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飘向天际的思念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飘向天际的思念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飘向天际的思念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飘向天际的思念》是陌瑾言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快看啊。那个女孩子不是沫儿吗?坐在霖洁阁窗边正在剥莲蓬的刘欢承突然之间站起身。霖洁阁是一家以经营甜品及咖啡为主的小吃店。店面装潢的十分浪漫。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用水晶当做窗帘。变化莫测的幻化做心型。...

  

飘向天际的思念试读:

  快看啊。那个女孩子不是沫儿吗?坐在霖洁阁窗边正在剥莲蓬的刘欢承突然之间站起身。霖洁阁是一家以经营甜品及咖啡为主的小吃店。店面装潢的十分浪漫。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用水晶当做窗帘。变化莫测的幻化做心型。以粉紫色为主色彩。室内还有好几个秋千做伴。显得十分温馨而又浪漫。是很多情侣约会的好地方。

  是沫儿吗?你可能看错了吧。她怎么可能会……坐在刘欢承右边的王美亚看向透明的窗外。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早已确认那个女孩真的是沫儿。在刘欢承左边的苏飞墨和对面的黄平杰也一起看向窗外。沫儿和一个男孩子坐在一个卖馄饨的街边小吃店中等着热腾腾的馄饨,看上去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默。

  好像是她。应该是吧。是她吧。苏飞墨和黄平杰也加入了他们讨论的行列之中。王美亚立即站起身来。哎,你们还坐着干什么呀。赶紧出去跟沫儿打声招呼呀。王美亚对着他们三个人喊道,准备着冲出去的架势。

  喂喂,等一下啦。你看她,她又不是一个人。你难道没有看到她的旁边还坐着个帅哥吗?黄平杰匆忙拉住王美亚的手喊道。哎,还是算了吧。刘欢承又坐下来,再一次剥他的莲蓬吃。但是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遇到她这一次呀。毕竟曾经大家同事过一场。再怎么样,我们也该关心一下沫儿的吧。王美亚继续讲着自己想要冲出去的理由。

  那你就是想要去当沫儿和帅哥之间的超级巨无霸电灯泡了。算了算了,我们也不管你了。你要去就去跟沫儿打声招呼吧。要不然他们一会儿就应该走了。

  难道你们真的不去见见沫儿吗?王美亚在走之前再一次问了他们一遍。希望再确认一下。

  哎呀。走吧。我们就一起去吧。黄平杰突然说道。老板结账。苏飞墨对着对面的服务台叫了一声……

  轩。你最近应该是在忙着找工作吧。沫儿开口打破了沉默,对坐在桌旁边的欧阳轩问道。那工作怎么样?还进行的顺利吗?要是你很忙的话。可以不用每天过来陪我的。我自己知道蜜蜂风筝该怎么做。我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做的。

  没关系。我不是很忙。倒是你呀。可以再找一个能做的工作啊。这风筝我们能够继续放啊。但是你一旦有工作了,生活就会更加地充实,如果你想要忘记难过的事情,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不断的忙碌。欧阳轩对着沫儿提议道。

  沫儿的母亲沈芸岑曾经拜托过欧阳轩希望他能够帮沫儿尽快走出这种低潮期。沫儿的父母自然也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事情。起初也非常埋怨欧阳轩。但是后来亲眼看见欧阳轩为沫儿所做的一切的一切。沫儿的父母也就慢慢地改变了对欧阳轩的意见和埋怨。

  找工作?对哦?我要工作哦?……沫儿似乎大概是又想到了一些什么。顿时说的有些许语无伦次了。就在当欧阳轩以为自己又说了错话的时候了。不该对沫儿如此着急之时。他突然看见两男两女正在往他们的方向走来。自然而然,顺着他的不变视线。沫儿也转过头去。当看见是自己以前共事过的同事时。沫儿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

  王美亚一看见沫儿看向他们。就笑着朝她跑过去。只留下了刘欢承他们在脸上挂着对王美亚无语加鄙视的表情跟在她身后。幽幽的……沫儿。真的是你啊,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了。最近你一直都在干什么呀?你过得还好吗?沫儿站起身来。迎合着王美亚热烈的拥抱。沫儿的嘴角轻轻地抽动了下。嘴微张,然而什么也没说出来。

  沫儿。这位是谁啊?你的男朋友?王美亚在拥抱之余瞥见了正在望着她们拥抱的欧阳轩。于是就在沫儿的耳边悄悄地问道。沫儿放开王美亚。用复杂的眼神望了欧阳轩一眼。继而转向王美亚。

  当然不是。他只是我的一位好朋友罢了。欧阳轩似乎觉察到他们在讨论着自己。欧阳轩默默地低下了头。大概早就料到沫儿在心中给他的位置了。欧阳轩只是很快地把失望与痛苦掩藏在无尽的眼底下。不让沫儿他们察觉。

  而就在此时刘欢承他们也一起走了过来。欧阳轩缓缓地走到他们旁边。脸带着微笑对他们说道。你们都是沫儿的同事吧。那就过来坐吧。你们吃了晚饭没有?要不这样,大家将就着就一起吃吧。黄平杰用认真的目光打量着欧阳轩。刘欢承也毫不客气地坐在欧阳轩的身边。苏飞墨告诉欧阳轩说他们刚才早已吃过晚饭了。

  那你们过来一起坐着聊聊吧。你们之间肯定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吧。肯定有无尽的话要对对方说吧。欧阳轩还是首次遇见这些人。不过从王美亚对沫儿的举动中他就能立马看出来他们是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的朋友了。但是为什么都没怎么找沫儿聊天呢?难不成是他们在这之前不住在这里。根本就不知道沫儿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我们就过去坐坐吧。沫儿看了看王美亚和刘欢承他们。拉起王美亚的手就坐在了欧阳轩的对面。好像突如其来的喧闹就这样赶走了她内心中的徘徊的犹豫与悲伤。

  他们又再次重新在一张大大的桌子旁边坐好。老板把欧阳轩和沫儿的馄饨端了上来。也顺便问了一下他们两人要不要多增加一些食物。在得到王美亚他们四人的共同不用之后。老板冷眼丢下一句:那你们就慢慢吃。慢慢聊吧。于是就离开了。

  他叫欧阳轩。是南岳大学大四的一名学生。现在正在外面找工作。沫儿将欧阳轩介绍给王美亚他们一一认识。轩.这是王美亚。我刚去工作室工作的时候就是美亚带着我的。他是苏飞墨。她是黄平杰。还有……叫我刘欢承吧。这小伙子看上去很好嘛。非常有发展前途。加油啊!没等沫儿说完。刘欢承倒是自己先开口介绍起自己了……

  你们继续吃东西好了啊。听我们说就行了。等到你们两人吃完了,我们可以再听你们说说你们俩的故事呀。黄平杰看着四处张望的两人一点也没有要吃东西的念头。于是就一边跟他们说一边跟王美亚他们猛眨着眼睛。

  是啊,是啊。沫儿。你们俩就快吃馄饨吧。不然等一会儿就凉了,就不好吃了。王美亚也跟着不住地点头。快吃吧。沫儿。欧阳轩将筷子传递给沫儿。然后自己也顺势拿起了一双筷子。望见沫儿拿起一个混沌。欧阳轩自己也就开始吃了起来。刘欢承自个儿就拿起了放在柜台上的杂志看了起来。苏飞墨则从他的口袋中拿出来一份设计图低头研究。黄平杰就一会儿看着他们。一会儿又看着外面。还时不时地将目光停留在欧阳轩的脸上。

  沫儿。你走的时候怎么都不跟我们讲一声呢?结果还给我失踪了那么长时间。你的电话也总是怎么打都打不通。我们几个那个时候可是冥思苦想了很久呢。

  沫儿。你走了之后我们几个可是流失了超多的欢笑啊。以前每次只要一看到你的笑,我们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呢。但是啊。前几天来的那只笨的要死的菜鸟可是要把我们快逼疯了啦。沫儿,你快回来吧,好不好?要是你在的话,那就好了……

  王美亚罗里吧嗦地说了一大堆。之后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猛盯着沫儿看。沫儿的馄饨只吃了一碗的三分之一。她便放下了手里的竹筷。用纸巾轻轻地檫了擦嘴。然而却干咳了一下。你吃好了吗?吃那么少干嘛?你又不是减肥的人。苏飞墨听见有咳嗽声响起便抬起头来看看。见沫儿已经不再吃了。我已经吃好了。沫儿轻轻地笑了笑。他们几个全部都看着她。他们都非常关心自己。老板请把碗收起来吧,我已经吃完了,谢谢你。还有你的地方再借我们一下吧!刘欢承看见沫儿他们已经吃好了。就招呼着老板说。

  沫儿家的客厅中。国胜。你前几天说你希望将以前的照片整理一下。我现在不是很忙。那我们一起去收拾一下吧。沫儿的妈妈沈芸岑对正在除草的蔡国胜说。你先去找找吧。我除完草就来。蔡国胜又猛力地拔掉了几根杂草。好吧。说着就往他们两人的卧室走去了……

  夜已经很深了。偶然有一辆车从伈伈街迅速地驰过。沫儿。我们去那个地方说几句吧。在聊完王美亚他们工作中发生的种种趣事之后。王美亚将沫儿赶紧拉到了一旁路上的路灯之下。

  为什么你没跟胡程雨在一起呢?现在天已经这么晚了。你们这样子出来不会被他看见吗?王美亚困惑地望了望沫儿。又疑惑的望了望欧阳轩。欧阳轩他们几个依旧还在聊着。聊着关于欧阳轩找工作的事情。胡程雨这个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就像是冰冷的针头猛的扎进了沫儿的心中。痛楚一下子蔓延到了全身上下。沫儿的脸色又开始微微变白。但是就是因为路边的路灯投下的是黄色的光。王美亚她并没有看见。可是王美亚却注视到了沫儿眼中浮现的悲伤与绝望。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俩该不会是吵架了吧。难道你们俩分手了吗?沫儿只是一直摇着头。眼眸里依旧氤氲着悲伤绝望与痛苦。沫儿。告诉我。你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初你们俩可是好不容易才走在一起的。以前不还是很好的吗。你会辞职难道也因为他吗。难道失踪也是因为他吗?王美亚抓起沫儿冰凉的双手。紧紧地握住。给予她无尽的力量。只是沫儿的头摇的更加厉害了。嘴里一直不停地念着:他已经走了。他已经走了……

  王美亚只是认为是胡程雨背弃了沫儿。她走上前把沫儿紧紧抱住。没关系的。沫儿你是那么得优秀。这是他自己没有福气。你不要伤心了。王美亚一边说一边轻轻抚摸着沫儿的青丝。沫儿从她的怀里慢慢的离开。看了一眼王美亚。之后就转向了街道前进中的方向。

  他已经走了。这辈子,永永远远也不会再回来了。他已经去了天国。一滴滴晶莹的泪珠顺着沫儿的眼角,脸庞慢慢地滑落。静静的,没有声息的。只有春日中的夜风和晕黄的灯光偷看到泪与心的憔悴。王美亚怔在原地许久许久。他去了天国。她需要时间来好好调整下自己的心情来接受沫儿亲口告诉她的现实。沫儿缓缓地走向王美亚。脸上不自然地露出了那一个憔悴的微笑。

  王美亚。其实我们之间谁都没有背叛过谁。但是我们俩却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我真的好想他。真的好想。你知道天人永隔的痛苦吗?每天我都会躲在自己的房间中听着那首《可惜不是你》。因为每次听着听着我就仿佛觉得胡程雨就坐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对着我笑。王美亚默默地望着沫儿。在此刻她却不晓得该说些,该做些什么了。

  其实一直以来。我们之间的爱就不被所有人祝福。除了你祝福我们之外。难道我们之间的爱情是被巫婆下了诅咒的吗?我们之间注定不能天长地久吗?我们之间注定只有悲伤与痛苦吗?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你们之间的爱来得很不容易。而且是一直那么的坚定与纯洁。沫儿你一定要重新振作起来。胡程雨一定不想要看见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王美亚再一次拉起沫儿冰凉的双手。,满脸疼惜地对着她说道。

  美亚,你不知道。我恨的是我自己。我们曾经是那么的深爱着对方。但是我有的时候却不能清晰地记起他微笑的脸。我尽力不让自己去遗忘。所以我用我绣地十字绣,我想要让自己能够更加清晰地记得他,永远记得他。可是当我绣了那么几针之后。我就再也不知到该从哪里下针了。每一天我看着那只有几丝色彩的十字绣的时候。我总是会埋怨自己。为自己悲叹。你知道吗?那一声声的叹息就仿佛像是嘲笑。在嘲笑我的愚蠢与虚伪……

  沫儿。我完全明白你们之间的爱。要不然你也不会只告诉我一个人你们之间的恋情了。即使你有时侯不能十分清楚地记起他微笑的脸。但是你明白吗?他的脸与心早就已经融化在你的血液中,铭刻在你的血液中了。那并不是你的过失,真的,沫儿,别把自己绑得太紧,你真的不需要那么的埋怨自己……

  沫儿,你可以告诉我你跟欧阳轩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王美亚的直觉坚定地告诉她欧阳轩和沫儿及胡程雨之间肯定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沫儿。美亚。你们俩私聊好了吗?我们可以走了。人家店面的老板快要收摊了。欧阳轩他们站在离沫儿他们俩个十步之远的地方大声地问着她们。应该是怕打搅到他们俩个吧。远远之处便能感受到她们那边映衬着不一样的氛围。沫儿。我们赶紧走吧。王美亚拉着沫儿往欧阳轩他们那边缓缓走去。沫儿。你也应该有一个联系的方式吧。以前用你在公司填的地址去找你。但是到了那里的时候那里的人说你们一家都早就已经搬走了。王美亚一边走一边对沫儿说道。

  欧阳轩听见了王美亚说的的话。望向沫儿。他有种深深地期待……你们可以来秋夕巷520号。缓缓地犹豫了一下,沫儿告诉了王美亚他们自己的住址。欧阳轩看见沫儿愿意她的同事们来找她了。但是沫儿到现在还是依旧不要带电话。要是自己贸然的跟他们讲沫儿家中联系的方式那样岂不是不是很好。因此欧阳轩他主动跟王美亚他们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说他跟沫儿呆在一起的时间或许会比较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可以打他的手机。

  是夜,他们沿着路灯洒下的黄晕一直走,一直走。他们之间没有太多太多的话语……

  沫儿家中。这张照片竟然放在这里。沈芸岑从他们的卧室柜橱的夹缝中找到了一张年头已久的照片。这张照片已经微微泛着黄。她凝视着照片许久许久。一动也不动。只有表情中充满了浓浓的思念与深深的忧伤。在这时蔡国胜走了进来。看见正跪坐在地上发愣的沈芸岑。他好奇地凑了上去。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怎么回事?这张照片怎么还在呢?你怎么没有将它烧毁呢?蔡国胜从沈芸岑手中猛的拿过照片。自己也缓缓地看了看。他的脸上忧伤与想念并不亚于沈芸岑。也许是漏掉了的吧。沈芸岑的眼中已经蒙上了层层白雾。她努力使自己偏过头。不让蔡国胜看见。算了。事情也都已经过去了。或许留着也是好的。毕竟他早己经……蔡国胜听见沈芸岑低低的啜泣声。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叮铃~猛的,听见了门铃的响声。他们突然察觉过来是沫儿回来了。蔡国胜望了一眼已经背对着他的沈芸岑。看见沈芸岑正在用手抹着眼泪。于是便走了出去。沈芸岑赶紧把照片藏在了枕头底下。跑到梳妆台前面赶紧檫了一点白粉,掩盖了刚刚因为哭泣残留下来的痕迹。她早就已经不再年轻美貌了。轻轻地哭泣就会出卖他的年龄,让皱纹再次悄悄地爬上了他的脸庞。

  蔡国胜打开门。沫儿疾步走了进去。叔。我不进去了。欧阳轩停留在门口。沫儿停下脚步就这样望着欧阳轩。没事,欧轩昇你就进来坐会儿再走吧。对了,你们俩吃了饭没。传来沈芸岑的声音。顷刻沈芸岑也走到了门口。哦,我们再来的路上已经吃过了。阿姨。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也应该要回去了。不然再等一会儿学校就该关门了。哦,这样啊,那好吧。你路上走的小心。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蔡国胜说着看了沫儿一眼。没什么麻烦的。叔叔。阿姨。沫儿。就这样了,再见。欧阳轩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沫儿一眼。

  沫儿正在低头想着些什么事情。并没有发现欧阳轩的眼神中包含的情意。然而只有沫儿的父母看见了。但是他们也是束手无策。从欧阳轩对沫儿做的事情还有欧阳轩看沫儿的眼神中。他们夫妇俩还是能够猜的到欧阳轩是肯定喜欢沫儿的。但是沫儿却一直将欧阳轩距之于心门之外。欧阳轩刚要迈步离开。沫儿突然之间叫住了他。

  轩.我今天真的真的很开心。谢谢你。沫儿一说完就冲着跑回房间去了。留下的三个人的心中都稍稍松了一口气。即使事情只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好转。但是,沫儿渐渐地转变对于他们来讲已经是最大最好的安慰了。寝室中。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中照射进来。欧阳轩.我今天想要去胡氏集团面试看看。要不我们俩一起去吧。怎么样?正在洗脸的张翰韬对着欧阳轩说道。

  欧阳轩把正在看的书合上之后。站起身来。走到张翰韬站着的阳台上。幽幽的眼神望向无尽的苍穹。好啊。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沫儿,赶快起床吃饭了。沈芸岑轻轻地敲了敲沫儿房间的门。听见了里头轻轻的答应声后便又去了厨房。沫儿将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拿起自己的挎包。找出梳子。却发现里头多了一个精致的小木匣子。盒子的颜色是是淡粉紫色四叶草形的。她将盒子的前后左右都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发现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记。于是又看了一遍挎包中的东西后。再次确定了自己的包包中多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个小木匣子了。沫儿缓缓地打开了它。

  蜜蜂风筝上的思恋。是你浓浓的眷恋。你所描绘的每一个画面。不是思绪。却是想念。风筝似拥有翅膀的思念。携带肩并肩的温柔。你所凝聚的每一颗泪滴。不是羁绊。却是永久的希望。我不能再多做些什么。不求能够再做些什么。不念过往。不求未来。甚至不能够奢求永远。希望。此刻能够被永恒镌刻在自己的思绪。执念的回忆。却少了那么些回应。只求能够一直陪伴着你。彼时彼刻。

  伴随着音乐柔美的的节奏。那一支美妙又可人心弦的乐曲回荡在整个房间中。沫儿忘乎所以地听着。那阵阵悠扬的音乐声深深地在她的心中住了下来。她仿佛望见了另一个自己在空中重新塑造着生命。另一个她的鲜血正在缓缓流进她的血管。但是也许是血型不合的原因。突然之间那种奇妙的感觉消失无尽了。

  沫儿失望地低下头。像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事情。沫儿猛的抬起了头。关上盒子。将它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重新放回挎包中。拿着包包冲出了房间。妈。你知道南岳大学怎么走吗?沫儿看见自己的母亲正在端着早餐放往客厅的桌上。沫儿急忙跑到她的身边。沫儿的举动真真实实的吓了沈芸岑一大跳。一时之间沈芸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妈。你快告诉我啊。沫儿催促道。哦。在潼关路。沈芸岑回过神来。妈,我有事情先走一步了。说完沫儿就朝门的方向跑去。沫儿,你把早餐先吃了再走啊。沫儿。沈芸岑追了上去。着急的叫喊着。

  我不吃了。你们自己吃吧。砰。门被沫儿带着关上了,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沈芸岑无奈的回到了客厅。看见蔡国胜从卧室中走了出来。这是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蔡国胜看了看关着的门。又望了望沈芸岑。沫儿没吃早饭就跑出去了。她问我欧阳轩所在的大学在哪里。可能是要去找他吧。赶快过来吃早餐吧。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沫儿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沈芸岑说完就坐在餐桌旁边。你等下是要去公司吧。快点过来吃早餐吧。要不然等下就该迟到了。见蔡国胜又望着门发愣。对他说道。蔡国胜也缓缓地坐了下来。他们口头说是不担心。可是都是没吃早餐。做父母的心里哪有不担心自己孩子的呢。天下父母心。沫儿早就已经忽略了很久了。

  行走在潼关路上。好像一切都变得那么不熟悉。沫儿好奇的望着周围的一切。还是没有看见南岳大学的踪影。看着一对对的行人从身边走过。她好想跟他们打听下南岳大学该怎么走。可还没等她张口。行人就渐行渐远了。她恍然发现自己的生活是那么索然无味。现在的一切已经完全不是她当初设想的那样。她是那么渴望着有人能看到这样无助自己。但是现在太过依赖别人的自己该向谁求助呢?

  她痛苦的低着头。可是想到欧阳轩在自己无助的时候时刻陪伴在自己身边,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坚强一些呢?欧阳轩也要忙自己的事情啊,是不是不应该为了和自己的约定就每天来陪自己放风筝,而自己是不是不应该仅仅因为欧阳轩说过要照顾自己,就让欧阳轩多了自己这么一个沉重的负担,而让他错失自己本该有的天空。欧阳轩也要有自己的生活的啊。沫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滴。抬起头看见了转交出的报刊亭。她整理了下心情,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你好……报刊亭的女人抬头看了眼沫儿。见她有些迟疑的不说话,便问道。有什么事?大姐。我想问下南岳大学是这边吗?沫儿本不敢问话的。却在刹那间想到了欧阳轩的微笑,感觉到了他所给予自己的力量。所以才敢开口。欧阳轩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守护着自己,现在的自己也该坚强起来了。

  就在潼关路201号。说完又开始整理起了摆放乱七八糟的杂志。谢谢你。沫儿朝着目的地行进……

  云之花草集。花店的玻璃窗里摆放着种类繁多的花草。薰衣草。百合。玫瑰。郁金香。康乃馨……含苞待放娇艳欲滴的闪耀着,而屋子两侧摆放着许多不同种类的花盆,草木,还有形形色色的花种子。每一种花盆上都标着名称。标注着花草属于自己的名称和关于他们各式各样的寓意,和代表的感情。屋子的中央摆放着一个方桌子,上面闲散的摆放着一些沈芸岑修饰过的插花。此刻沈芸岑正在修剪着刚刚送来的花束。

  老板娘。请问有没有满天星。不远处一个优雅的女儿问道。有啊。请问,你需要几枝。要打包好吗?沈芸岑放下手边的工作。一边说一边向妇人走来。仅仅看她的穿着与气质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妇人。妇人站在花架上打量着花朵。10只。不需要打包好。知道了。沈芸岑挑了10只看起来很好的满天星递给妇人。四目相接的一刹那他们异口同声的道……

  是你……他们坐在花店靠里面的桌子旁,桌上还摆放着已经放凉的咖啡。很久他们都没有再说话,似乎在心里一直有个不敢触碰的伤疤,终于妇人打破了僵局,对于胡程雨和沫儿的事,我表示很惋惜。只是我没想到我们这样阻止,他们依然还是非要在一起,可是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妇人说到伤心处眼泪簌簌而下,泪水浸湿了原本雍容华贵的妆容。

  沈芸岑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桌子上的咖啡杯。眼神黯淡。关于胡程雨的死讯我们封锁了消息,并没有告诉别人,只是安静的把他安葬在了梅园,没有通知你们。真的很对不起。说话间沈芸岑也跟着哭了起来。她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伤心的看着妇人。

  胡夫人。这事不能怨你。只能怪我们没有能力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幸福,生活的更快乐。沈芸岑悲痛的说着。不能这样说!要是我当初没有让胡程雨转学到沫儿的高中,他们就不会相识,不会相恋,更不会是现在这般结局了……

  怪只能怪命运捉弄,造化弄人,他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可是现在这结果,胡程雨不在了,沫儿还要来面对这样的结果,真的不应该让他们在一起的,为什么我们都要承受这种痛苦呢?沫儿,现在怎么样了?她那么爱胡程雨……胡夫人关切的询问着。这些事情就不牢胡夫人费心了,沫儿现在很好,她正在一点点的从阴影中走出来,而且,我希望我们两家人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更不要提起这些往事……要是胡夫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送了。而且,胡夫人一定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忙,想必不会这么清闲跟我们这种人讨论这些无聊的事情吧。沈芸岑说完开始忙碌花店的事情。

  是啊,我先走了。胡夫人尴尬的笑了笑。转身走出门外。沈芸岑望着渐渐走远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南岳大学了。沫儿欣喜的望着南岳大学门口,终于到啦……

  胡氏集团,人事部的休息室坐了许多等待着面试的求职的人。欧阳轩和张翰韬自己也在其中。投递了简历许久后。他们被告知在这里等待接下来的面试。当然只有被选中简历的人才能进行接下来的面试……

  走在南岳大学的街道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从自己身边走过。沫儿脑海里浮现着自己上大学时候的光景。她和胡程雨是一起考上的A城的科技大学。只是她不知道当时成绩一直优秀的胡程雨为了报考和自己同样的大学,和自己的父母冷战了好久,甚至大吵一架。这个一直是乖孩子的胡程雨,为了高考报志愿的事情,竟然把自己的父亲气到晕倒在家中……

  沫儿,我们要出发喽。胡程雨对单车后座上的沫儿说道。嗯嗯。沫儿兴奋的回答。胡程雨骑着刚刚买来的单车,载着后座上的沫儿,向他们心中的幸福行进着。

  啊……好开心……哈哈……感觉像飞起来似的……沫儿在后座上开心的笑着。手紧紧的抱在胡程雨的腰间。似眼前的风景疾驰的掠过。似这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沫儿走在校园的林荫下。被阳光刺痛的双眼恍惚看见花坛边相拥的情侣。沫儿忍不住多看两眼,心想着胡程雨此刻在忙碌些什么……沫儿。沫儿。胡程雨站在自习室的门口冲里面的沫儿轻轻喊道。额。自习室里这么多学习的人。

  沫儿又好气又好像的瞪了胡程雨一眼。胡程雨似乎领悟到了沫儿的白眼,乖乖的压低声音,甚至只是动这口型,不发出声音。那样子很是滑稽,像是被定格的搞笑剧。沫儿望着胡程雨傻笑着。放下还在绞尽脑汁思考的数学题。慢慢吞吞的走了出去。沫儿刚刚走到自习室门口。胡程雨忽的拉着她向教学楼外跑去。

  程雨,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终于跑到校园的一块空地旁他们停了下来。杨柳树笔直的耸立在道路两旁。散发着一种特有的清新味道。石子路通向凉亭旁的石凳处。被树荫笼罩着。明晃晃的阳光照耀着整个校园。偶尔有些许阳光透过树叶间慵懒的变成星星点点的光辉。在这里坐一下吧。胡程雨指了指凉亭里的石凳。沫儿走过来坐下。树荫随着阳光骄傲的闪耀着,衬着树下的沫儿显得特别好看。

  我们来这里干嘛?我还要纠结那道难死人不偿命的高数题呢。沫儿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胡程雨。只见他拿出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紫色心形盒子。送我的?沫儿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欣喜的问。傻傻的盯着盒子。想着里面会装着什么宝贝。

  是啊。胡程雨把盒子塞到沫儿手里。沫儿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等一会再看啊。我们先到湖边那里。然后你再看吧。胡程雨急忙阻止好奇宝宝沫儿的行动。拉起意犹未尽的沫儿,走过石子路来到一个不是很大却湖水清澈的人工湖。仿佛在这阳光的照耀下,就连湖底的石子都可以看得清楚。现在,可以看了吧。沫儿平复了有些紧张的心情。一只手托着盒子。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胡程雨一脸幸福的望着如此紧张兮兮的沫儿。打开盒子。一些细小的白色花瓣随着风飘扬起来,把此刻的良辰美景衬托的更加美好……

  啊……好漂亮……沫儿望着那些随风飘落的花瓣。明亮的眼眸闪过丝丝感动。在飘落的花瓣中,盒子里一枚戒指显露出来。银白色的戒指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耀眼。戒指旁压着一张小纸条。沫儿欣喜的看着一脸柔情的胡程雨。幸福的微笑着。却忽然转过头不敢直视胡程雨,害羞的看着那一汪湖水。沫儿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取出纸条。慢慢的打开。好像怕一不小心那纸条就会消失般。

  沫儿:你如那纯白的雪花。透明单纯。而我总是想拥你入我炙热的手心。怕只怕我那热情会伤害了你。但是我却没办法将视线从你那里移开。我的伤心或是快乐都只因为你。才明白,你早已住进了我的心里。沫儿,我爱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沫儿眼中满是泪水。扑入胡程雨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程雨。我愿意。有些木讷的胡程雨反应过来后。用力的抱着怀里的沫儿,好像怕只要一放手她便会消失一样。在湖水,阳光映衬着两个人第一次拥吻……

  秦馨予慌慌张张的狂奔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她伸手进口袋掏了半天,怎么也拿不出来。随即,眼睛盯着口袋要拿出手机。

  啊!对不起啊。真不好意思。沫儿莫名其妙的被撞倒。疼痛拉扯着她从回忆中清醒。刚刚的喜悦瞬间变为木讷。

  秦馨予急忙跑去扶起被撞倒的沫儿。有没有受伤?我带你与校医室看下吧?秦馨予看着毫无反应的沫儿关切的问。你认识欧阳轩吗?我想找他。沫儿试探性的问。秦馨予好奇的打量着依旧面无表情的沫儿。看起来有些虚弱却显得那样凄美。心想她不会就是那个欧阳轩口中的沫儿吧?而此时,秦馨予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哎呀。因为撞倒人都忘记正经事了。

  不好意思。我接下电话。秦馨予接起了从刚才就一直在响的电话。秦馨予吗?我是王教授。你不用着急赶过来了。刚才李教授有个学生过来帮忙,我就叫那个学生去把这个资料送过去就行了。嗯。我知道了。有事再通知我。王教授……

  胡氏集团。张翰韬垂头丧气的从面试室里走出来。张翰韬。怎么了?欧阳轩见张翰韬一脸失落关切的问。没事。我想我肯定面试失败了……张翰韬尴尬的笑笑。下一位。面试工作人员喊道。我先进去了啊。欧阳轩看了看张翰韬。欧阳轩.加油啊。收起悲伤的心情,张翰韬握紧了拳头。似回复了斗志。

  欧阳轩坐在面试官们的对面。仔细观察着这四个面试官。靠在左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黑色的披肩长发。长着一双似能洞察心灵的丹凤眼。跟坐在他旁边四十多岁的男子讨论着什么。而他们旁边坐着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此刻正仔细翻阅着欧阳轩的简历。而最后一个男子什么都没做,只是不时的打量着欧阳轩。

  你是南岳大学食品营养学专业的吧。刚在看欧阳轩简历的男子放下欧阳轩的简历,问道。欧阳轩回答是的。便直视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问题……

  秦馨予放下手机。转头看见沫儿正往前走着。她焦急的追了上去。喂。你是叫沫儿吗?秦馨予跑到沫儿身边气喘吁吁的问道。沫儿疑惑的看着秦馨予。眼里满是寂寞的忧伤。

  你好。我是欧阳轩的同学,也是欧阳轩的朋友。他跟我提起过你,你就是那个和他一起放风筝的女生吧。秦馨予急忙解释说。那你带我去找他。好吗?沫儿像是忽然抓住了救命稻草。紧张的抓着秦馨予的衣角,探视的问。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在寻找着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一般。秦馨予同情的望着沫儿。肯定的点着头。拉起沫儿的手朝着欧阳轩的寝室走去。走了几步。秦馨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咱们还是先给欧阳轩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里。省的咱们去那里他不在。她转过头对沫儿说。恩。

  嘟~嘟~嘟~喂……是欧阳轩吗?秦馨予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像是欧阳轩的,紧张的问道。不是。我是张翰韬。欧阳轩正在胡氏集团面试呢。他没带手机进去,你是秦馨予吧?恩。是张翰韬啊。那你们什么时候面试结束啊?欧阳轩刚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呢。你找欧阳轩有急事吗?没什么急事。就是欧阳轩的一个朋友来学校找他,那我先帮他招呼客人吧。让他忙完给我回个电话。你们忙。不用着急。好的。

  沫儿。欧阳轩现在在企业面试呢。不在学校。现在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了。咱们先去外面吃午饭吧。咱们吃完了他们也该面试完回来了。好的。沫儿将目光从公寓的移回,呆呆的看着秦馨予……

  沫儿家。沈芸岑从花店回来做饭,一进屋就看见蔡国胜呆坐在沙发上,灰头土脸的样子。今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她好奇的问。原本漫不经心的她忽然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蔡国胜,显得那样神色凝重。怎么了?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大事?她坐在沙发试探性关切的问。这几年来公司的生意一直都不好,实在养不了那么多员工。哎。今天裁员了。蔡国胜目光涣散的盯着天花板,沈芸岑心里明白。蔡国胜失业了。虽然心里不是滋味,可是嘴上却安慰说。哎。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就是失业嘛。工作还不多得事。再说咱们还有我的花店啊。她拉起躺在沙发上的蔡国胜温柔的安慰说。

  唉……要不是当年丢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又怎么会……事情早就过去了。沈芸岑打断了蔡国胜。叹了叹气。今天在花店我遇到胡夫人了,沈芸岑对蔡国庆说道。她还问了沫儿的近况。她还问什么了吗?没有了,我告诉她以后不要再提起孩子们的事情了。我看这件事咱们还是不要和沫儿提起,免得又刺痛着孩子的心伤……现在啊。我只希望能够有个好男生代替胡程雨好好照顾咱们沫儿。嗯?沫儿回来了吗?说着沈芸岑起身往沫儿的房间走去。没呢。自从胡程雨走了以后,沫儿一直不肯用手机。现在出去还没有回来。没带手机咱们怎么联系她啊?对了。打电话给欧阳轩吧。他们应该在一起。说着蔡国胜拿出电话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