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甜蜜娇妻我最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甜蜜娇妻我最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5-20 0人评论

甜蜜娇妻我最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秋天渐渐过去了,寒冬就要来临。这个季节容易感冒,所以沈珞特地选了一件毛衣,下面配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再搭配着浅颜色的包,很是休闲。顿悟的她,心情有些好。沐浴着阳光,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她就出门了。

  走出别墅,她往右拐,然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那儿叫了辆出租车,就像学校的地点驶去。他们相约的地点仍是学校旁的那间西餐馆。它依旧是那样的古朴浑厚,有着西方独有的特点,吸引着一对对年轻男女来驻足。

  她一推门就进去了,眼光扫过整个厅堂,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了他。他正在那儿看报纸,显然是早就来了。沈珞就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似乎萧羽晨也看到了她,就冲着她微微颔首。

  “早啊,萧羽晨。”沈珞首先开了口,有必要的礼貌,她还是需要的。

  “早,阿珞。”他还是习惯那样称呼她,丝毫没有改变。沈珞心里一凉,但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看什么报纸呢?”岔开话题,沈珞就笑着问道。

  “哦,也没什么,就是有一则重大消息,安氏集团的总裁去世了,他的儿子袭了他的位置。”萧羽晨漫不经心地说着,就喝了一口果汁,继续浏览着内容。

  “你是说,桐城的安氏集团?”沈珞又问了出口。

  “不然还会有哪个安氏集团呢?”他又笑了,对沈珞的一无所知表示好笑。“奇怪,继承他父亲的事业的怎么会是他的二儿子安慕白呢?”看了上面的报道,萧羽晨,一脸的疑惑。想当初,安氏集团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地方,可是因为履历不够,还是不知道别的原因,他竟然没有入职,所以他对安氏集团还是有些知晓的。

  “怎么,不对吗?”沈珞喝了口茶,盯着他看了半晌,她始终不明白,他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是啊,按常理说,安氏集团有俩个儿子,继承的应该是他的大儿子安慕枫,而不是安慕白啊!这当中定是有什么出乎常理的地方。”萧羽晨放下手中的报纸,有些不明所以。

  “唉,这不是他,也很正常啊!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或者当中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是不会了解的,着富贵人家的生活,谁能够明白呢?”沈珞说着,一脸的满不在乎。

  “嗯,这倒也是。”不过萧羽晨还是嘀咕了半晌,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来了,他们就点了餐。西式的牛排,配上红酒,应该是年轻的男女最喜欢的吧,可是他们今天却是为了分手而来,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来,为我们的相识干杯,也会我们的分离而干杯!”萧羽晨说着,就一口喝干了红酒。沈珞知道他的心里很不好受,可是看着他这样,她的心也是很难受的。但是为了澈,她不得不这样做。

  萧羽晨还是朝她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再也不言语,而是拿起了刀叉,切起了牛排。不就是分手嘛,有那么悲伤吗?萧羽晨自顾地安慰着自己,就叉了一块牛肉往自己的嘴里送。

  这顿饭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结束了。这宣告着他们的恋情也结束了,可是沈珞却没有回头的余地。不过走在大街上,听着店里传出的音乐声,她还是不自觉地哭了。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她一边走,一边抹眼泪,不一会儿,就成了花脸猫。

  直到走到街的拐角,她才止住了眼泪。她想在那儿打车回去,然后再回去泡个澡。可是左等右等,也等不到车子。就在她准备走回去的时候,一辆车子在她的面前停住了。然后出来几个人,就把她给塞进车里。

  她很自然地想到,那会是抢劫,或是电影里劫持人的情景,于是就拼命地大叫着,可是却也无人理。

  “闭嘴,你再叫,我就让你再也喊不出声音来。”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她身旁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件风衣,带着副墨镜,样子有点熟悉,可是一时也记不清来在哪儿见过。听见了他的话语,沈珞就一直保持安静,但是她的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二少爷,前面就家了,真的要把她带进家里吗?”开车的老刘说着,心里一阵不满。

  “按照我说的做。”他的声音也是冷冷的,让人想起澈,不过沈珞丝毫不能把他们俩个人联系起来,因为澈是给她温暖阳光的人,但这个人不是,看上去,他像恶魔一样。

  在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车子拐了个弯,就驶进了一个庄园。那儿也有法国梧桐,正向士兵一样,站立在道路的两边。她的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坪,中间是一个池子,水还是碧绿碧绿的,映着蓝天,让人想起了度假的地方。

  车子在一幢洋式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接着就有人给那位男子打开车门,而另一扇门也被打开了,沈珞被另一个男子押着走了出来。跟着那个被称作二少爷的人走进屋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水晶灯,都是鹌鹑蛋大小的,一颗颗很是精美。接着是屋子里的装潢,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

  不过这还不是最令人瞩目的地方,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墙上过着的壁画,都直好几十万。就连底下的毯子,都是质量上乘,踩上去软软的。而屋子里来来回回的佣人,就有好几个,他们一见到他,就喊了一声“二少爷”,以示打过了招呼。

  而他们对沈珞的到来,丝毫没有讶异,而是很为平常。跟着“二少爷”走过了长廊,来到了书房,他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女,她穿着极为普通的衣服,不过她脸上的 表情很友好,这让沈珞心里生出一丝安慰。

  书房的窗,半掩着,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而它的两侧摆放着书架,那儿成列着各式的书籍。由于光线不是很好,雕花的吊灯一直开着,把屋子中木质的东西,都照亮了,发出一种夹杂着书香的古朴。

  屋子的中央摆放着一长方形的桌子,那是用珍贵的楠木做的,而在它的后面有一个女人,安详地坐在那儿,喝着茶,饶有兴趣地看着沈珞。显然她一进来,她就已经注意到了。

  “你就是沈珞,果然长大了。”说话的是那个女人,她看上去大约五十岁左右,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衣裳,衬着肌肤,带着宝石的项链,显得雍容华贵。

  沈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认识自己,但是沈珞还是抬起头来朝她微微一笑。

  “是的,我就是沈珞,这位伯母是?”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因为她看上去跟一个人很像,她有些疑惑,就仔细地看着她,想从她身上看出些什么。

  “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似乎被沈珞盯得有些久了,她生气了,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沈珞没有回答,只是看她的神情有了些迷惘。于是屋子里就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只有时钟滴滴答答地声音回响在耳际。

  “慕白,把东西给她。”良久,那个女人就对站在不远处的安慕白说道,安慕白示意,就从怀中掏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给了沈珞。沈珞莫名地收到一张支票,而且她刚刚喊的是慕白,难道就是安慕白,安氏集团的继承人?

  这么说,她是到了安家了,怪不得这么奢华,一路走来,她着实看了不少东西,开了不少眼界。奇怪,安家带她过来究竟有什么目的,她又看了看那张支票,果然是安氏集团的。

  “你收不收?”安慕白把支票拿在手中,感觉到它的分量,就又问了出口。可是沈珞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她又收到一张支票,这其中有何关联?不,她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她是不会收的。

  “这其中有何缘由,为什么我一定要拿你们的支票?”沈珞眼里惊恐,开始要找寻一个自己期待已久的答案了。

  “哈哈哈”那个女子听了她的话,就大声地笑了起来,看上去有些癫狂,又有些凄凉。“原来你还不知道,不知道是吗?好现在我就告诉你。”她恨恨的说完,就一步一步地走向沈珞,开始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沈珞看着她渐渐的逼近,心里一阵恐慌,看着她和澈一样的眼神,她开始有些害怕了,就往后退了几步。

  “孩子,你不用怕,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的,而且也会拿着这支票离开的。”她狰狞着脸,似乎有点恐怖,她说过的话,就像咒语一样敲击着她的心头,使她一阵不寒而栗。

  风掀起帘子,吹了进来,吹乱了她的长发,她感到有些冷,似乎她一直不想知道的真相就要呼之欲出了,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敢知道。忽然,她想要逃,想要有逃离一切地冲动。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