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至强高人闯情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至强高人闯情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5-20 0人评论

至强高人闯情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江小白是这个身体的名字,跟他原本的名字一模一样。今年十八岁,平时性格胆小懦弱,做什么都唯唯诺诺的,所以很多人不喜欢他,甚至欺负他。

  而他这种性格,也有一部分源于家庭,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母亲一个人带着他生活了很多年,最后还是找了一个男人嫁了。

  新的家庭有一个继父和一个妹妹,只是那个继父对他很不好,很看不起他,当着他妈的面儿倒也不显,他妈不在的时候,就言语侮辱他,有时候甚至打他。

  而夏若雪,就是继父的女儿。

  江小白的记忆里,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生性懦弱,性子又内向,说起来他真没什么朋友,加之成绩又不好,老师自然也看不上他。

  但接着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东西,却让江小白十分惊喜。

  一个龙型玉佩漂浮在神识里,碧绿色的光芒让人惊叹!而玉佩后面,是一个半透明的龙,尽管是透明的,可却十分具有真实性,宛若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这……这就是龙魂玉佩?CIA的人做梦都想得到的至宝!

  紧接着,一套功法传到了江小白的脑海神识里,江小白震惊!那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修真功法《神龙决》么?

  我也有今天?我也能翻盘?

  一时间不知是该哭还是笑,就是因为这个鬼东西,导致了他的死亡,可也是因为这个东西,他重生了。

  一睁眼,便是刺目的白,看的江小白的眼睛生疼,这是哪儿?

  “你醒了,小白,你终于醒了。”一个有些哽咽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江小白看了看,原来是这个身体的母亲,林娇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竟然在课堂上做出这种事情,要是我亲儿子,腿都要被我打瘸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叫夏冬向,是江小白的继父。

  林娇语倪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不悦,“孩子还小,犯些错也是可以原谅的,哪有你那样教孩子的。”

  “就是你这样教孩子才教成这样,也不看看若雪多好,那是我教出来的,不仅学习成绩好,人还听话,哪像这小子,净干些混事儿!”夏冬向显然很不开心,不满的说道。

  “你打夏若雪了?”到底是自己亲儿子,林娇语平时就比较宠江小白,说到孩子方面,也不认为是自己做错了。

  夏冬向只是冷哼了一声,却没多说什么。打女儿?他疼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打女儿?

  “我想喝水。”江小白的声音很平淡,对于这个身体的亲生母亲和继父,他没有任何感觉。

  听到这句话,林娇语连忙去给他倒水,然后喂给他。

  喝了水的江小白,觉得精神好了很多,看了看那两人,“你们先走吧,我休息会儿。”

  林娇语皱了皱眉头,“要不再叫医生来检查下,我有点不放心,要是没事儿,你怎么那么久才醒?”

  “你就把你那心放下吧,这孩子命硬着呢,我看现在就能出院了,这医院可不是个好呆的地方,一晚上得好几百块呢,有这个钱干什么不行。”夏冬向显然不满,虽然这钱花的不是他的,可林娇语的还不就是他的?有这些钱,还不如给女儿买两件漂亮衣服。

  “夏冬向,先不说这些钱是我赚的,就江小白现在是你儿子这点儿来说,你怎么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林娇语气的眼睛都红了。

  “我儿子?我可没有这种儿子。”夏冬向冷哼了一声,大步转身离开。

  林娇语看了看床上的儿子,最后还是给他放在床上五十块钱,然后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然后离开了。

  江小白家里算不得有钱,也算不得穷,林娇语是一家电子厂的员工,月薪三千多,夏冬向是在一家修车店里做修理工,工资也不高,而且他的工资大多都给女儿买衣服用品了。

  贴补家用等,基本上都是用的林娇语的钱。

  看着床上的那五十块钱,江小白突然想笑,前世,他从来没为钱烦恼过,对于钱,也没什么概念,但还是第一次拿着一张五十的钞票,而这五十块钱,还暂时是他是所有的家产。

  江小白想让林娇语和夏冬向离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龙魂玉佩里的功法,《真龙诀》

  刚醒来时他就知道,这身体没有过任何锻炼,武功更是别想了,甚至身体还十分虚弱。

  所以他要尽快的修炼《真龙诀》,才能给自己一分自保之力。

  打坐几炷香的时间之后,江小白明显感觉到了身体非常的精神,看来可以修炼《真龙诀》里面的拳法《真龙九式》了。

  江小白在医院只呆了两天就回家了,而也是这两天,他的修炼功法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拳法也是大有长进。

  身体底子强了,凭着上一世的记忆里的那些年当兵王的招术,也能运用得收放自如!

  虽然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这些远远不够看,可对于那些仅仅学了跆拳道之类的武术的人,那是完全没有问题。

  回到家时,夏若雪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不得不说的是,夏若雪确实长的很漂亮。

  长长的卷发却不显得成熟,很突出这个年纪的年轻时尚,脸上好像是化了淡妆,显得更加精致漂亮,身上穿了一件吊带上衣,很好的突出了姣好的胸部和细腰。

  一件白色热裤包裹着小屁屁,露出了笔直白皙的长腿,此刻随意的往沙发上一坐,身材尽显得淋漓尽致。

  “看什么看,江小白?在看眼珠子给你挖了!”看到江小白回来,一向讨厌他的夏若雪瞪了他一眼,这话说起来也是随意,好像是再说,你今天吃什么一样。

  江小白本想说,挖我眼珠子?你倒是来试试啊,后来一想,她还是个孩子,便懒洋洋的向自己房间走去,随意说了一句,“懒得跟你计较。”

  江小白平时是胆小懦弱的很,什么时候这样回过她?是以,夏若雪很生气,大叫了一声,“爸!爸!江小白非礼我!”

  听到这句话,本准备回房间江小白也停了下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原来你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啊。”说完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那这双眼睛还不如不要。”

  夏冬向刚从房间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十分恼怒的看着江小白,“你他妈说什么呢?我女儿也是你能亵渎的?”

  说着,他就拎起了一旁的凳子,向江小白走去,看那模样是准备打他了。

  江小白讽刺一笑,“你真的要打我么?”

  夏冬向可不想给他废话,拿起凳子就想往他头上敲,而一旁的夏若雪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还口语跟他说,让、你、欺、负、我。

  江小白别的没想,只是觉得夏若雪这嘴还挺性感的。

  “啊——”

  一声尖叫,却不是来自于江小白,而是夏冬向,他伸手摸了摸脑袋,却摸到了一手血,证明了刚刚的疼痛,确实是来自于他!

  可他明明是去打江小白的啊!

  一旁的夏若雪也看到了这一幕,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江小白,然后赶紧去扶自己老爹,“爸,你没事儿吧?你头上流了好多血,你刚刚不是去打江小白的么?怎么打到你自己了?”

  “你拎起凳子砸自己,就是想跟我演示一下你买的凳子有多结实么?”江小白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小兔崽子,是不是你搞的鬼?”夏冬向狐疑的看着江小白,脑袋却在这个时候疼的厉害,赶紧让夏若雪扶自己起来。

  “快送我去医院!”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