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天神寂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神寂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天神寂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神寂巅》是大骗子所书写的玄幻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冷,冷得令人的心都不由的收缩起来,冷,冷得绝代褐齿,冷得傲骨英风。这种冷不是用态度装出来的,甚至此女看上去是如此的冷若冰霜,其实并没有真的动怒。罗刹女!不说旁人,许飞的脸色顿时变了。罗刹女的剑可以...

  

天神寂巅试读:

冷,冷得令人的心都不由的收缩起来,冷,冷得绝代褐齿,冷得傲骨英风。这种冷不是用态度装出来的,甚至此女看上去是如此的冷若冰霜,其实并没有真的动怒。罗刹女!不说旁人,许飞的脸色顿时变了。罗刹女的剑可以说是许飞数千亿年最大的克阶,宁品洲七大圣主都在罗刹女身上吃过亏,而许飞更是吃了大苦头。象许飞这样的九阶圣主即使是受伤也不至于多么严重,除非是伤到了灵魂。的确是伤魂!罗刹女的亮剑伤魂令许飞这样的九阶境界也受创严重,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件事的起因只是许飞对罗刹女有意之后言语轻薄所导致的恶果。而本来罗刹女只是找程虎想要通过他的传送阵前往物象地域而已。但不可否认,罗刹女的出现还是令许飞心中大震,甚至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同样是九阶圣主,但是罗刹女给宁品洲众圣主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可怕的剑,可怕的女人!不过现在除了许飞的恐惧是真的,另外的七大圣主已经知道罗刹女和程生辉的关系,因此只是做了一下配合。“布……‘天阶凶煞阵’?”许飞的心中有些犹豫,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伤愈,但是罗刹女的剑毕竟是太快了,也许还没有等他们将阵布好就杀了过来。要说单打独斗,恐怕没有一个是罗刹女的对手!……仙衣为难的说:“恐怕是来不及,许飞,你觉得我们如果来不及布‘天阶凶煞阵’会如何?”“这……”虽然许飞很不愿意说出那个令自己的答案,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血肉横飞,一片狼藉!上一次的交手,已经说明了一切!“许飞,我看此女好像只是帮于丹他们的忙而已,并不是来找我们晦气的……”仙王刚说到这里,羞罗刹清冷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是宁品洲七大圣主?我罗刹女有言在先,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杀人,所以请你们最好知趣一点,你们不动手本姑娘也不会出手!”“许飞,此女说的不可全信,不可不信,”程虎建议道:“我们就静观其变吧。”许飞有心不甘心,但是他对羞罗刹凌厉的剑法的确是没有把握,甚至纠集七大圣主也心中没有底,加上仙王和程虎的意思都不愿意动手,想必他们想的也不愿意冒险,只好点了点头。宁品洲七大圣主都选择了静观其变,这让宫傲不由勃然大怒,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生气了,退是他最想做的事!轰的一声,宫傲的身躯飞了出去,而冯晓园和娄同的身形也飞快的退出了几十里地,只是这次却并没有同时冲上进行再次的强力对抗。“于丹,娄同,本王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宫傲怒声道:“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们不妨想想跟着程生辉走好,还是和本王合作的好!”说着他连两人什么答复都没有听下去,转身就走。娄同还不准备罢休,却被冯晓园拦住了:“娄同,我们先回去再说。”双方都没有纠缠,各自带着手下回归了行营,但是双方的大军都没有罢手的打算,依然形成了对峙。“为什么阻拦我?”娄同不解的说:“难道就让宫傲这小子白白占了便宜?”“一点口头上的便宜何足道哉?娄同,你又不是小孩子,计较这些干什么?”冯晓园笑着说:“宫傲不愧是亚神主,再打下去对我们不利,他不愿意打,我们也没有必要坚持。”“不过,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冯晓园沉思道;“娄同,你给我一句实话,为什么宫傲会放弃继续交手,他不是已经占了上风吗,不要对我说言不由衷的我们能取胜他的回答。我们以二敌一还是做不到的。”娄同一愣道:“这谁知道,想来宫傲觉得战胜我们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星权的为人也让他很不放心,要是星权乘机将他灭了,他不是欲哭无泪了吗?”冯晓园点点头:“也只有如此解释了,他们本来就是各自利用,因此宫傲也不敢元气大伤,免得星权乘机偷袭。”这是娄同和冯晓园找到的最好解释,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宫傲的退走竟然是为了回过头对不归神殿的偷袭,毕竟他们只能按照自己的判断推测,在飞嬴洲只有星权可以掌握到天机,他们不行。“刚才那个女的呢,她可是我们这次的大功臣,”娄同忽然发现羞罗刹不见了,连忙问道:“挺漂亮的小姑娘,简直和我老牛的老婆有一拼了。”“你还算有眼力,这姑娘叫罗刹女,哦,她的本名叫羞罗刹,是物象地域冥帝白惊云的女儿……”就这一句话差点将娄同吓得从座位上掉下去,本来他正在将一杯酒灌进自己的嘴里,这下呛的连连咳嗽。“呃,娄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起来了。”冯晓园早就知道娄同会大吃一惊,但是居然会紧张到如此地步,这倒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娄同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他苦笑道:“晓园,你可是真够阴险,不是拿我老牛开心吧,她会是那老杀阶的女儿?”“这倒是没有说谎话,本来她就是。”冯晓园微笑道:“其实刚才只是羞罗刹的分身,她的人并没有在这里。”“哦,分身?我老牛倒没有发现。”娄同这才明白为什么羞罗刹没有出现了,但是他还是不解:“怎么宁品洲七大圣主见了她都不敢动手?”“你也知道,宁品洲七大圣主中就许飞没有臣服,其他那些圣主只是掩人耳目而已,”冯晓园说:“而许飞他们吃过羞罗刹很大的亏,差点灭魂。”“这么邪乎?”娄同吃惊的道:“这羞罗刹的分身是程生辉那小子给你的吧,你可要小心了,这小姑娘漂亮的很,而且本事又大,可不要让钟辉动了心。”冯晓园微笑道:“如果这姑娘能够成为我的姐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可是一大助力,修成剑心的都是绝顶的天才啊。”……“她……她修炼成了剑心?”娄同的嘴巴都惊讶的合不拢了。回到行营的宫傲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原本他觉得对宁品洲七大圣主已经是够低三下气了,没有想到带他们出来,没有一个肯帮助自己的,这样带着有什么用?幸好今天是虚张声势,而不是真的要靠他们达到什么目的,否则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呵呵呵,宫傲你是有所不知。”程虎倒是没有拿宫傲的态度当回事:“你是不知道来的此位姑娘是谁啊,嘿嘿。”宫傲可不相信:“不就是一个九阶圣主吗,你们可是七个,难道还会怕了一个女子不成?”“她是罗刹女。”程虎笑道:“我想你应该知道许飞是怎么受伤的吧?”程虎是话里有话,就是因为许飞受伤才会被宫傲将七大圣主分开,甚至分开后的几大圣主不得不听宫傲的指派。宫傲也知道程虎的话里藏着骨头,对于这七大圣主他也是想要利用,刚才一下子没有将怒气控制住也有些懊悔,连忙说:“怎么,这女子就是伤害许飞的正主?”在七大圣主中,宫傲唯一还能够相信的就是许飞了,他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许飞。“是她。”许飞不情愿的说。从许飞一脸尴尬的神情中宫傲确认了刚才说话的美貌女子就是曾经杀的七大圣主狼狈不堪的罗刹女,这样他也觉得有些孟浪:“都怪本王不知情,所以差点误会了各位,幸好现在都澄清了,否则在本王心中还要埋怨诸位袖手旁观。”仙王不冷不热的说:“这个,怎么敢当飞嬴洲霸主的道歉?我们可是还期望着圣主大人能够早日援救飞嬴洲的呢。”“哈哈哈,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了。”宫傲被仙王冲了一下,不过他现在是理亏,他尴尬的一笑:“这女人真的这么厉害,连你们的‘天阶凶煞阵’都挡不住?”许飞苦笑一声道:“除非是我们事先已经已经将‘天阶凶煞阵’布好,否则以罗刹女神速的身法完全可以将我们各个击破,而单打独斗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呵呵呵,本王倒是不信一个女人有这么强。”宫傲虽然相信了许飞等人的解释,但是并不觉得一个女人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这岂不是胜过了于丹。“她修炼成了剑心。”白鲟冷冷的说:“人的剑,剑的人,本身就是一把神器宝剑,你觉得如何?”“这……”连宫傲都不由觉得脑后抽凉气,剑心的女人,不死的女人,寿命等同于神器啊。她到底从什么地方而来?她怎么会到飞嬴洲的?这让宫傲也不解起来,更让他担心的是,为什么这么厉害的女人竟然会帮于丹她们,程生辉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了,此人不灭,我心如何能安?……但愿星权的猜度是准确的,但愿程生辉能够和星权两败俱伤,否则自己都没有把握将飞嬴洲霸主的宝座坐稳当下去了。一夜仿佛就安安静静的过去了。而第二天的早晨,冯晓园和娄同还是和昨天一样来到了交战的地头,静静的等待着宫傲的出现。但是竟然没有动静,这是怎么回事?冯晓园不由感到奇怪,宫傲昨天明明是占了上风,从常理来看应该乘热打铁,为什么会迟迟没有出现呢?娄同也很是惊奇:“不对,晓园,这个宫傲的为人我清楚,他绝不是那种明知是上风却不出战的家伙,这种人最喜欢做的就是欺软怕硬。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问题?”“依你之见呢?”冯晓园犹豫的问道。“我去冲击他的行营一下,看看是不是能够将他引出来。”娄同并不是头脑发热的主,好斗使得他的作战经验无比丰富,这也让他的头脑多了比常人更为敏锐的预感。“这太危险了,”冯晓园疑心是不是宫傲是故意如此,他在行营中做好了安排,那样娄同岂不是主动送上门了吗?想到这里,冯晓园说:“这样,我们一起前往。”在冯晓园的眼中,娄同毕竟和自己不同,自己和程生辉是夫妻,什么风险都可以为丈夫冒,而娄同只是一个同盟者。让娄同一个人去,冯晓园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娄同笑道:“不必了吧,我是引宫傲出来,也不会和他恋战,难道我老牛就这么没有自知之明,觉得一个人就可以将他给对付了?”冯晓园微笑道:“我怕你要是出了危险,无法向嫂子交代。”“呵呵呵,我老婆都不知道是不是变心了……呃,怎么晴天打雷,不是端木已经完了吗?”娄同疑惑的说。冯晓园啐道:“胡说什么,端木控制的是雷劫,又不是打雷。这说明,你说的亏心话……嗯,程虎?”黄色的光芒忽然一闪,面前竟然出现了程虎的身影。“于丹圣主,娄同大王,在下有礼了。”程虎看上去非常着急。冯晓园的心中不由一动:“程虎,发生了什么事情?”“宫傲不见了。”程虎说:“今天早上我们发现宫傲的人影不见,想到是不是有什么诡计因此就借故去宫傲的行营看了看,发现他已经不见了,留下了一封信。”说着,程虎将一封信给冯晓园,冯晓园是程生辉的夫人,他对冯晓园因此特别敬重,而娄同的身份只是和他对等而已。冯晓园不由心中一惊,连忙将信取过来一看,内容大致是因为临时有事,来不及通知几位圣主了,让七大圣主按兵不动,不要让于丹等人进犯就可。至于什么原因,他会在回来后给他们一个解释。程虎说:“在下是瞒着许飞过来的,立即就要回去,信也要带走,免得他们疑心。”冯晓园点头说:“好,这信你还是带回去,辛苦你了。”程虎当即掠去,而剩下了冯晓园和娄同两人都不由沉默不语。“我觉得里面有什么诡计,宫傲神秘的消失,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冯晓园沉思道:“到底他去做什么了呢?”本来冯晓园就对昨天宫傲退走的原因就感到疑心,现在这个疑心落实了,但是其中的原因还是让冯晓园捉摸不透。“宫傲为什么会忽然消失我们可以不追问,但是重要的是,他是不是想要偷袭什么地方。”娄同困惑的说:“我们这里是不可能了,剩下的就是三处。”冯晓园点头说:“你的思路比我清楚,你说下去。”“第一,坝荒城,本来那里是我们觉得最弱的一方,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于环环和冰若希足以对付詹台靖,而有詹台靖在那里,宫傲没有必要去增援,而且就算是攻占了坝荒城也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是损失,如果是我,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娄同分析道。冯晓园点头,坝荒城之所以要占据,只是因为这是于环环父亲的,从战略角度来看并不如何重要。“第二,是东方商行,也许程生辉偷袭东方商行被星权宫傲发现,因此他们想要一齐对付他。”娄同说:“可能性也不大,他们两人互不信任,如果是我的话也不放心身边有一个心怀叵测的盟友,说不定就会给自己来上一刀。”冯晓园皱眉道:“难道是不归神殿?”“对,就是不归神殿!如今不归神殿少了久天股神的增援,少了程生辉在那里坐镇,实力少了一大半。”娄同惊呼道:“如果这件事被星权算计到和宫傲合伙进犯的话,对于不归神殿来说就是一场灾难!”冯晓园急怒交加:“你说的不错,不归神殿目前只有曲化原等人在镇守,如果宫傲出现的话肯定不是对手,更麻烦的是,不归神殿各位妹妹和小小她们都在,万一被宫傲偷袭成功……”“必须立即救援!”娄同急道:“虽然可能已经晚了,但是必须去看看,最好是不要被我说对!”两人只是简单的布置了一下,让各自的手下约束好既不进犯也不后撤,而冯晓园和娄同都展开了神瞬向着天空中飞去。“千万不要……”冯晓园暗暗祷告,但是她知道已经迟了,当她和娄同出现在不归神殿的上空,宫傲的巨大身影已经被他们两人的神识给捕捉到。“宫傲,竟敢偷袭我不归神殿!”冯晓园一声怒叫,五指齐齐分开,一道巨大的火焰牢笼从天上压了下去,她的目标正是宫傲。宫傲大笑道:“于丹,你终于来了吗,但是已经迟了哈哈!”其实他心中暗自吃惊,冯晓园和娄同竟然会来的如此之快,现在不归神殿虽然是岌岌可危,却还没有到他说的地步。宫傲肯定会派手下攻打不归神殿,这程生辉等人是可以预料到的。但是宫傲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去偷袭东方商行,因此他们来到不归神殿肯定只是佯攻而已,宫傲肯定会去对付大草原和妖族的联手,没有宫傲,詹台靖又在坝荒城,顶多就来一个斗神,而曲化原的实力足以应付了。只是程生辉没有想到,如果没有星权,宫傲是肯定和他想的一样前往坐镇抵挡大草原和妖族的联手进攻,但是星权却成为了其中的变数。在宫傲还没有到达之前,斗神就展开了对不归神殿的进攻,而出来对付斗神的正是他的老熟人——曲化原。“斗神,你来干什么?”曲化原并不如何瞧得起斗神,他觉得堂堂斗神竟然臣服于宫傲已经让他感到不齿了,现在更是当了宫傲的弟子更是让曲化原鄙薄他的为人。“哈哈哈,曲化原,你们不归神殿今天就是我斗神攻击的目标!”斗神大笑道:“曲化原,你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立即归降我们,按照你的实力宫傲圣主是不会亏待你的。”曲化原冷笑道:“堂堂斗神,竟然堕落到了如此地步。詹台靖为了蛮齿一族这样做还可以谅解,而你却是无耻加卑鄙!想想当初你斗神也是一代风云,如今真是让我们这些故人齿冷!”“故人?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斗神过去的事情?”斗神惊讶的打量着面前的曲化原。“看来斗神你已经将以前的故友都忘记了!”曲化原长叹道:“我昔日记忆没有苏醒不能认出你情有可原,而你并没有失忆,如何也记不得我?图腾之力!”……随着曲化原的一声大喝,顿时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五种图腾的形象,分别是海东青?云彩?麒麟?貔貅和狼,这样的形象顿时唤起了斗神的回忆,他惊讶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你,你果然是他……”竟然是神将天王!神将天王昔日也是九阶巅峰圣主,因此在天界赫赫有名,他的成名比斗神和詹台靖都要早的多,当斗神和詹台靖晋级到九阶的时候,他已经被神之彼岸的不归传世王收为心腹,直接上了神之彼岸。以九阶巅峰圣主连亚神主都不是,竟然就上了神之彼岸,很多嫉妒他的九阶圣主都认为不归创世王将他带到当时恶战连连的神之彼岸这意味着就是送死。但是令天界所有人都惊叹的是,这位神将天王竟然在不归创世王麾下越战越勇,成就了中位神的传奇,并成为了不归创世王麾下的第一大将。只是太古世纪以来最大的谜团不归创世王竟然神秘陨落,而这位神将天王依然不屈,杀敌三千万,最终尾随主人而去,成为了消失在阶空中的传奇。只是神将天王的名字却是在天界以及各个界面都如雷贯耳,这是连詹台靖斗神都要仰视的名字,他们当时唯一的希望就是和神将天王一样的好命,但是他们终于谁都无法跟上神将天王的步子,中位神!据说在遥远的神之彼岸,最低等的是成为下位神,这都是原来在各个界面的神主经过了残酷的成神历练才可以成就的,而在之上才是中位神,也就是说昔日的神将天王实力要远远在神主之上!……在遥远的传说中,只有神将天王才可以运转出五种图腾之力,这五种之力各有属性。狼是勇敢之力,长歌当啸,一勇破千军!貔貅是狂暴之力,怒发为明主,一猛杀气生!麒麟是正气之力,一正压万邪,天然浩气生!云彩为幻影之力,能够分身万重,为天威降临!海东青是鹰之力,一抓破千万,神目如神灵!而曲化原竟然就是使用五种图腾之力的神将天王,而他的记忆竟然在这时复苏!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