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穿越能力世界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穿越能力世界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穿越能力世界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穿越能力世界》是骷髅叹所书写的玄幻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有了!她直接变成一个普通人,然后再换个面目生存下来,最后不是就有机会了吗?既然这样决定了就这样做吧!这件事谁也不能告诉!凤舞悄悄的做打算,另一边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从现在开始,就要将所有能力都封印...

  

穿越能力世界试读:

有了!她直接变成一个普通人,然后再换个面目生存下来,最后不是就有机会了吗?既然这样决定了就这样做吧!这件事谁也不能告诉!凤舞悄悄的做打算,另一边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从现在开始,就要将所有能力都封印起来。好了,开始了!潜入四大家族的计划开始!于是,没过许久便出现了下面的场景……一群人莫名其妙地看着莫名其妙出现的昏过去的凤舞和散落一地的袋子,然后非常统一地抬头往天空看去。“就那么掉下来的啊。”其中一名男子开口,“是她的能力吗?”“她只是普通人。”一旁无动于衷的黑发男生的语气肯定。“而且使用能力何必带那么多东西。”蓝紫色头发的男生蹲下身子查看凤舞的东西,“没游戏。不过倒有很多看不懂的书。”黑发男生走过去,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皱眉:“好奇怪的字符。”蓝发女生拎起凤舞,抛向空中,任由她掉下来。‘砰!’“哇!”凤舞立刻清醒过来,“哪个贱人!”众人愣愣地看着凤舞说出他们听不懂的话。“呃?为什么没人鸟我?”凤舞后知后觉地看了看周围,然后目光定在她的书上。凤舞拍拍摔痛的屁屁,奔过去收拾好书,然后再次打量围住自己的人。看向蓝发的女生:“蓝发,王希维瞳,无表情。”看向一脸不满的、用衣领遮了半边脸的蓝紫发男生:“蓝紫发。呃……王希维瞳。‘眼睛太小了。’”转向自己旁边的黑发男生:“黑发,黑瞳,等臂十字架。”OK,她明白了。凤舞悲凉地望天,喃喃自语:“灭了我吧,灭了我吧,灭了我吧……‘无限重复中……’”众人再次莫名其妙,其中王希维最为恼火——被无视了。感受到从旁边朝自己传来的气息,凤舞默默地转头看向王希维,然后抓住自己的头发,让发梢进入自己的视线,银蓝紫色,然后极其伤脑筋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虽然不是说不喜欢,好奇怪的感觉。”凤舞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包,然后比了比高度,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之后又瞄了眼梦若溪,迅速收回眼神‘没胆和梦若溪比身高’。“跑是跑不过的,还会被李安萌用能力线绑起来然后被梦若溪虐,不划算,太不划算了。”凤舞默默地想,“是不是应该先坦白?不然被梦洛安知道所有记忆那是不好受的。但是我不会鸟语啊。英文他们应该懂吧。”蓝鸣唱看着凤舞脸上出现丰富的表情变化。凤舞无奈地叹了口气:“今天果然是我的倒霉日。”此时此刻,梦若溪已经翻乱了凤舞的包,终于翻出了两件件他有一点点感兴趣的东西——资料本,电子词典。凤舞看着梦若溪手上的东西,脸瞬间变得惨白,欲哭无泪:“这东西很贵的啊……梦若溪……”众人听懂了一个词:梦若溪,然后纷纷看向凤舞。“的……”凤舞头上滑下一排黑线,往旁边挪了挪。“团长。”梦若溪把一本搜刮来的本子丢给蓝鸣唱。“?”蓝鸣唱看着本子上的字,嘴角抽了。凤舞小心翼翼地从口袋中掏出笔,凑过去,把昵称这一行划掉,喃喃自语:“我不想丢脸丢到这儿。”“B,A,I,Bai。”标准的英文从梦若溪那边传过来。“小………白?‘’”李安萌皱眉,“在通用语里是凤舞。‘鸟语’”‘砰!’凤舞脸朝下摔倒在地:“丢脸还是丢到这了。”“梦洛安。”蓝鸣唱开口。默默地看了眼蓝鸣唱,凤舞认命,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挪了挪。“梦若溪,那东西给她。”蓝鸣唱用眼神制止了梦洛安。“等一下。”梦若溪动也不动,因为在玩游戏。凤舞在蓝鸣唱眼皮子底下挪了过去,收拾被梦若溪弄乱的东西。“Gameover。”多么显眼的声音。凤舞一脸吃惊地转向梦若溪:“Gameover?骗人‘鸟语’……”梦若溪瞪了一眼凤舞。凤舞乖乖闭上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王希维,把她拎着。”蓝鸣唱的话音刚落,凤舞的身体就腾空了。地中联岛基地。“梦若溪!”凤舞一边叫着一边想抢走梦若溪手中的电子词典,“你仗着身高优势欺负我!”梦若溪再次Gameover。“哼!”凤舞扭头走人。“凤舞。”蓝鸣唱一边用叫凤舞,一边把一本字典丢给她。凤舞捧着字典当着蓝鸣唱的面把她的书全拖进自己房间。当她不知道为什么留她下来的理由啊!凤舞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啃字典。“生气了。”李安萌平静地叙述这个事实,“团长,为什么不杀了她?”“那些文章一个字一个字翻译过来太麻烦。”蓝鸣唱那么解释道。“那为什么制止我?团长。”梦洛安不禁问。“她认识我们。”蓝鸣唱坐在椅子上,“她能叫出梦若溪的名字,梦若溪不认识她,她不会能力,我们的资料没有泄漏。这说明……”梦若溪还有些不确定,游戏再次Gameover。“知道了她的记忆的话,我们的行动就被禁锢了。”蓝鸣唱点头。电子词典自动关闭,没电了。梦若溪沉默。“充电器应该在凤舞的袋子里。”蓝鸣唱好心提醒,“你一不小心失手的话她就会没命哦。”“阿啾!”凤舞揉了揉鼻子,“天使不愧是天使,速度这么快。”梦若溪把电子词典抛到一边,回到自己房间,拿着一盘游戏走了出去。第二天一大早。“啊啊啊啊!!”凤舞悲凉地大叫,“根本看不懂!!”想她可是研究了一个晚上啊!!“不玩了!”凤舞爬上床补眠了。“团长,让她一个人学通用语对她来说太难了吧。”梦洛安有些于心不忍。“实在不行她会求助于我们的。”蓝鸣唱悠哉悠哉的。凤舞的手机蓦然响了起来。“唔……”凤舞翻出手机,“喂,请问找谁?”“蝶……。洁儿杰迷特家族……就剰你了……杀……运城尔斯特……嘟——嘟——”凤舞歪了歪头,突然感到脸上湿湿的,用手背擦去莫名的液体,再次爬上床。凤舞翻来覆去睡不着,又爬了起来,拿着字典走出去。“终于下来了。”蓝鸣唱瞄了眼凤舞,刚想起她听不懂。凤舞沉默一下,把字典丢回房间:“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说洁儿杰迷特被运城尔斯特灭族。”蓝鸣唱缓缓转头正视凤舞。“所以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凤舞把衣领往下拉了拉,露出右肩膀,锁骨处赫然纹着一只淡紫色的蝴蝶。“洁儿杰迷特家族继承者的标志。”蓝鸣唱回答道,“运城尔斯特和洁儿杰迷特一直互相仇视,明争暗斗,都是有名的家族。无论黑道上还是什么上。”“还有就是,”凤舞一脸严肃,“教我能力吧。”“李安萌,你去。”蓝鸣唱看了李安萌一眼。李安萌教凤舞能力的过程很直接、很迅速,直接让她接受发。虽然过程很难受,但是凤舞活下来了。“李安萌,你下手那么狠啊。”凤舞委屈地看着李安萌,“我死了怎么办?”“对我没损失。”李安萌依旧面无表情。“真无情~~~”凤舞整一张包子脸,“过分,过分啊~~~”“我们相处了一天不到吧。”李安萌退避三舍:“适应得真快。”“李安萌你不是坏人啊~~~”凤舞扬起大大的笑容,耳朵动了动。“你为什么不是强化能力系。”李安萌有点无奈,“真单纯。”“也许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变化系吧。”凤舞继续笑,“而且变化系反复无常,这不是很正常?”“你对每个系的特性了解得真透彻。”李安萌伸了个懒腰,“我去给你准备水见式。”李安萌走出去。凤舞倒在床上:“下手真的好狠啊~~~~”李安萌拿着一杯水走了进来,放到凤舞面前:“对它发动练。”“人家不会啦~~~”凤舞蹭过去。李安萌缓缓抬手。“停!”凤舞见势不妙,连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试试还不行?”凤舞调整好呼吸,尝试着用缠。一开始水中出现了一粒粒的杂质,凤舞不知道脑抽还是怎么了,用手指去沾了沾水,又舔了舔:“好奇怪的味道……。”就这样,她有了两个能力。“凤舞,你想具现化什么东西?”李安萌问凤舞。“无限制的包和电脑吧。”凤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这两样东西在我看来很好用。”“是嘛……”就算冰山李安萌也有点无语了的感觉,“那么……变化系的呢?”“针。”凤舞飞速回答,“不错吧?”“嗯,是很好。”李安萌点了点头,“你自己练吧。今天是我掌厨,明天是你。”“知道了。”凤舞笑着应道。“对了,你为什么要修炼能力?”李安萌临走前‘呃……’又问了句,“为了报仇吗?”“只是其一。”凤舞晃了晃手指,“你慢慢猜啊~~~”“你先练缠。”李安萌提醒了一句,然后离开了。第二天。“啊~~~”凤舞敲了敲发酸的肩膀,“怎么那么酸……”“凤舞下来了啊。”王希维一见凤舞出来就大叫,“我快饿死了!”“我都忘了。”凤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颊,“昨天睡的一点多不好,半夜醒了好多次,困死了。”凤舞走进厨房,见只有饭和鸡蛋:“早上不介意吃蛋炒饭吧?”“无所谓啦。”王希维一动也不想动。“凤舞,你的睡眠质量一直很差吗?”梦洛安问道,“还是说就昨天晚上?”“通常都是睡的越早醒的越晚,睡的越晚醒的越早。”凤舞随口回答,“还有一次半夜12点爬起来,睡不着。”凤舞飞速炒好蛋炒饭,端了出去。“凤舞,待会儿我们打一场吧。”王希维一边吃一边说,“我不用能力。”“那个什么……”凤舞咬了咬下唇,“我有名字。”“凤舞叫起来顺口。”梦若溪迅速回绝。“……好吧。”凤舞皱了皱眉,纠结了一会儿,无奈地答应,“不过,王希维啊,我们先比掰手腕行不?”“行啊。”王希维答应下来。“预备……”承紫夕抬起手,挥下,“开始!”‘砰!’“哎呀呀呀~~~”凤舞颤抖着抽回手,“痛~~~这么用力啊。”“没想到啊。”王希维挠了挠后脑勺,“还来吗?”“来啊。”凤舞飞速耸了下肩,伸出右手。“预备,开始!”凤舞凭着出色的条件反射能力先发制人,把王希维压下,两人僵持中。凤舞抽回手,趴在桌子上:“我没力气了~~~好累~~~对了,梦若溪呢?”“回他自己的房子了。”蓝鸣唱指了指外面,“这次算是留的时间长了。”“是啊,不知道回去干什么呢。”王希维撇了撇嘴。几天后,凤舞依旧在和王希维比腕力。“我得走了。”凤舞突然站起身,“我要去看看有没有幸存者。”“手机号留下。”李安萌拦住我。“是~~~”凤舞撅起嘴,“15026531020,你打打看。”李安萌疑惑地按下一连串数字。凤舞的手机叫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李安萌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凤舞一身轻的走到门口,“对了,蓝鸣唱,我的那些书下次见面我翻译好后给你。还有,不要去找血色能力族,拜托啦~~~”说完,凤舞头也不回地离去。“头也不回啊。”王希维双手垫在脑后,望着凤舞离去的方向,“以后我找谁比腕力去?”“不过凤舞的条件反射的确厉害。”蓝鸣唱翘着二郎腿,“不过晚上应该是她家族血统在运行吧。”“不经人指点进步很慢。”李安萌评判,“不过要是有人在旁边指导的话……”“进步绝对是神速吧。”梦洛安站起身,“梦若溪来了。”下一秒,梦若溪出现在基地:“你们怎么可以让那个家伙走掉。”“凤舞不会威胁到我们。”蓝鸣唱叫凤舞‘凤舞’叫上瘾了。“人都来齐了。团长,这次……”李安萌看了看周围的人。“我们这次的目标就在能力者街,是A区第13街街长所拥有的‘滴血’。”蓝鸣唱坐在自己专用的沙发上,“虽然那里的守卫比较严,但是强行突破也是可以的。”听到这里,梦若溪的心头突然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梦若溪,有什么问题吗?”蓝鸣唱问道。“没什么。”梦若溪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行动?”“晚上10点在这里集合。”蓝鸣唱回答,“你有事吗?”“平常梦若溪不会那么快问这个问题,今天怎么了……”“那10点我再来。”梦若溪没有心思听蓝鸣唱的问题,飞快站起身,走了出去。“梦若溪怎么了?”王希维皱了皱眉。“他的心思被什么牵动了。”梦洛安看了看天色,“对了,凤舞说一件衣服寄放在服装店。昨天让我去拿,可能晚上来不了了。”“没关系。”蓝鸣唱挥了挥手。这是在蓝鸣唱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当他见到那东西和听到别人能力凤舞留的纸条时,气得差点要和梦若溪把房子给掀了。凤舞来到办能力表格单的地方。“叔叔,我想办能力表格单。”凤舞拉了拉一位工作人员的衣服。“你父母呢?”那位工作人员问。“我是哥哥带大的,但是哥哥不要我了……”凤舞撅起嘴,向他发出能力,“我想来这里。”“那你把这个表格填了吧。”工作人员飞快地递给凤舞一张纸。凤舞扬起大大的笑容,大笔一挥,填完了所有资料,交上去。拿到了能力表格单,凤舞走出了门。凤舞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引来很多人的瞩目。“唔……我好像太显眼了呢~~~”凤舞用食指点唇,勾起一抹微笑,“不过也没办法,人家没人要呢。”“小妹妹,不介意的话跟阿姨回家吧。”一个女人第一个蹦出来。“嗯……”凤舞继续笑,“好啊。”凤舞跟着女人走进一个干净的房子里。“你的房间是这间哦。”女人推开一个房门,“日用品都有,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哦。”“知道咯~~~”凤舞笑着关上门,扑到床上,继续修炼。有人敲了敲门。“谁?”凤舞张开眼歪着头问。“你好。”一个棕色头发的女生走了进来,“我叫王希维,请问你叫什么呢?”“我……洛洛,我叫洛洛哦。”凤舞想了想,笑着回答。能力表格单上写得也是洛洛。“你和阿姨真的好像哦。”王希维凑了过来。王希维是个标准的芭比,翠绿色的瞳孔,粉色的长发,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抖动。“嗯?”凤舞不解的歪了歪头。“母亲说待会儿就可以吃饭咯。”“嗯……嗯。”凤舞笑着点头学校开学日,女子也送凤舞去上学。当然,一起去的王希维。开学典礼上,校长在上面说,凤舞在下面画衣服。“洛洛,你画的好好哦。”王希维看见凤舞的笔下出现一件华丽的服饰,小声在她耳边说,“你有没有想过长大以后当设计师?”“没想过呢。”凤舞停下笔,托着脸颊,“我画得真的很好嘛?”“真的哦。”王希维肯定地点点头,“你当设计师一定很有前途。”“不错的想法哦~~~”凤舞勾起嘴角,“能赚很多钱吧。”“还能出名哦。”一旁的同学凑了过来。“那就这样决定了。”凤舞握拳,“我要去当设计师。”“我支持你。”王希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那天回到王希维家,凤舞就把她画的服装设计图发到了网上。没几天,凤舞的设计就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一天晚上,一个人就找上门来。凤舞把女子与王希维赶进房间,与男子独处。“你是谁?”凤舞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我是洁儿杰迷特集团的董事长。”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棋贤。”凤舞的瞳孔收缩了下,马上恢复正常:“洛洛。”“那么,请问您是否愿意成为我们集团的服装设计师?”棋贤低下头,“是否愿意成为洁儿杰迷特家族的继承者。”“那么肯定?”凤舞坐在椅子上,“你又是谁?”棋贤挽起袖子,露出手臂上和凤舞锁骨上一样的黑色的蝴蝶:“洁儿杰迷特家族下任管家。管家与继承者一直有着联系。”“原来如此。”凤舞点了点头,“家族还有多少人?实力和势力呢?”“集团里的人已经都换成了家族的人,估计25个能力者,能力B级左右,其余100个人都有练过武术。”棋贤抬起头,咬了咬下唇,“除了集团,没有别的了。”两人之间寂静无声。王希维耳朵贴着门:“可恶!听不见。怎么那么小声嘛。不知道洛洛答应不答应。”“这个周末有空吧。我去集团看看?”凤舞微微勾起嘴角,“不过我还是搬出去住好了。”“可以。”棋贤点了点头,“周六早上我来接您。”周六,早晨。凤舞早早的收拾好了东西,穿了件宽松的衣服,在门口等待着棋贤的到来。“洛洛。”一辆车停在凤舞面前,棋贤探出脑袋,“上来吧。”凤舞上车,闭上眼修炼。车子拐了个弯,凤舞猛然睁开眼:“有人跟踪。”“嗯。”棋贤驾驶着车子再次拐弯,“应该是运城尔斯特家族的。”车子渐渐进入偏僻地区,旁边有一条水流湍急的河,不小心跌进去不知道会被冲到哪里去。又开了一会儿,彻底进入荒野,偶尔有几只流浪猫、流浪狗路过。跟踪者已经按捺不住,从车窗探出头,用枪瞄准了前面车的车胎。一颗子弹发射出去,棋贤一个急转弯躲过一遭,然后把车停到一边。“小姐您不用下来。”棋贤回头嘱咐凤舞一声,然后走下车。凤舞转身看着棋贤。棋贤与运城尔斯特家小喽喽对战,一秒后,棋贤以压倒性优势胜利。“好快。”凤舞吃惊地感慨,“我要修炼到什么时候才能行啊。”“小姐的资质很好,多加修炼很快就能超过我了。”棋贤回到车上,开车离开了荒野。来到洁儿杰迷特集团,凤舞跟着棋贤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好整齐。”凤舞找了个椅子坐下,“接下来干什么?”“我已经让董事会其他人在会议室集合。”棋贤坐在另一把椅子上,“小姐你这几年经历的事待会儿到会议上说,我也会向您解释您为什么会流落在外。现在请稍作休息。”5分钟后,一位女子敲了敲门:“董事长,人已经都到齐了。”“知道了。”棋贤站起身,“走吧,小姐。”“好。”凤舞点了点头,紧跟着棋贤走出去。来到会议室,棋贤和凤舞一走进去就引来一阵议论声,多半是议论凤舞的。更有甚者说了一句:“她是董事长的女儿吗?已经这么大了?”凤舞的嘴角抽了下。棋贤无奈地解释:“洛洛,洁儿杰迷特家族继承者。”凤舞很配合地露出锁骨上的蝴蝶。“小姐。”议论声戛然而止,一群人动作统一,飞速站起来,向我鞠躬。“小姐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棋贤低头问凤舞。“第一,我不接管公司,我的身份只是设计师和继承者。第二,以后不用叫我小姐,直接叫我洛洛。第三,在我上课时不能来打扰。第四,每天晚上和周末我要来训练,找个人接我。第五,尽量不要和运城尔斯特家族起冲突。”凤舞依次伸出手指,“可以吗?”“没问题。”众人的回答统一。“对了,只要棋贤一个人记着我的手机号就可以了。”凤舞补充道,“我的设计图会尽量写得详细一点,第一次只要推出一款就可以了。做好一款的第一件就发出去,看看别人的反应。”“明白。”回答依旧统一。“没有其他事了吧。”凤舞看向棋贤,摆明了想逃避关于她身世的问题。“嗯……”棋贤犹豫了下,点了点头,“您可以先回办公室休息。”1年后,凤舞回到能力者街。‘砰!’地中联岛基地的大门如此就那么报销了。“咦?”凤舞歪着头看向基地中心,“嘛~~~好多人咩~~~”梦若溪和蓝鸣唱动作统一地飞速向凤舞冲去。‘邦!’凤舞的头上多了两个包,自己也扑到地上了。“团长,下手太狠了吧。”王希维汗,“把她打失忆了怎么办。”记住,这绝对不是关心!绝对不是!“唔……好痛~~~”凤舞咬着下唇,大大的眼睛盛满了泪水,“你们两个下手好狠哦~~~”“你欠扁。”两人潇洒地转身回到原位,一点也不为所动。“团长,她是谁?”承紫夕凑到凤舞面前,一脸好奇,大眼睛眨巴眨巴。“欠扁的家伙。”蓝鸣唱和梦若溪的回答统一。“蓝鸣唱!梦若溪!”凤舞叉腰,分别赏赐给他们两个一个白眼,“有胆把书和通关资料还来。”蓝鸣唱翘起二郎腿,把手臂放在沙发靠背上,别过头去。梦若溪横了凤舞一眼,不做声。“呐呐,梦若溪,《音乐舞台》版你有没有?”凤舞小心翼翼地蹭到梦若溪面前。梦若溪没反应。“我错了啦~~~”凤舞一脸可怜相。“有。”梦若溪退避三舍,站到蓝鸣唱旁边。“诶?”承紫夕皱眉,看着凤舞,“和梦若溪还有团长关系很好的样子啊,找常理来说不可能啊。”“凤舞,过来。”王希维向凤舞招了招手,他旁边已经准备好了东西。“王希维!”凤舞气得咬牙切齿,“我有名字!”“凤舞比较顺口。”承紫夕在一旁开口,“你再那么说下去就有点操作系的爱讲道理了。”“操作系爱讲道理吗?”承紫夕歪了歪头,不解。“操作系还我行我素呢。”凤舞坐在王希维对面,伸出右手,“还是承紫夕你当裁判?为什么今天人那么齐?”“刚才团长说了件事。预备,”承紫夕抬起手,挥下,“开始。”‘砰!’凤舞胜,撇撇嘴:“王希维!给点面子用上能力啊。”“不过幸好凤舞你最后关头减力了。”王希维甩了甩手,“那我认真了。”“预备,开始。”再次僵持。“厉害。”承紫夕一脸吃惊地蹦到凤舞和王希维旁边,“打平了。”“这人不能小看啊。”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停。”凤舞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收回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强化能力系的欺负非强化能力系的。”“非强化能力系的……”李安萌重复这几个字,“的确,非强化能力系的。”“凤舞你是什么系?”承紫夕凑了上去。凤舞缓缓转头看着承紫夕:“承紫夕,地中联岛6号,操作系,用手机上的天线操作别人”“诶?你怎么知道的?”承紫夕惊讶地眨着眼睛,警惕。“我的智商比你高。”凤舞忍住笑意,一脸严肃的回答,“如果说这是我的能力你信不信?”王希维他们很好心的没有揭穿凤舞。承紫夕上下把凤舞扫描了好几遍,即将点头,又想了下,最后终于摇了摇头。“唉~~~”凤舞无奈+不悦地叹气,“没耍到呢。不愧是在地中联岛中第二聪明的人。”“我赢了。”蓝鸣唱突然出声,“记得转账。”“什么?!”凤舞先是一脸震惊,再是扑到桌子上,“我竟然被利用了,你们这群坏人。”“我们还有一个赌。”李安萌拍了拍凤舞的肩膀,“这个是不是会被你耍,下一个……”“对了,我有带礼物哦。”凤舞具现化出包,从中拿出几套衣服,“这是我设计的衣服,不过不知道合不合身。”众人无语。“唔……”一扇房间门被打开,一个天蓝色头发的女生走出来,“好多人啊。一个……两个……”“这个……”凤舞歪了歪头,转向蓝鸣唱,“你拐回来的?”再次被K。“不是你啊……”凤舞皱了皱眉,看向梦若溪,“难道那家伙打游戏打赢了你……”凤舞被梦若溪瞪了一眼后立马噤声。“1个不认识的啊。”女生小声能力道,“8号或4号吗?”“我才不会白痴到当8号或4号。”凤舞撇撇嘴,“谁陪我打游戏?”“我。”梦若溪默默往楼上走去,“还有,我不会那么无聊。”“承紫夕是什么时候加入的?”凤舞跟着走上楼。“半年前。”梦若溪回答,“你怎么知道他是六号?”“我聪明呗~~~”凤舞笑着回答。“诶?知道承紫夕是六号……”“同类~~~”刚才的女生在愣了半天后,一脸感动,“是吧,是吧?”“我还以为你是个龙套呢。”凤舞突然醒悟过来,停下了脚步。‘砰!’女生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龙……龙套?我希望这样啊。但是……但是貌似不可能了。”“其实你刚才不也是那么想的?”凤舞来到女生旁边。“我叫凤舞,你呢?”“李静然揍敌客。”女生回答,“这里算是地中联岛的基地吗?”“算是吧。”凤舞耸了耸肩,“你为什么会在这边?”“不是被拐来的,又不可能自己跑过来还不被灭,到底怎么回事?”“A区第5街街长要和基裘比赛。”蓝鸣唱解释道,“所以把她女儿寄放在我们这里。”“把我们召集起来也是为了这个。”李安萌补充,“怕是来抢人。”“现在要是你家人来找你,你回去不?”凤舞明知故问。“开玩笑。”李静然仰起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近距离观察而且不用怕被秒,我为什么要回去?”“你拿本别人看不懂的书在客厅逛一圈。”凤舞吐了吐舌头,“实在是危急关头,拿出翻译好的书……”“书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书是万万不能的。”李静然总结,“至少在喜欢啃书的人面前……”蓝鸣唱的嘴角抽了下,又抽了下:“一个就够受了,还来一个……”反正一年前他的形象就不复存在了。“对了,”凤舞具现化出包,拿出几本书交给李静然,“你帮我翻译下,这些书可以当消遣用。”李静然愣了下,接过书:“好多,她怎么带来的?好厉害。”“还有那么多……。”蓝鸣唱拿起身旁的书,“看完还要很多时间了。”“她们两个很有共同语言。”李安萌走进厨房,“马上到午饭时间了。”“话说回来我有点饿了。”李静然撅起嘴,“李安萌的厨艺好吗?”李安萌听到这句,身形顿了下,有种杀她想法。“能吃。”凤舞拖着李静然走进房间。“那个……请问……”李静然看着桌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看向笑得一脸灿烂的凤舞,“你的能吃是什么概能力?”“不是我的概能力啊。”凤舞笑得更加灿烂,“你应该知道在能力者街能吃是怎么样的概能力。”“呃……”李静然用筷子戳了戳菜,“没有放错调料吧。”“放心,就算不是标准的家庭主妇,也绝对分得清柴米油盐酱醋茶。”凤舞顿了下,叹了口气,拍拍李静然的脑袋,“七色看多了吧。”“呃……也许是吧……”李静然头上滑下几排黑线,“正常人都应该分得清。不过,在座的各位,你们正常吗?”“他们不正常,但绝对不是非人类。”凤舞看着李静然疑惑的目光,不用想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再扩大范围就是……不是非生物。”“外星人也是生物。”李静然小声嘀咕,“那么……”“你要明白,我所说的非生物是在怎样的范围。”凤舞狠狠地瞪了眼李静然,从牙缝里挤出最后几个字。“是……”李静然退后几步,“好恐怖……”‘叮——叮——’手机响了。“喂?棋贤,什么事?”凤舞接了电话。“呃?”李静然凑过去,竖起耳朵听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洛洛,你拿掉了多少衣服?”从棋贤的声音可以轻易听出他隐忍着怒气,“新款的。”“呐……”凤舞瞄了眼众人,在心里数,“估计……不到十件……”“我们就缺那十件!”棋贤爆发,“你叫我们发布会怎么开?!”“哎呀呀~~~”凤舞事先把手机远离耳朵,不过还是受到了棋贤的声波攻击。“原来……”估计只有李静然敢在这时候凑上去说话了,“棋贤你脾气好暴躁的啊。”棋贤的吼声立刻消音,沉默几秒后:“……李静然?”“老师还记得我啊。”李静然从凤舞手中接过手机。“一天就能轰掉我三间实验室的学生我怎么会忘。”棋贤无奈地望天,“太痛苦了,怎么会忘啊?”“你和这家伙认识啊。”凤舞笑了笑,“那你腹黑的本事应该不浅。”“别提了。”李静然挥了挥手,“那段日子太过于痛苦,我不想回忆。”“洛洛你给我马上回来!”棋贤继续吼,“不然小心你的零用钱!”“老拿这个威胁我。”凤舞撇了撇嘴,小声嘀咕,“更年期到了吧。”“你滚!”棋贤一怒之下砸了手机。‘嘟——嘟——’“呃……”凤舞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他的办公室又该换了。”“你的间接破坏力挺强大。”李静然抽了抽嘴角,“你去吧。”“要不要我带点什么东西?”凤舞苦恼地挠了挠头发,“譬如说……”“能直接造成二流碘化钾的吧。”李静然一脸轻松地说道,“要不然把能弄到的都弄来。”“顺便带点凤舞鼠吧……”凤舞歪了歪头。“拜托了。”李静然鞠躬。“不用客气。”凤舞挠了挠脸颊,“我走了。”凤舞来到新装发布会现场,只见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大家请安静一下。”凤舞走上台,夺过话筒,“我是洛洛。”刹那间,会场一片寂静,连呼吸声都听得清。“很抱歉没让大家看到新装。”凤舞微微勾起嘴角,“因为我的任性把衣服带给我朋友了。”议论声起。“咳咳,”凤舞轻咳两声,“不过明天这个时候请大家依旧来这里,发布会在这里重新举行。”“这还差不多。”一个人不满的声音响起。人群又开始哄闹了。“我要帮李静然买东西,先走了。”凤舞挥了挥手,离开。买了一堆东西回到地中联岛基地,李静然马上扑到凤舞身上:“你真好啊~~~”“你确定你要研究那东西?”凤舞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小心被发现了。”“放心,受灾的肯定不是你们。”李静然拍了拍凤舞的肩膀,跑去房间。凤舞从包中翻出小说,一眼就瞄到了硕大的‘幽白同人’四个字,翻到那一页:“李静然!王启幽啊!”“什么?哪里哪里?”李静然闻声飞奔下来,夺过书,一看,“咦,这篇在那里看过……”“是啊,好眼熟。”凤舞从脑中搜索,“啊!‘阴暗面’共享!是凉放进去的!”“哦?”李静然歪了歪头,想,“好像是哦……”“用棋贤的上一下。”凤舞具现化出电脑,上‘阴暗面’,“其实那家伙的号一直是我用。”“冰山?不像。”李静然盯着凤舞看了会儿,摇了摇头,“我觉得我倒是上岚的号蛮合适的。”“有了。”凤舞指着聊天记录,“是火瑶是给他的。火瑶还说,只要不出意外,主角绝对不知道。不过她发觉了奇怪的气息。”凤舞拎着李静然走进房间,把门锁死。“她说不出意外。”李静然喃喃自语。“她说奇怪的气息。”凤舞也一起喃喃自语。“犹然记得我们前几天还在讨论滴血?!”两人同时尖叫。“什么?”梦若溪、承紫夕和蓝鸣唱同时来到房门前……偷听。“我记得滴血有扭曲空间的能力。”凤舞关了电脑。“那家伙吸干了我的血还把我拐到这儿来。”李静然不爽地撅起嘴,“火瑶还说过如果滴血有配套的器件……”“那么就是说,”凤舞皱皱眉,“滴血受到召唤,拖着梦若溪他妹妹走了?还去幽白?!”“非常有可能。”李静然点点头,“等………等一下!梦若溪有妹妹?!”“只有西瓦家族的人才有能力驾驭滴血。”凤舞的眉头皱得更紧,“几年前有报道说西瓦刚出生的最新一辈消失,其父母身亡。”“难道说……梦若溪他……”李静然疑惑地歪头,“拐了那婴儿?”门外的梦若溪临近暴走,在轰基地之前走了出去,发泄。不过他不知道这一去便是他的一个劫。“等那家伙上了我一定好好问问她。”李静然握拳。“以梦若溪妹妹的思维方式来说的话,她应该是八音盒。”凤舞指了指房间里的书架,“这上面有她的字迹。”“她应该会回来的吧。”李静然拿了一本书,“我看看……唔!好小巧的字!好可爱!”门外蓝鸣唱身体重心不稳,险些跌倒,想他可是拿着放大镜看的啊,怎么不觉得它可爱。1个月后,凤舞翻着梦若溪妹妹‘若溪’留下的书,坐在蓝鸣唱对面看。远处,一个人影由远至近走来。凤舞放下书,看向门口:“哟,梦若溪。”凤舞看见梦若溪怀中的女子,眯起眼,勾起嘴角。梦若溪抱着女子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回房间,把女子放到床上,又出去。“哈,这次是你拐来的吧。”凤舞靠在椅背上。“哼。”梦若溪别过头去,去厨房倒了杯水,再次走进房间。众人下巴掉地。“天生能力者。”凤舞耸了耸肩,“不过显然没有学过能力。梦若溪算是做了件好事?”“又一个。”蓝鸣唱摇了摇头,继续看书。几分钟后。“啊啊啊啊——!!”从梦若溪房中传出女子尖锐的叫声。叫声引起的风差点把基地掀了。“哎哟,被占便宜又不会死。”凤舞很不雅的掏了掏耳朵,“叫那么悲惨干吗。”“因为没人占过你便宜吧。”蓝鸣唱懒洋洋地开口。凤舞额头上青筋暴起,双手握拳:“蓝鸣唱……可恶!啊啊啊啊啊啊!!!”‘砰’梦若溪的房门竟然没有报销,在如此强大的冲击力下。“哟,你好。”凤舞合上书,向女子挥了挥手,“有什么感想。”“瞧这里乱的。”女子一撩头发。凤舞蹲在栏杆上,捏了一缕发丝,凑上去嗅了嗅:“嗯,薰衣草香的,不过还是有点差距。”女子一脸黑线的看着凤舞:“要那么准确干吗?这样子可以了。”“啊!我闻到好重的醋味哦~~~”凤舞突然放手,站起身。一把飞到掠过女子的发丝,并在切断后落在地上。基地一瞬间的沉默。‘嗖’蓝鸣唱把一本小说扔向凤舞,正中她脑壳。凤舞一只手捂住被打到的地方,一只手接住书:“蓝鸣唱,坏了你赔啊!”“我看到了王启幽。”女子眼中闪烁着光芒,凑到小说封面,“真的是王启幽啊!”“你去‘阴暗面’看啦。”凤舞挥了挥手,“上面有的。”“呃?”承紫夕也凑了过来,“我怎么不知道?”“注册有不同的问题类型。”凤舞笑了笑,“其中有专门为我们这种人准备的一个类型。”“那个类型的问题很简单。”女子点了点头,“不过你们肯定不知道。”“还有啊,承紫夕。”凤舞拍了拍承紫夕的头,“‘阴暗面’上线时间最少的不是岚,而是我们眼前这个家伙啊。”“毕竟能用电脑的时间少的可怜。”女子耸了耸肩,“我叫明波子龙,你叫什么?”“凤舞。”凤舞回答,顺便报消息,“八音盒是梦若溪妹妹,岚由李静然揍敌客代上,火瑶好像在幽白,我帮CEO上。”“凉呢?”明波子龙翻开小说,一边看一边问。“至今不知道。”凤舞懊恼的晃了晃脑袋,“没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我记得八音盒来的时候………”明波子龙瞄了眼梦若溪。“我们正在讨论满清十大酷刑。”凤舞无辜的笑着,“和宫廷。”梦若溪缓缓转向她们,眼中冒着杀气。“因为八音盒实在感兴趣,我们就聊了很多。”凤舞笑着撩了下头发。“怪不得若溪本子上写了那么多奇怪的东西。”梦若溪恍然大悟,“原来是她们搞的鬼。”“想那时她说她的兄长怎样怎样的残酷,”明波子龙无奈地叹气,“我们这帮人还为她愤恨了好一会儿。”“若溪,等你回来看我不好好审问你。”梦若溪在心里愤愤地想,“敢那么诋毁我。”2个月后,某日中午。“怎么说呢……”凤舞托着下巴看着一脸疲惫的明波子龙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转向一脸悠然的梦若溪,“……你太急了吧,弄伤了怎么办?”“我自有分寸。”梦若溪喝了口茶,“怎么可能。”“洛洛,陪我出去逛逛。”明波子龙的声音很是沙哑。凤舞站起身陪明波子龙进行每日中午的闲逛。走出了老远,凤舞歪了歪头,问:“你有什么心事吗?”“我想回去。”明波子龙抓住凤舞的手,眼神坚定,“我不想留在这里了。”“嗯?为什么?”凤舞不解的眨了眨,“你回去了梦若溪会把我杀了的。”“我觉得生活太虚幻了。”明波子龙抬头,眯起眼,用手挡住阳光,“所以我想回去。”“王希维昨天到鲁卡遗迹了。”凤舞抿了抿唇,“去找他吧。反正也不远了。”“我觉得,你肯定不会有事的。”明波子龙笑了笑。“为什么专指我?”凤舞皱了皱眉。“有两点原因都是关于一个人的。”明波子龙继续笑,“那我一个人走走,你也很久没有继续设计服装了吧。嗯?”“那我先回去收拾东西。”凤舞把写着自己手机号的纸条塞到明波子龙手中,“多保重,小心点。”凤舞转身离开。“我会的。”明波子龙朝她挥了挥手,继续走。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