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烟火的季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烟火的季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烟火的季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烟火的季节》是林赛所书写的豪门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周日一整天我都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从没起来过。其间手机铃声无数次响起,但是我却丝毫没有理睬。我就这样躺着,从日出躺倒日暮,从漫天星斗,躺倒次日的朝阳初生。

  

烟火的季节试读:

  周日一整天我都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从没起来过。其间手机铃声无数次响起,但是我却丝毫没有理睬。

  我就这样躺着,从日出躺倒日暮,从漫天星斗,躺倒次日的朝阳初生。

  周一,又到了忙碌的日子。

  我从沙发上起身,坐到办公桌前。

  像我们这种人就是这样,不管遭受多大的打击,也要在需要振作的时候振作。况且我深知,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莫群的手机。

  我:“莫群,你和易都在上午10点时到Coin来,然后到我的办公室来。就先这样。”

  随后我又拨通了晓蕾的电话。

  我:“晓蕾,通知公司高层,上午10:30,会议室开会。”

  10点,易都和莫群准时来到我的办公室。

  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穿了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推开了我的办公室的门,却迟迟没有进来。

  我:“进来啊!”

  莫群和易都走进我的办公室,站在我的办公桌旁。

  我:“坐啊!”

  他们俩坐在沙发上,坐得很正很正。

  我:“拜托,你俩是来当管理层的,弄得那么紧张干嘛?”

  易都:“就是说啊,我们以前都没干过,当然紧张了。”

  我:“好了好了,你俩,本来还说跟你俩聊聊天呢,看这样,还是想让你俩镇定一下吧。”

  说完我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那一厚摞文件,不再理会他俩。

  “铃铃铃”,电话声打破了空气中的寂静。

  晓蕾在电话那头说:“韩总,时间到了,可以去了。”

  我:“好。”

  我放下电话,拉开椅子,对沙发上的两个人说到:“时间到了,走吧。”

  公司所有高层都已就坐。

  在晓蕾刚刚推门进入时,他们就立即起身。

  当我迈步走进会议室时,他们齐声说到:“韩总好。”

  如今公司的每个人都对我存有一丝恐惧,尤其是在这间会议室时。

  三天前,我在这里,终结了在Coin飞扬跋扈了多年的张泽明。

  莫群和易都跟在我的身后,走进这个会议室,他们不禁被会议室的规模震惊了。

  我平静地来到主座位,晓蕾、莫群、易都站在我的身后。

  晓蕾为我拉开椅子,我坐下后,会议室中的其他人才坐下。

  我:“今天把大家召来主要是两件事。第一,大家都知道,上周我收拾了张泽明,如今这个位置便有了空缺。”说完我眼睛瞥了瞥坐在我旁边的三个副总裁(以前Coin一共有四个副总裁)。

  我继续说道:“而今天,我决定,废除副总裁这个职务。”

  此言一出,会议室立刻炸开了锅,三个副总裁冷汗直流,齐声问道:“韩总,那那——”

  我干咳了一声,会议室又静了下来。

  我:“干什么干什么,别慌,又没说要裁员。大家听好,从今天开始,‘总裁办’这个部门,取消。改成‘执行办’。三位副总裁,也该改名叫副总执行了。这个‘执行办’呢,以后就是Coin整个中国区最有权利的部门了,相当于国务院。而这个‘执行办’的总执行呢,就是他。”

  我朝身后一指,“莫群,以后就是你们的总执行了,以后你们的工作向他汇报。换句话说,以后除了我,他是Coin的老大,大家有意见吗?”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我:“晓蕾,记一下,以后公司添一条规矩,我问话,必须回答。”

  晓蕾:“好的,韩总。”

  我:“有意见吗?”

  “没意见,韩总。”

  其实我知道,他们不是没有意见,而是我刚刚收拾了张泽明,他们不敢有意见而已。

  我:“第二件事:即日起,Coin新成立一个子公司,专搞科研,而这个子公司的总裁兼总负责人,就是他,我又朝身后指去,“易都,我原来提过,他可是个天才,相信我,把这个位置给他,不会错。大家有问题吗?”

  “韩总,我有个问题。”从我的对面站起来一个中年男子,Coin的市场总监。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韩总,我可以问您个问题吗?”

  我:“说吧。”

  “这个,这个新的子公司的名字叫什么呢?它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呢?不会是在咱们这个Coin大楼吧?”

  我:“Goodquestion,它的名字叫做‘KS’意思是‘Thekingofthescience’,它的地点自然不在这里,我在郊区买下了一块旧楼,楼虽然旧,但是环境很好,我也早就派人把新买的设备运进去了,现在应该已经能运行了。还有,补充一句,这家子公司,归我直接领导,工作汇报也直接向我汇报。大家都知道,科研这事,弄不好它那氢气的浓度一高,就炸了,我直接领导,真出事了也好对付是不是。”

  说完易都狠狠地在我的肩上掐了一下。

  我:“大家还有意见吗?”

  “没意见。”

  我:“OK,散会吧。”

  我带着晓蕾、易都和莫群走出会议室,身后尽是些议论的声音,大体分为两派,一派是支持,一派是反对。当然还有不少不支持也不反对,在那打马虎眼的。

  我:“晓蕾,带莫群去熟悉一下公司,另外派车把易都送到‘KS’。”

  晓蕾恭敬地回答道:“是。”

  易都略带诧异的问:“今天?”

  我:“对啊。”

  易都:“那我现在连手底下的人还不认识呢。”

  我:“不会,都是你的老熟人。”

  易都:“老熟人?”

  我:“我把你原来的那个科研所买下来了,接管了你的科研team,你懂了吗?”

  易都:“天哪,兄弟你太好了,我爱你。”

  我:“滚蛋,好了快去吧。”

  易都兴冲冲地走了,莫群跟着晓蕾走了。

  我只好独自回到办公室中去。

  办公室中高挂着的欧米茄的时钟上的分针时针飞快地转动着,时间从上午的11点流逝到下午的5点。

  公司中的员工都下班了,我也从椅子上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我打开办公室的大门,晓蕾正在门口等待,见我出来,恭敬地叫了声:“韩总。”

  我笑道:“怎么了?”

  晓蕾:“您上个星期说让我给您找辆车,现在我已经给您买好了,这是车钥匙。”

  我接过钥匙,看到这钥匙上面分明镶着一个银灿灿的飞扬的‘B’,我清楚地知道,这不是宾利,而是布加迪。

  我:“布加迪?”

  晓蕾:“是的韩总。”

  我:“OK,goodjob,那发票、章在我的抽屉里,盖了章去找财务吧。”

  晓蕾:“不用了韩总,我已经从您的私人账户中把钱提了。”

  我:“什么?你怎么提的?”

  晓蕾:“是温小姐告诉我密码的,然后我去楼下银行划了账。”

  事已至此,我只好苦笑。

  我苦笑道:“晓蕾啊,你可真是个人才,这个,这个,以后买东西啊,来点实用的就行。晓蕾啊,我刚上任不容易,你也给我省点钱,对吧。”

  晓蕾:“好的韩总,我是想,只有这种车才能配得上您的身份嘛。”

  我敷衍道:“啊啊,是是。你做得对。”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说:你这个败家子。

  但是那句话我还是发自肺腑的:“晓蕾,你真是个人才。”

  晓蕾补充道:“车就停在地下停车场。”

  我:“好好,知道了。”

  我走到电梯间,摁下向下键,门开了,我走进电梯,在摁下B2,然后就开始在电梯中发呆。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我抬头看去,上面赫然写着“2”。

  莫群走进电梯,他显得很憔悴,眼窝现了下去,神采也没有那么飞扬了。

  我:“兄弟,跟我走吧,看,我的新车来了,今儿住我家吧。”

  我把车钥匙在他面前晃了晃。

  可他没有理睬,只是不屑地说:“不用了。”

  电梯门又开了,一层,莫群独自走出电梯,向前走去。他的背影同样是那么消沉,让我有了一种内疚感,我不知道,在赫然间交给他这么一项重要的职位给了他多大的压力。

  但是人啊,注定不会是一帆风顺,莫群在大学拿了建筑、管理双硕士,我坚信我这个兄弟的能力,虽然我对中国的大学永远嗤之以鼻。

  我叹了口气,下到B2,开着那辆新车绝尘而去。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时空的穿梭,岁月的更迭,是亘古以来永远无法停止,也无法改变的。

  随着秒钟滴答滴答的声音,我在Coin工作的日子也有一个月了,我开始适应Coin的事务与人际关系,渐渐地,Coin在我的执掌下,变得井井有条,净利润也大幅度提高,老爸特意发邮件过来祝贺,我也真的感觉,我的工作真的越来越如鱼得水了。

  只是莫群,现在的他每日总把愁苦挂在脸上,我不禁暗暗怀疑,我把他挖到Coin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自从他进入Coin,真的很少见他笑了。”我叹了口气,对晓蕾幽幽地说。

  晓蕾:“是啊韩总,我想,莫总真的是压力太大了,或者说他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企业中做过最高层,可能心里很——很不安吧。”

  我:“你说得对,但是晓蕾,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晓蕾:“韩总,在我看来,你应该把他送到美国总部去。”

  我:“你的意思是把他送到我老爸那去?”

  晓蕾:“是的,让莫总到美国总部去,让韩先生好好地教教他,让他在总部上上课,增加增加经验,我想等他回来,他就会有信心的。”

  我:“你觉得这真的有用吗?”

  晓蕾:“除非您还能想到其他的idea。”

  我:“唉,好吧,这样,你把他叫到办公室来,我先跟他谈谈。”

  晓蕾:“是。”

  晓蕾转身出去了,我坐在椅子上,抬眼看着天花板,默默地发呆。

  “哐哐哐”,一阵敲门声传来。

  我:“Comein。”

  莫群走进了办公室,晓蕾跟在他的身后。

  我:“晓蕾你先出去吧,莫群,坐。”

  晓蕾恭敬地答了一声:“好的。”便转身出去了。莫群则默默地坐到了沙发上。

  我也从椅子上站起,坐到沙发上,坐到莫群的身边。

  我:“这些天,你还好么?”

  莫群:“还好。”

  我:“兄弟啊,你就直说吧,况且我也看得出来,你,你真的是压力太大了。”

  莫群陡然抬起头,两眼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说到:“兄弟啊,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让你来Coin,或者说直接让你坐到这个位置上。兄弟啊,对不起,所以说,如果现在你想退出,我不会怪你的。”

  莫群:“不,韩喆,我不会退出的,我一定要帮你,不论有多大的困难,我也会坚持住的。”

  我:“兄弟,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没有要你一定要帮我啊,如果我自己的兄弟,每天都这么忧虑,我就是工作做得再好,又怎能开心呢?”

  莫群:“韩喆啊,现在不仅是我要帮你,同时也是为了我自己啊,我现在退却,那Coin中的人一定会笑死我的,我怎么说也得保护住自己的面子吧。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在大学拿的是建筑、管理双硕士,我不想平庸地过一辈子,我也想闯出一片天地啊,我也想发挥出自己的价值啊,所以我不会放弃的。”

  我点了点头,说:“那么既然如此,我决定,送你去美国,Coin总部,接受我老爸亲自培训三个月,然后你再回来。”

  莫群:“总部?”

  我:“是的,我今天就给老爸发E-mail,把你介绍给他。”

  莫群:“等等等等,我没太明白。”

  我微微一笑,把刚刚与晓蕾谈话的内容又跟他说了一遍。

  莫群听后默然不语。

  我:“怎么样?我觉得这个idea不错,你经过我老爸的培训,回来之后,你的信心和经验都会得到很高的improve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莫群:“不用考虑,我去。”

  我:“好,太好了,那么,在北京,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莫群:“没什么要求,只是,到现在为止,公司的事情都是我亲力亲为,能不能帮我配个秘书。”

  我:“哎呀,实在对不起,我一直忘了,早该给你配秘书的,最近事情太忙了,怎么人事部也没给你配呢?看来这帮人真是欠收拾了。”

  莫群:“算了,不用了,没找就没找吧,我刚刚来,就先不要那么快给人下马威了。”

  我对着门口大声喊道:“晓蕾,晓蕾,comein。”

  晓蕾推门进来,微笑着看着我。

  我:“晓蕾,两件事,第一,帮莫总订下星期去美国的机票;第二,在莫总走后,立即帮他物色一个合格的秘书。”我笑了笑,“跟你一样就好。”

  莫群:“下星期走?”

  我:“有问题吗?”

  莫群:“Noproblem,那走之前我……”

  我:“走之前你就在家休息吧,公司的事情交给我,你先休息休息。”

  莫群:“嗯,好的。”

  晓蕾:“韩总您放心,对了,找到的秘书要不要给您看看?”

  我:“不用了,我相信你,你找到之后也不用告诉我了,你就自己去带她,带好了,等莫总回来,看莫总的意见就好。”

  晓蕾:“是。”

  我:“好了,allright,你们先出去吧。”

  莫群和晓蕾出门走了。

  而我则也开始在电脑上为莫群写推荐信了。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我把莫群送到机场,目送他的航班飞向天空,这是我才确信,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开车回到公司,径直来到办公室。

  我清楚得很,莫群这么一走,公司上上下下就都要靠我了。所以我也早就跟温可打好了招呼,这三个月,我应该会经常深夜回家。我深知,如果不提前跟这个小魔鬼请示,那么我一定会死得很惨。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平淡而充实。

  每天我回家的时间都不会早于晚上8点,晓蕾为莫群精心挑选了一个秘书,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相信晓蕾的眼光,而晓蕾呢,每天的工作就变成了训练这个新秘书,当然,这是我一早就派给她的工作了,但是这样也导致了我瞬间就变成了孤军奋战,公司中的所有决策及事务,如山般地堆到了我的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

  这天,如往常一样,在我离开公司时已是晚上10点过半。我关闭桌上的电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从椅子起来,深深地吐了口气,打开办公室的门,向外走去。

  我坐着电梯,下到地下车库中,打开车门,钻进车中,发动引擎,飞快地把车驶出车库。

  车被我开到了地面,我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Coin大楼,突然发现,在公司的23层,也就是在我办公室下的一层中,闪着一缕微弱的灯光。

  是谁在这个时间还在公司?我不禁这么想着。

  于是我把车倒回,重新回到大楼内,坐电梯来到那闪着微弱灯光的23层。

  我下了电梯,慢慢地沿着楼道走着,寻找这灯光的发源地。

  走着,走着,终于到了。

  “咦?”我不禁暗暗地发声道,“这是莫群的办公室啊。”

  门虚掩着,我轻轻推开门,站在门口向里面望去。

  莫群办公室的规模和我的一样,很大很大,加上灯光昏暗,所以我只能依稀看到里面的景象:一个妙龄女郎,正在莫群的办公桌前,默默地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她坐在莫群的椅子上,所以我并不能看出她的身材,只能依稀看出,她很瘦,她的脸埋在黑暗的光线下,这我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会相信这么晚还会有人在办公室中,在我的印象里,只有两种人会在深夜还在公司中,一种是保安,一种是间谍。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个跟我同龄的女孩子,我是决计不能把她跟着两种人联系在一起的。

  “你是什么人?”我不禁问道。

  屋内的人被吓了一跳,立时打了个寒战。她抬起头,向门口望去。

  我:“你别害怕,我是这公司中的人,你是谁?我没有见过你啊。”

  那女孩松了口气,幽幽地说到:“你好,我是晓蕾姐为莫群总执行新物色的秘书,请问您是?”

  她的声音真好听,我倒是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的声音像黄莺的啼叫,像铃铛的碰撞,像山泉的叮咚,像小美人鱼的歌唱。

  我不禁呆住了。

  那女孩又问了一遍:“请问您是?”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我只是这Coin中的普通员工,你为什么深夜还在这里?”

  那女孩:“我在熟悉文件,晓蕾姐让我在一个星期内熟悉公司的一切,她说这是对我的初步考核。”

  我不禁暗暗佩服晓蕾的雷厉风行,也不禁佩服这女孩的毅力。

  我:“好的,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吧,刚来公司别太累了。”

  那女孩叹了口气,说:“那能怎么办呢?不熟悉这些文件,一个星期之后,晓蕾姐就会开除我的,我倒是宁可晚走些。”

  我莞尔一笑,说:“那么就祝你好运了。”

  那女孩微笑道:“那就谢谢你了。”

  我:“再见。”

  那女孩:“再见。”

  我转身走了,而那女孩则继续低头,聚精会神地看着桌子上的文件。

  回到家里,已是深夜。我匆匆地洗漱后就回房睡觉了。

  屋中的窗帘很薄,月光透过这窗帘照到屋中,照到正在床上酣睡的温可的脸上。

  我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她睡觉的样子很可爱,我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夜已沉,风已起。树上的露水滴答滴答地滴下,像时间流逝的声音。

  我躺在床上,左耳是温可微微的呼吸声,右耳就是这“滴答滴答”的声音。

  虽然此时我已疲惫不堪,可不知怎的,却再难入眠。

  一幅幅画面从我脑中闪过,想放电影似的闪过。

  这其中,有从前上学时的快乐时光,有到美国去时的哀伤,有回国时的喜悦,有初到Coin时的热忱,还有许多许多。

  夜的漆黑,让这个世界返璞归真,拥有转瞬即逝的片刻宁静。窗外露水的滴答和蝉的鸣叫,和谐而又质朴,我想这也成为了我这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吧。

  也不知听了多长时间这些质朴的声音,我的眼皮渐渐沉了,也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一阵闹铃声把我吵醒。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工作,我特意设了闹钟,能让我准时从床上爬起来。我丝毫不怕温可会被吵醒,因为她永远是早睡早起,现在,她还在浴室中洗澡。

  我打了个哈欠,艰难地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便下楼吃早饭,然后就开车去公司了。

  “韩总韩总,这是这一季度的财务预算,您看一下……”

  “韩总,这是市场部下一季度的计划开销,您签个字。”

  一到公司,诸如此类的话便不绝于耳。

  我坐在办公室中,看着眼前这成山的文件,长叹了一声。

  晓蕾走进办公室,为我端上一杯香浓的蓝山咖啡。

  晓蕾:“韩总,您昨晚上没睡好吧?”

  我:“昨晚上?呵呵,我哪晚上睡好了啊?”

  晓蕾:“您是——失眠了么?”

  我:“失眠谈不上,只不过就是最近事太多,莫群又不在,心里烦。”

  晓蕾:“是啊,公司确实事情多,莫总不在,担子也只能您一个人挑了。”

  我:“是啊,我是没辙了,只能硬着头皮扛了。”

  晓蕾:“我是想帮您啊,但是我也就是一个人,要不,您再找个帮手?”

  我:“你说的倒是容易,这么短的时间,我哪找人去啊?”

  晓蕾:“我倒是手里有个人,可以帮帮您。”

  我:“谁。”

  晓蕾:“给莫总找的秘书我已经培训得差不多了,可以让她先来给您当二秘,反正莫总也不在,等到莫总回来,您也就轻松了。”

  我:“这主意不错,你找的那个姑娘,我昨天晚上见到了。”

  晓蕾:“哦?您见到了,那您感觉怎么样?”

  我:“Prettygood,还有晓蕾啊,你说你对新人可真够狠的,昨天人家小姑娘,夜里10点多还在莫群的办公室里熟悉文件呢,说是你交代的,让她一个星期内掌握所有业务,不然就开除她,你可真是够绝的啊。这么多的事,人家一个星期怎么学得来啊?你是不是有点狠了?”

  晓蕾笑了笑,缓缓地说:“韩总啊,您说得对,我是狠了点,但是韩总,咱们这家公司是Coin啊,当然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立足的啊。”

  晓蕾眨了眨眼,继续说道:“韩总,在我看来呢,咱们Coin啊,就应该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们要做全球第一,就一定要重视所有员工的能力啊,我认为呢,只有两种人才能在Coin栖身,一种是天才,一种就是那样勤奋的人,不然他们怎么能为Coin带来高额的利润呢?Coin又凭什么payfor他们那么高的报酬呢?您说是不是。”

  瞬间,我对晓蕾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我:“晓蕾啊,Coin有你这样的员工真是太幸运了。”

  晓蕾笑了,说:“韩总啊,您也别这么说,其实呢我也是很佩服您的,您看您这么年轻,把Coin治理得井井有条的,我也是真的服您的。”

  我:“好了晓蕾,咱也别再这么相互奉承了,你去把那个新的秘书叫来吧,我看看。”

  晓蕾:“好的。”之后便转身出去了。

  过了没多久,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我:“进来。”

  晓蕾带着她那标志性的笑容走进办公室,身后跟着一个妙龄女郎。

  我:“晓蕾,人带来了。”

  晓蕾点了点头,往旁边一闪,说:“韩总,就是她。”

  我抬眼一看,瞬间便呆住了,这时我听不见任何声音,时空的交点在这个瞬间交汇,眼前的这个女孩,不高,很瘦,刘海很长很长。

  “韩总,韩总。”晓蕾在一旁轻轻地叫道。

  我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晓蕾:“韩总,她是莫总的新秘书,江岚。江岚啊,这是韩总。听韩总说,你们昨晚就见过。”

  江岚脸微微地红了一下,小声说:“韩总好,没想到,昨天晚上见到的就是您啊。”

  此时我的大脑完全属于瘫痪状态,对她的答话丝毫没有感觉。

  晓蕾:“韩总,韩总,您没事吧?”

  我:“晓蕾,你,你先出去。”

  晓蕾:“嗯?”

  我:“我说你先出去。”

  晓蕾恭敬地答道:“是。”便转身出去了

  房间里一片死寂,如同幽灵刚刚造访,静得恐怖,静得让人毛骨悚然。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