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刁蛮公主难出嫁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刁蛮公主难出嫁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6-11 0人评论

刁蛮公主难出嫁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刁蛮公主难出嫁》是笑笑香妃所书写的幻想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雪泪儿感觉到前面那个男人火辣辣的目光正在自己身上游走着,进来之前嬷嬷已经训誓过她们,万万不可抬头注视着皇上和太后娘娘。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不可以抬头直视皇上和太后,但是站在是人间,就要按照人间的方法来。

  

刁蛮公主难出嫁试读:

  雪泪儿感觉到前面那个男人火辣辣的目光正在自己身上游走着,进来之前嬷嬷已经训誓过她们,万万不可抬头注视着皇上和太后娘娘。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不可以抬头直视皇上和太后,但是站在是人间,就要按照人间的方法来。

  太后看了眼之人殿下之人,露出了和蔼的笑容,一抚宽大的袖子说着:免礼平身

  雪泪儿和凤清婉道了声谢后站起了身,偷偷瞄了一眼太后,见她身着一席黄色长裙,抹胸上用着丝线绣着淡淡的花朵,外面罩了一件同色的外衣,乌黑中带有银色的秀发盘在头顶,用着八只朝凤簪固定着,从凤头的嘴巴内吐出一个流苏吊坠在额前垂下。

  光洁如玉的耳垂上坠着镂空雕饰,和发髻上的簪子昭相呼应。

  纤细的手指相互交叠放于腹间。

  金色的臂钏越发显得手臂洁白如玉。

  小巧的脸上有着和冷穆凌一样的妩媚人的桃花眼,挺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细腻光滑的皮肤,看的出来年轻时定是个大美人儿。

  雪泪儿尴尬的低了低头,她竟不知原来人间的凡人竟是如此盯着人看。

  司徒梦静你可否读过什么书籍?好听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雪泪儿微微一俯身,她哪里读过什么书啊,想起六妹所阅读的书籍。

  随即强做镇定的回答着:回皇上的话,臣女只略读了点诗歌她的话语和动作还是在决定进宫前特意找嬷嬷学习的。

  皇上与太后微微点了点头,旁边的公公见状赶紧在手捧着的花名册上划了个勾。

  自始至终冷穆凌从未看过雪泪儿身旁的凤清婉半眼,嘴角勾着浅笑他发现雪泪儿并未有外面所描述的那般知书达理,倒是多了分灵动气质。

  太后看了看冷穆凌,顺着他的视线又看了眼雪泪儿,她明白冷穆凌怕是爱上了她。

  不动声色的将头又转向了凤清婉身上,依旧用着和蔼的语气询问着:凤清婉你可曾读过什么书籍?

  凤清婉微微一俯身,露出胸前雪白的皮肤,一双桃花眼魅惑的看着冷穆凌,发现冷穆凌一直注视着雪泪儿未曾看过自己半眼。

  涂着寇丹的凤甲深深的陷入肉里,强扯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回答着:回禀太后,臣女只读过,女贞,女戒,女训

  太后满意的笑了笑说着:女子无才便是德

  刚刚被选出来的一些容貌上等家事显赫的女子跟随着老嬷嬷走向自己的住处,等待着明日的封号。

  绕过高矮参差不齐的房子,路过弯弯直直的小乔,最终走到了偏离主殿的一处。

  雪泪儿抬头看了看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储绣阁三个大字。

  心里暗暗想着:这个皇宫还真是有趣,每个庭院阁楼起的名字也都还挺雅致。

  离婳儿被分到了雪泪儿所住的旁边,而雪泪儿和离婳儿与凤清婉分别居住在雅居阁、冰灵阁、梦蝶阁。

  雪泪儿提起裙摆迈入了不算大的房间,四下打量了下空空荡荡的房子,不染一丝灰尘。芊细雪白的指尖划过每一件陈旧的摆设。

  小脸上带着惊奇和一丝兴奋,心里暗暗想着:原来这就是皇宫,可是这里怎么和刚才去的地方不一样呢?

  灵动的大眼睛转来转去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放弃了继续思考的念头。

  放下了在别人面前的伪装,高兴的在地上转着圈圈,蓝色纱质秀着兰花的裙摆,一圈圈散开成了花的形状。

  腰间所佩戴的佩环相互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咯咯咯声音如黄鹂般悦耳,在窗外的冷穆凌把雪泪儿的一切看在了眼里,嘴角不自觉勾成了一摸弧度。

  坐在养心殿内,手中拿着奏折脑中却出现雪泪儿欢快灵动的倩影,奏折上的字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不知道他究竟中了什么毒,竟会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见到她,手指磨擦着一块长条形状琥珀色雕刻的玉佩。

  冷穆凌仔细端详着玉佩,竟发现此玉佩乃为一对更是惊讶些许。

  记忆陷入沉思中,夜晚冷穆凌照例去嫣贵妃的寝殿,刚走到御花园,便从空中掉下一样东西落在了冷穆凌脚边。

  冷穆凌环视四周都不见有人,弯腰拾起了脚边的东西,才发现是一块成色很漂亮的玉佩。

  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暗光,冷穆凌顺着玉佩掉落的视线向上看去,上面除了乌黑的天空其余什么都没有。

  从那次以后冷穆凌每天都把这枚玉佩随身携带,他相信这一定是天意。

  雪泪儿一大早便被侍女哄了起来,一名大约十二三岁的侍女在一旁素白的手指托着红色刻有图案的檀木托盘。

  雪泪儿接过了盘子内的罗裙,一袭淡紫色宫装长裙,长及倚地。

  细长腰带束住腰身,缓步行走,翩于身后。广袖轻盈,裙褶翩然,随意一转,便如丛中飞蝶。

  嫩白的小脸上画着精致的梅花妆,女子阴柔之气尽显面容。

  三千青丝绾成如意髻,斜倚碧绿玉簪。肌肤细润,俏白胜雪,眼眸流转,盈盈如波。莲步微挪,裙琚翩飞,美不胜收。

  司徒姐姐好美离婳儿一身

  浅蓝长纱裙,长及曳地,腰间佩一容嗅,右手腕上带着与衣裙相照应的玛瑙蓝镯子,三千青丝被盘成一个芙蓉髻,发丝间隙间插入一宝蓝玉簪,浓妆淡抹,几丝发丝绕颈,腰似小蛮,杨柳般婀娜多姿,唇似樊素,樱桃般小巧玲珑,唇上点了一抹朱红,干净洁白的玉颜上擦拭些许粉黛,双眸似水,看似清澈,却深邃不可知其心思,故着低胸之裙,虽没有刚见时朴素之容,却也尽显妩媚之态。

  雪泪儿看着精心打扮过后的离婳儿心中暗暗一惊,初见时一身素衣,发间插着花,灵动淡雅,随即便恢复如初雪泪儿并没把这一表现露出来:离妹妹说的是什么话,姐姐与你相比却是差了些许

  离婳儿欲要再说,看到从门外缓步迈进来的凤清婉一袭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只袖子做得比一般的宽大些,迎风飒飒。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简单的桃心髻,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一张精致的瓜子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妩媚的桃花眼,薄薄的嘴唇,那浓密的青丝柔顺的垂在胸前。艳红的小嘴扬起了一模笑容。

  离婳儿最终动了动嘴没有说出什么来。

  凤清婉刚进来没有多久,捧着圣旨的公公带着人走了进来。

  接旨,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司徒公之女司徒梦静温婉贤淑,秀外慧中,大方得体,而特封为妃封号为梅,居住梅斋。

  丞相嫡女凤氏凤清婉赐封淑姬,封号为婉,居住在清风阁。

  扬州知府离氏离婳儿赐封美人,封号为离,居住在离凤阁。

  钦此。公公捏着兰花指说着:还不快点谢恩,杂家还要回去复命。

  雪泪儿和凤清婉,离婳儿磕了个头,齐声说着:谢皇上隆恩

  公公带着圣旨刚走出去,另一个公公带着一帮宫俾,弯着腰走了进来,宫俾跟随着公公行了一礼:奴婢,奴才参见梅妃娘娘,淑姬,离美人,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雪泪儿微微一愣,显然还是很不习惯这样的礼数,回过神来微微摆了摆手说着:都免礼起身吧

  谢娘娘一帮宫俾起了身,公公弯着腰走到雪泪儿身旁说着:娘娘,皇上让杂家带着宫人给各位娘娘挑挑

  雪泪儿朝前面迈了两步,看着一排低垂着头的宫女,双手交叠放于腹间,声音清脆,如黄鹂般好听说着:你们把头都抬起来让本宫看看

  雪泪儿在宫女眼前慢慢的来回走着,突然停在了一名穿着淡粉色坎肩,露出白色绣着,下身是一同色百褶裙,秀发梳着双丫髻,发间插着一只珠花。

  耳间坠着一对粉色花型耳坠。

  大眼睛忽闪忽闪好似会说话般,红扑扑的脸蛋上小巧的嘴巴紧紧珉着。

  上下打量了翻问着: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

  那名宫女跪在了地上,头不敢抬起,颤抖着说着:回娘娘的话,奴婢贱命叫白芷,年芳十五

  雪泪儿伸出了白嫩的手指,指了指白芷说着:就是她了

  张公公像旁边的小公公一使眼色,那名小公公到私也机灵,弯着腰向前走了一步单膝跪地说着:奴才阿福参见娘娘

  张公公呵呵一笑给雪泪儿解释着说:娘娘,这阿福到也机灵,从今天开始就是娘娘的掌事公公

  雪泪儿一笑,微微低了一下头带着阿福和白芷走向自己的新居。

  阿福一边有着一边给雪泪儿解释着,梅斋所处地界但也不算偏远。

  雪泪儿在还算大的殿宇前停住了脚步,阿福向前走,出了一步站在雪泪儿身前,弯着腰解释着:娘娘,这就是梅斋了。

  雪泪儿走在前面,刚进庭院,院子内跪着一排宫人,齐声的说着:奴才,奴婢参见梅妃娘娘,殿内奴婢们都打扫好了。

  都起来吧!雪泪儿四处瞄着。

  庭院前种着两棵桂树,离着挺远便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芳香。

  雪泪儿微微闭上双眸,贪婪的吸吮着,桂花的香气。

  站在一旁的阿福一边走一边介绍着:娘娘,这两棵桂花树可是皇上特意命人移栽过来的呢!

  雪泪儿微微一笑,她可不觉得,这个凡人怎么会平白无故对她这般好。

  凤清婉所挑选的侍女名叫青竹,娇小的身体,一颗黑色的泪痦,更显的我见犹怜。

  离婳儿所选的侍女名叫小玉最为显得普通,清秀的面庞,但一双冰冷的眼睛却让人心底生寒。

  凤清婉和离婳儿各自带着自己所挑选的侍女告辞离去。

  跟随雪泪儿来到新居的只是自己挑选的宫女,白芷和公公阿福。而原先侍在储绣阁候雪泪儿的宫女又都被留在了储绣阁。

  雪泪儿对比颇为不解,掌事的太监和雪泪儿解释着这个宫中的规律,每届侍候秀女的宫人是不可以继续侍候主子的。

  秀气的匾额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梅斋。

  梅斋分为主殿,和东、西两个偏殿,东偏殿占地较大。

  西偏殿占地虽小,但却采阳效果十分好。

  金碧辉煌,层层缠绕,殿内的摆设和匾额上的名称丝毫不相符。

  殿内皆是金碧辉煌,而匾额之上的梅却是清新淡雅富有傲骨的节气。

  雪泪儿带着宫人进入殿内,入眼的是,宽阔的宫殿,四周都是金色,地中间摆设着金色的镂空鼎炉,烟雾从炉的顶盖上盘旋着袅袅升起。

  红色紫檀木的圆形桌子,上边摆放着紫砂壶,雕刻着李白望月。

  圆形凳子散步在桌子四周。

  大雕中间用金色纱帘隔断开来,风吹起纱帘层层飘起。

  柜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青花瓷,麒麟玉饰。

  金色纱帘后边正中央摆放着一张贵妃椅,雪白色的绒毛铺盖在上边,显得甚为华丽。

  雪泪儿满意的一笑,立身于飘渺的纱帘中,衣饰随风漂浮,恍若嫡仙。

  在尘世中呆了很长一段时间,雪泪儿早已经知道了凡人的生活方式。

  故而抬头仔细的打量着白芷,和白芷身后立着的四名妙龄少女,雪泪儿发现那四名少女似乎很是畏惧白芷,便微微一笑询问着:你们都叫什么,以前都是侍候哪位主子的

  白芷率先回答着:回娘娘的话,奴婢贱命叫白芷原先是侍候皇上的

  琴棋书画接着说着:奴婢贱名叫琴,棋,书,画原先是侍候太妃的

  身旁的阿福恭顺的回答着:奴才阿福原先是侍奉太后的

  雪泪儿向前走了几步转身,长袖一抚,端坐在贵妃椅上,看着下面的宫女有条不紊的安排着:白芷升你为梅斋的长宫女,琴,棋,书,画贴身侍候本宫

  白芷单膝跪地,双手交叠放于腹前头微微低着,和琴棋书画齐声说着:谢娘娘,奴婢定当尽心竭力侍候娘娘

  雪泪儿满意的一笑,说着:起来吧!以后你们在这梅斋做事,肯尽心侍奉自然是好,可本宫更注重的是忠心二字

  琴棋书画,和白芷低着头,微微一福身说着:奴婢们谨遵娘娘教诲

  雪泪儿揉了揉娇嫩的脖子,听着门口两个公公禀报着:皇上赏赐

  雪泪儿由白芷掺扶着走了出来,张公公站在两排宫女和小公公身前,像雪泪儿行了一礼说着:奴才给娘娘请安

  雪泪儿看了两眼赏赐又看了眼张公公说着:公公免礼

  张公公捧着册子说着:皇上赏,玉如意一对,皇上赏,红珊瑚一串,皇上赏,珍珠玛瑙,玉镯各十个,皇上赏,丝绸十匹

  雪泪儿莞尔一笑,冲着旁边的白芷说着:赏

  张公公接过白芷从衣袖内拿出的一个暗色花纹钱袋说着:谢娘娘起身带着宫女和小太监走了出去。

  紫嫣扶着凤清婉的手臂,站在清风阁门口,给紫嫣使了个眼色。

  紫嫣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钱袋打赏着公公。

  紫嫣看了眼赏赐琳琅满目的饰品说着:娘娘才进宫贵妃便赏赐这般多

  凤清婉把玩着手中的一只白玉玉镯说着:以后这话万万不能在出口

  紫嫣一福身,小心翼翼的说着:是,奴婢谨遵教诲

  凤清婉把手中把玩的玉镯放回了托盘内说着:这些东西我暂时也用不着,先登记放入库中吧!

  离婳儿坐在紫檀木桌前,坐上摆放着,一盘锦缎,一盘首饰,诗雅站在门口。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