出随身携带的斧头,朝那名山贼砍去。

  “啊!”一阵剧痛蔓延到那山贼的大脑,他的左臂登时被砍断,满天的血花飞舞。

  徐小郎起身便往后山跑,众山贼包括那为首的三哥在内,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一个白白净净的文弱书生竟然随身携带着斧头,而且敢砍伤他们。

  但山贼到底是山贼,做惯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刀光血影的见得多了,一愣神的功夫,只听到三哥一声怒吼,“抓这个狗娘养的回来,开膛破腹!”

  徐小郎听得声音,跑的更加快了,匆忙之中斧子竟然砍伤了左手,鲜血直流,但他竟丝毫没有察觉,甩了斧子,没命的朝后山跑。

  众山贼由于人人都带着大刀长矛,追赶起来诸多不便,竟与徐小郎的距离越来越远,而且他专拣那山势崎岖的地方爬,手脚并用,竟像个兔子一样,看来狗急了跳墙这句话当真非虚言。

  就这样跑跑爬爬,直到徐小郎实在跑不动了,哇的一声呕吐出食物残渣,趴在地上呼呼的大口喘着气,回头看了看,哪还有山贼的影子。

  “ 刚才真的好险啊。”徐小郎自言自语道,摸了摸头上的汗,全身像被大雨淋了一样,衣服都被汗水浸的湿漉漉的。

  看来暂时摆脱危险了,得找个栖身的地方了。其时夕阳西斜,暮霭四合,阴风阵阵,徐小郎却感到周身火热。四周望望,周围尽是密林,山林之中虎豹出没,毒蛇横行,在这里栖身跟找死没啥区别。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