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奇迹之国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奇迹之国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奇迹之国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奇迹之国》是云卷迷雾所书写的玄幻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沈秋雨告诉他因为他昏迷了三天所以她的母亲已经是下葬了,由于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不能够入皇陵只能够选择火葬了,然后骨灰送来了上官夏宏这边,等到上官夏宏的年纪到了就会被分出去,那个时候就会带着他的母亲的骸...

  

奇迹之国试读:

沈秋雨告诉他因为他昏迷了三天所以她的母亲已经是下葬了,由于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不能够入皇陵只能够选择火葬了,然后骨灰送来了上官夏宏这边,等到上官夏宏的年纪到了就会被分出去,那个时候就会带着他的母亲的骸骨自己选择一个地方去下葬。上官夏宏对着这个不是自己母亲却又应该是自己母亲的灵牌磕头之后就望着皇宫中心之地而去了。“也不知道那昏君叫自己去干什么?难不成是因为他良心发现想要补偿自己不成?不对啊,要是真的那样他应该早就请药师来救自己?”这皇宫无比的大,这主政的宫殿他可是从来没有去过了,在侍卫的带领之下上官夏宏一路慢悠悠的跟着一路上都在想着事情。通过曾经那个上官夏宏的灵魂记忆他知道现在这片大陆一定不可能是过去的华夏了,因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不是的,这一点他很确定。这里名叫神眷大陆,大陆上只有一个王朝就是现在的大夏王朝了,可以说自己夏家在神眷大陆上一手遮天了(当然他不知道现在这大陆的形式,这一点他还没有时间去探知)。同时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能够修武,传说中修武的人实力到了一定的程度能够开天辟地,这种事情吕峰曾经是不会相信的,但实现他自己都穿越了,这么荒谬的事情都可能发现,那么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不可相信的呢。武者其实就是一种守护神兽觉醒之人的简易称呼,想要成为最基本的武者,那么就必须要自己体内的守护兽魂觉醒,只有这样才能够不修炼,当然这一切都和现在的上官夏宏没有一丝关系,因为早在八年之前他就被确定是死体,也就是不能够觉醒自己体内的守护神兽的体质了。“吗的,这什么世道啊,身为皇子却一点也不比平凡人过的好,甚至是饱受煎熬,这一点我就认了,谁叫这一切都是自己穿越白白的来的,曾经自己也是一个农民了,可是呀的你至少要让我能够修武啊,这贼老天也忒抠门了吧?不带这么玩人的啊,这不是让我来这世界煎熬吗?”一路上上官夏宏已经是把一切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好处都想到了,可是压根没有一点是人性化的,全部都是一副折磨人的趋势啊,身为皇子还不如寻常人,身为神眷大陆上的人却不能够修武,神眷大陆夏家一手遮天,既然在夏家混不好的话,那么到其他的地方也是白搭了,上官夏宏郁闷的想死。而这段比较长的东拐西拐的路也在上官夏宏郁闷的思考中慢慢的走完了,在侍卫的提醒之下上官夏宏抬头一看炽亮了他的双眼,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在他的四十五度角上方出现。“这乾坤殿可真是够辉煌的,也不知道这老天给我了重活一世的机会会不会让我也做个皇帝老儿爽爽……哎,这事情太过遥远了,现在自己在这皇宫中可是自身难保啊。”看着眼前这巨大宏伟的宫殿,上官夏宏心中激动异常了,不过很快就被自己现在的处境给一瓶冷水泼醒,他的处境可是很不好啊。“传十三皇子上官夏宏觐见。”宏远的声音从宫殿中传了出来,正是早朝时间当今皇帝数月才会出来举行一次朝会,今天不是平常举行朝会的日子,但是却不知道这夏凌鹏开朝干什么,更是破天荒的叫上官夏宏这个自从五岁的时候派人测试了一下体质之后就从来没有搭理过的十三皇子做什么。上官夏宏自己想不清楚,别的将军大臣也想不清楚,当然有两个大臣除外,一个就是当今皇后苏姬的兄长,也就是当今的苏国舅苏岩平,他知道这件事是他妹妹的意思,还有一个就是当今统领十万禁军的禁军大将军武平,武平是当今大皇子的绝对支柱,他是支持大皇子的,而苏姬苏皇后的儿子却是夏凌鹏的第四子,所以现在整个皇室里面其实是明争暗斗,暗流汹涌。对于这乾坤殿,上官夏宏是第一次来,现在的上官夏宏已经不是那个十三岁显得老成的上官夏宏了,而是真正的换了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在里面,对于朝廷上的明争暗斗虽然说没有很确切的体验,却有充分的储备知识,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嘛,曾经的上官夏宏还算是比较博学的一类人了。所以上官夏宏在没有老明白这皇帝老子传唤自己过来是为了什么的时候,他还是决定先装着点,但是却也不会表现的太过懦弱也不会太过成稳。脸色带着一丝亲人逝去的孩童少年般的伤痛,带着一点被请到乾坤殿的迷茫和慌张,上官夏宏跨步唯唯诺诺的慢慢走近了这乾坤殿。上官夏宏微微抬头,只见乾坤殿上的官员分左右两边站着,一边是身穿武将服饰的将军,一边是身着文官服的众多的文官,整个的文武百官显得很是威严,但是从上官夏宏的这个角度上来看,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官脸上都带着点莫名的愁,上官夏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他也不想要知道什么原因,他只想知道这夏凌鹏叫自己来做什么。“嗯?你就是朕的第十三皇儿上官夏宏吗?抬起头来让朕看看。”由于没有这皇帝的命令,就算是皇子也不可能私自的抬头看坐在上面的皇帝这是规矩容不得破坏,来的时候就已经有礼仪官专门的提醒了,当然一般的皇子都会有专门的教导礼仪的人员,但是上官夏宏的情况特殊,虽然这沈秋雨教给了他一些,但是明显的有些地方是不够的,但是现在上官夏宏却做的很好,他可知道伴君如伴虎了,虽然他身为夏凌鹏的儿子,可想想这十三年来他可就见过这厮一面啊,想想后让人心寒。夏凌鹏的话表面上是充满了威严,但是上官夏宏却好像是从中听出来了一种无奈和痛苦,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夏凌鹏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自己是不是是他的第十三皇儿,上官夏宏暗中皱眉心中咒骂“也许只有在皇家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连是不是自己的儿子都不是很清楚,但是转念一想也不对,也许只有在当今的夏家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暗骂这夏凌鹏的同时上官夏宏也不得不抬起头来,双目精光一聚想要好好的瞧一瞧自己这个十三年来都只看过自己一次的皇帝父亲是一番什么样子,可是当他抬头一看的时候却看不到夏凌鹏的人,原来这上面竟然隔着一层水幕,只是一介凡人的上官夏宏根本就不能够透过这水幕看到水幕后面的夏凌鹏,但是夏凌鹏却是可以看到自己这个只见过一面刚刚死了母亲的第十三子。上官夏宏的身子显得很是单薄加上长期的没有什么营养的生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永远都沉没在病态中一般,看起来就让人心疼,夏凌鹏身为上官夏宏的父亲,就算只是一次酒醉之后发生的一个结晶,但是总归体内流着的是他的血,夏凌鹏心中也很疼,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现在的大夏王朝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在他的位置上刚刚恰好就看到了上官夏宏眼中闪过的一道精光,他对于上官夏宏的曾经一窍不知,所以就算是上官夏宏表现的有点特别他也不会想到其他,只是心中感慨自己的这个孩子也许会不一般,显得很是老成,这是从刚刚精光中看出来的信息。“嗯,是这样子的,你已经是十三岁了,按照我们神眷大陆的决定那十六岁就是成年了,那在我们大夏朝皇室中在十三岁的时候男子就会选择出去历练,你虽然不具备修武的体质,但是却一样的是皇室的成员了,身为朕的皇子,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朕决定……”夏凌鹏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威严,但是说到后面看着底下那个单薄的人影,他实在是有点说不出口了。刚刚失去了他可能是唯一精神支柱的母亲,现在就把他放到外地去做王爷,独孤伶仃的,虽然在皇宫中一样的是孤苦伶仃了,但不管怎么说都是皇子一般的人也不会欺负他了,可是到了外面情况就不一样了。要是到了好的封地那也就算了,可是现在苏姬要自己给他一个最差的封地,而且是整个大夏王朝最为危险的地方,虽然那里的地产可能很丰富可却没有开采,一般的人也不敢开采,所以也没有什么官员愿意到那边去。是大夏王朝最孤僻的地方了。夏凌鹏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住了,眼中一种奇怪的情绪看着下面的上官夏宏,而这个时候在下的多位文官武将这个时候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原来是下放带外地去啊,这是后宫中强势的嫔妃想要提前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都清除掉,就算是落魄的十三皇子也不例外,这就是皇家的争权夺利。不由的全部都凝神静听,想要听听这个落魄的十三皇子会被发配到哪个地方了,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别的皇子下放到外地为王爷也一般都不会是好地方了,而这个十三皇子是整个皇室中最没有背景和靠山的皇子了,所以说发配也不为过了。在神眷大陆上这么多朝代中这样的事情是最常见的,所以大家习惯的很,很多的皇子甚至由于自己属地距离太过遥远,加上一路上崎岖道路和一些土匪什么的,在半路上就没命了的很多。上官夏宏也是在凝神倾听了,表现的很是茫然甚至是担心和害怕,但是他在心底已经是听出来了一点名堂了,这是要把自己给贬出去了,说得好听是封为王爷了,但是想想却不会真的给你一个很好很安然的王爷做的,这一点上官夏宏很清楚,不过就算是这样子,上官夏宏也是在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欢快和激动,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要是一直在这皇宫中就算不会被皇后整死也会被其他的人给整死,他可不想做那么一个任人宰割的对象,他必须要一个平台和一个空间,让他自己有足够发挥力度,就算是一个超级蛋疼的属地他也愿意,就像是他母亲临死之前说的那般,一定要想办法离开皇宫。“哎,朕决定让你去天漠领做领主,你看如何啊?”夏凌鹏此话一出顿时整个朝野上全部露出了震惊之色了,更是有人已经在窃窃私语了。“这皇后是要整死十三皇子啊,哎哎,可怜了一个没娘疼爱的孩子了,这又是何苦呢,这十三皇子一步能够修魂武,二没有什么背景势力根本就不能够对四皇子和大皇子的帝位之争起到一丁点的作用啊,现在竟然要被发配到那么一个地方去,孤僻之地啊……”“是啊,是啊,不过没办法,谁叫你没有实力呢。”另外一种声音附和道,后面的话可能是看着毫不知情的上官夏宏说的,能够猜测的出来,现在朝廷上的文武百官都是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大殿上那个孤零零站在殿中的单薄身影。众人身为大夏王朝的朝廷命官当然很清楚现在的朝廷上是哪些人在背后做主了,也很明白这上官夏宏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个待遇是何缘故。夏凌鹏的那一声叹息声更是很多官员心中的痛,他们身为大夏王朝的臣子如今很多都是不得不服从另外一些人的指令了,可悲可叹了。上官夏宏现在还没有从状态中回过神来,刚刚这夏凌鹏的叹气声他也稍微的听到了一点,至于乾坤殿中其余的官员的议论声他更是杂七杂八的听了点微末,现在上官夏宏心中的疑问那就是这个所谓的天漠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感受着乾坤殿中的气氛,貌似这个所谓的天漠领很是不妙啊。但是很明显的这夏凌鹏可不是叫自己来商量的了,不然也不会摆这么大的阵势了,要是商议的话那完全可以单独的叫自己过去了,而不是在正规的朝堂之上宣布这件事情了,夏凌鹏的话语中倒像是在询问了,可上官夏宏现在不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屁孩,他有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他知道现在的他没有丝毫的选择余地,只能够是答应了。“谢父恩典,儿臣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大理好天漠领的一切事物。”上官夏宏躬身行跪拜礼,这上辈子没有跪过任何人这一世为人一下就要跪拜了,这一点让上官夏宏心中很是变扭了,但是却也没有办法,睡觉人家是皇帝了,当然这一跪拜上官夏宏可不是威力所谓的强权之下而曲折了,他只是在拜谢一些这厮给了自己一具身体,从此之后于夏凌鹏再无丝毫的关系了,而且他应该马上就要出发去哪所谓的天漠领了,身为皇子就算是见到任何的王公大臣都不要跪拜的,今后就只有别人跪拜自己了,上官夏宏心里不变态,但是这么诙谐的事情想想还是觉得蛮爽的。秉着对上辈子一些知识的理解,上官夏宏的回答很是中规中矩,让外人感觉起来像是一个悠悠君子似的的好官。“嗯,好,那你下去吧,三天之后就出发吧,由于这天漠领领地的情况比较的特殊,朕会派遣给你五百人马随你出发,从此之后你就是天漠领的领主了,还有就是因为你领地比较的特别,所以所有领地每年必须要交付的税收等等,朕就免收你五年了,退下吧。”夏凌鹏看到这个单薄的皇子,听着刚刚这上官夏宏声音中透露出来的成稳心中略感凄凉,接着就宣布了一些事情之后就退潮了。而上官夏宏在回去的路上就一直在思考着这天漠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了,越想乾坤殿中的情况感觉就是越不妙啊。仔细的想想这夏凌鹏最后面的那些话了,上官夏宏从中听出来了这天漠领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地方,十有八九是一个穷乡僻野之地了,不然夏凌鹏也不会那么好心免收五年的一切苛间杂税了。他现在继续要找一张地图,要好好的看看这传说中的天漠领到底是在何方了,还有就是必须要知道关于这天漠领的一切了,这关乎于他自己今后的人生的走态,很是重要。“娘亲,上官夏宏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上官夏宏还才刚刚的踏步进入小院的院门了,就只听见从院中传来了欢快的声音出来,上官夏宏当然知道这是那小妮子沈思的声音。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