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和平年代的战争闯入水晶的丑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和平年代的战争闯入水晶的丑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和平年代的战争闯入水晶的丑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和平年代的战争闯入水晶的丑陋》是斋蓝小姐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商洛在扬名住宅区的一座灰白色大楼前,停了下来,从医院到家不过半个小时。他进了房门,看见成乐正靠在窗前,眺望窗外的景致。用人在成乐房里收拾房间,整理被褥。

  

和平年代的战争闯入水晶的丑陋试读:

 

  商洛在扬名住宅区的一座灰白色大楼前,停了下来,从医院到家不过半个小时。

  他进了房门,看见成乐正靠在窗前,眺望窗外的景致。用人在成乐房里收拾房间,整理被褥。

  成乐竭力捕捉一些外面美好的景色,来掩饰内心的额外阴影,窗外涌着杨、柳、杉、樱树、枇杷树的绿,那绿色的世界美的深不可测。她身后桌上那个绿色包裹里的东西,又把她从外面收入眼底的美给抵消了。邮包里的东西,就像外面的美丽的世界那样不可叵测,只是多了邪恶的成分。

  商洛见桌上有一个刚拆开的邮包,便顺手拿起来,要打开看个究竟。边打开边说:乐儿,这是谁给我们寄的包裹

  我也不知道。成乐低沉地回答。

  商洛拿出一个这般怪的瓷娃娃:瓷娃娃全身都是红色的,像是红色涂料涂上去的,也像是真动物的血液。明显感觉到上面飘着一股血腥味。没有手和脚,手和脚明显是被人掰掉的。一只眼睛也被成了一个黑洞。总之,整个娃娃看上去令人讨厌,甚至有些害怕。

  商洛想看看寄邮包的地址,上面根本就没有。便自语道:见鬼!谁这么无聊!寄这么个吓人的玩意儿来!真是无聊到极点了!他愤怒地放下邮包,正准备去安慰受到惊吓的成乐。他止步了几秒钟,又回头拿起邮包看,他觉得邮包寄错了地方。而邮包上面收信人的名字的确是成乐,地址是**扬名住宅区**号楼。他确定了邮包是要寄到他家后,使劲地把邮包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骂咧着走到成乐的身后,把沉思着的妻子成乐拉到胸前说:没事了,这完全是谁搞的一个带有恐惧色彩的恶作剧。

  无论怎样,我都很害怕,这种恶作剧实在是有点过分。距离商洛那双红肿眼睛不远的那张嘴唇一张一合地说。

  不去想它的话。心情就会变得好起来!商洛安慰成乐说。

  性情敏感的商洛心里是不承认,这完全是一个恶作剧的。但是他从他口里泄露出来的想法,却是乐观的看法。目的只想达到安抚怀孕的妻子成乐。商洛拉着成乐的手说:我希望你尽快忘了这些,我马上去把那个可恶的瓷娃娃处理掉。你先去休息,我叫林妈给你弄一杯御寒东西给你喝。

  商洛挽着成乐的手,走到客厅的一张沙发上坐好。商洛便去把那个影响他妻子情绪的怪瓷娃娃,扔到一堆废墟上。

  在这期间,成乐肚子里的孩子在寂寞中发育着,让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滚圆。虽然在成乐怀孕的日子里,有很多的不快,但对生育孩子没有太大的刺激。孩子顺利得到生产,她生了一对龙凤胎。

  这让商洛一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

  自从商逸豫被冷酷男人追赶到医院停尸房里,与尸体睡了一晚后,也许是受惊吓的刺激过了度。她的神经开始变得错乱起来,但这只是偶尔的事情。佟翳把商逸豫的这个变化看在眼里。

  一次,在佟翳的钢琴课上,商逸豫竟然用写纸条的方式问佟翳,钢琴是干什么的。佟翳以为她在开玩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课后,佟翳问商逸豫为什么要问这么一个不必问的问题。商逸豫却一再否认她那样问过。佟翳为了考验商逸豫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他拿出一张画有连理枝的画卷,给商逸豫看,商逸豫立即告诉她那是连理枝。商逸豫在他印象中这两次不同的表现,使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却又没有道理的难受。

  最近,豆腐块心灵的项琅老师,每次只要一看到她爱慕已久的佟翳跟商逸豫在一起,总要在脸上抹几滴眼泪,表现出非常的伤感。这种伤感简直要传染她周围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同事都会皱着眉头来安慰她,神情里也带着那缕所谓的伤感。

  这天,商逸豫正跟佟翳路过一个办公室的窗外,项琅像其他老师一样,在里面做着教学上繁忙的工作。沉重的脑袋,脸上绽放出一丝丝苦笑,这都是工作给她带来的压力。时而也会抬起头来,向窗外远望轻松一下脑神经。

  像以往一样她向窗外望了望,这天一望却有点不同凡响。心中的气量像刚被被戳了一个很大洞的大气球,瞬间憋了下来。缩小的就连一只顶小的手都能捏住。心里的火气使她心浮气躁,急转过身去,抓起一个蓝色溜溜球,使劲地朝一张桌子摔将去。惟恐自己的气还没有发够,她猛然站起身来,冲出门外。要让佟翳和商逸豫亲眼目睹她对她们的气愤。

  刚走出门外时,还有点心怯,既然走出了第一步,第二步就不是难了。于是她飞奔上前,拽着佟翳的手不放。要佟翳去给她做一些关于思想上的解释。商逸豫见项琅对佟翳的心意是如此的深切。商逸豫只是心事重重地继续向前走着,不过步子放的很缓慢。佟翳见项琅的性格如此的火辣,便用哀求她的语气说:

  在怎么样,我得先去给逸豫道个别,再去给你那个所谓的思想解释啊!

  项琅没办法,只得先让佟翳去给商逸豫说几句,再走!

  佟翳小跑到商逸豫的身后,说了一句:你先回家,明天的钢琴课,我会给你讲更多的知识。商逸豫点头答应,并回头用微笑向项琅老师告别。项琅不自在地打发着商逸豫那礼貌的微笑。

  项老师,你需要我给你什么样的思想解释?你现在当说无妨。我倾听着了。佟翳转过头,用装出来的爽朗语气说。

  请你的尊耳听好了,以后叫我项琅!我要告诉你,我们两个的爱情才能有结果。因为你和商逸豫的恋情,就像悬崖上长的草,永远都不会和温室里的花朵成为朋友一样。项琅大声说。

  这里这么多行人,你说那么露骨的话。你就不怕有人听见了,在背后议论你几句。

  没事得了,我习惯这样张扬。项琅强调说。

  佟翳顿了顿,没有及时答话。

  我们还是找个合适的地方,劳你解释一下,先前你说的那个比喻的含义吧!佟翳说。

  不用找别的地方了,在这里说就可以了。你真是个大呆瓜,你是老师,她是学生,你们所定位的人生立场都不同。你说你们能够走到一起吗?项琅率直地说。

  这个问题我想过,但不是我停止追求商逸豫的理由。佟翳果断地说。

  项琅甩了甩身后的头发,仰了仰头,用疲软的目光瞟了瞟佟翳。用无奈的口气说:

  好了,你今天给我的思想解释,就解释到这里吧。你这么笨,一下给你说在多,你也不会明白。不如让你慢慢尝试着去明白吧!

  说完,项琅去办公室拿了她的手提包,骑上她的单车。不跟办公室里的人多说一句话。便向家的方向去了,这时候正是他们下班的时间。

  佟翳刚到宿舍楼下,掏出手机来,准备看看时间。谁知上面有一条短信,他有点迫不及待地要去打开。因为这时,正是他无聊或寂寞的时刻,能够有人找他用短信聊天,他会很高兴。之后,一个熟悉的名字越入他的眼帘,是商逸豫发来的。短信的内容:我要告诉你一个痛心的消息,我的妈妈和刚满三个月的侄女因车祸,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佟翳见了这条悲伤的信息,心猛然一惊。悲观地认为,宁静的世界时刻都会被悲切的忧郁所改变。他停下脚步,设想着此刻商逸豫悲伤的情景:一个清纯的哑女,想用哭泣来表示她对失去亲人的哀思,商逸豫却不能做到。只能用无声的眼泪浸湿她的脸来,洗刷那可能被洗掉的悲郁。

  佟翳看罢,便转过身去,向商逸豫的家奔去。

  佟翳到了商逸豫的家门前,连续按门铃。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来开门,他就干脆用手敲,敲得如山响。

  一个中年妇女给佟翳开了门,他的视线立即和商洛的视线碰撞在一起。一时,佟翳为自己是一个商家的额外人冒失地闯进去,使他有些不知所措。想退回去的念头,在脑海里闪现。此刻,商逸豫走到佟翳面前,示意他可以进到里屋去。商洛礼貌地给佟翳胸前别了一朵小白花,表明他明白,佟翳是来悼念死者的。

  屋子里虽然有很多的人,他们都带着小白花,安静地站着。穿着白色孝服的商逸豫,大部分时间都跪在她妈妈的灵位前。忧郁的神情告诉所有人,她很伤心。旁边一个抱着大概三个月的孩子的少妇,在不断抽泣着,不断有人用很低的声音劝阻她,孩子既然已经死去,叫她节哀顺便。

  佟翳马上明白了,少妇是在哭她死去的孩子。

  商洛面对失去母亲和女儿,内心的不安和愤怒,让他的性格真正变得野蛮起来。从他用拳头,砸坏一张结实的桌子,可以看的出来。

  商洛气愤是有原因的,他总认为,他母亲和孩子出车祸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人策划的结果。好几天,商洛越发觉得,他母亲和孩子的死因,与那个给他妻子寄瓷娃娃的人有关。这个想法,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他的妻子成乐。

  一直关心商逸豫的佟翳,从商洛那里了解到了她们死去时的情景。

  一个晴朗的日子里,一直以来都喜欢女孩的王女士,抱着双胞胎之一的小孙女,坐在正在转动方向盘的商洛后面,成乐抱着儿子坐在商洛的旁边。车开到一个大商场前,商洛要去买包烟抽,于是把车停下。到商店买烟去了,不料被一个像患了严重精神病的人缠住了,那人总说商洛弄坏了他的裤裆,他的裤裆确实有一个小口子。如果商洛不去给他买一条一模一样的裤子的话,他就会永远纠缠着他。

  最后,还把大商店的保安给惊动了。就这样,他们纠缠了几乎近四十分钟了。车上的王女士见商洛还不从商店里出来。便抱着小孙女,下了车,目的是去商店看个究竟。她刚下车,抱着孩子没走几步,一辆黑色的轿车,猛地冲向王女士。王女士还没来得及躲闪开,王女士和孩子结实地被车撞飞到一丈多外。就在王女士从空中着地的那一瞬间,她撕心裂肺地大叫了一声:商洛!。成乐听到惨叫声,立即把头从车窗里伸出来。见黑色轿车在那里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还要做什么。这时,商洛已经从商店里出来,车才立即向一个方向奔去。成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一时间,成乐无法弄懂自己马上要做些什么。此时,从商店里出来的商洛,发现王女士和孩子正倒在血泊里时,黑色轿车立即从他的视线里,消失在来往的车群里中。好久才回过神来的成乐钻出车来,快步走到已经断气的王女士和她的孩子的尸体边。她明显看得出商洛那双眼睛是湿润的。

  成乐,你记得撞我母亲和我们孩子的车牌号码吗?商洛用颤抖的声音问成乐。

  当我把头伸出车窗外,要看个究竟时,我看到的只是她们身子在不断流血。我的脑子填满的全是恐慌。你要我在这种危机关头,把那一串数字记住,我做不到。不过我下次要是看到那辆车的话,我会马上认出来。成乐哭泣着说。

  气愤的几乎疯掉的商洛,猛地从地上站起来,要进商店,去找到那纠缠他的神经失常的怪人。因为他认为,他母亲和孩子出事故,完全是他的过错。他耽误了他出商店的时间,不然是不会发生这样使人一时无法接受的事故。

  当他冲进商店时,却找不到先前纠缠他的那个人。询问售货员,他们都说他走后,那人也就走了。王女士和孩子发生车祸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敏感的商洛总感觉着其中有蹊跷,但他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这个事件,把商洛真正推进了每时每刻的苦思冥想中。

  失去母亲的商逸豫,一段时间内,心情极端恶劣,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坐在钢琴前,把《神秘花园》的曲子奏了一遍又一遍。她竭力用这种美妙的声音,来稀释房间里凝固已久的悲凉气氛。

  她那种对任何事情都坦率的态度,而现在却变的拘束起来。她妈妈的死去,以及先前她所目睹的丑陋,都给她带来了不可磨灭忧伤,违背了她生活的兴趣,违背了她理念的情致,甚至违背了她的意志。她几乎没有心力去欣赏世界上的美了,惟有音乐的美,才能使精神不安简直无以言表的商逸豫容纳的下。

  在她依然喜欢钢琴的同时,也开始喜欢教她钢琴的老师佟翳,喜欢他的原因,只是他的音乐才华吸引了他。商逸豫认为,只有他才能让她的音乐素养变得更有内涵。在音乐声里和在佟翳面前,商逸豫都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或需要特意去遮掩自己的内心。具有东方特征的眼睛的佟翳,也把火一样的热情,不断射进商逸豫的心里。这都是商逸豫最近才感觉到。

  又一件事情,让商逸豫变得真正难以让人接近。

  因为她认为,她的家庭组合变得畸形了。使她有一种沉重的自卑感,最重要的是压抑感。

  原来她六十一岁的爸爸,经过阿高的介绍,她爸爸商放饮娶了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大学生,才二十岁。跟商逸豫的年龄相仿。

  女孩非常漂亮,也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沁荷。她光彩照人,服饰总是那么艳丽,人也妩媚、活泼。矫柔造作也是沁荷的个性的特征。她嫁的人虽然是一个老人,但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妥。因为商放饮是一个富足的老人。足以让沁荷不做任何事情,享受着人间的荣华富贵;满足她作为女人的最大虚荣心。

  沁荷也喜欢这样的生活,每天只需要在家陪陪比她大四十一岁的丈夫就行了。从沁荷那满足的笑容来看,她完全陶醉于那种生活。也许是因为沁荷在商放饮的生命存在,他对女儿商逸豫的爱抚减缓了许多。

  在沁荷和商放饮举行婚礼时,见到了使她心灵不断产生涟漪的商洛。涟漪随着她和商放饮相处时间的增长而增多。

  商逸豫打心底鄙视沁荷,她从来都不去接近跟自己年龄一样大的新妈妈,甚至不愿跟她说一句话。确实,她们几乎没有交流过什么。也许是因为的她们之间年龄,或特殊关系妨碍了她们的交流。

  自从商逸豫的新妈妈进了她家门后,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那折磨人的孤独。仿佛是上天故意把她生活中的一切妙趣泯灭似的。也像是给她的灵魂注射了毒素,让她在无药可救的情况下,奋力地挣扎着,直到筋疲力尽。

  佟翳从商逸豫那忧郁的眼神,弹钢琴时的心不在焉中看出了她痛苦的心思。佟翳便全力用心去帮她摈弃妨碍她顺利生活的假象学。目的只有一个,让商逸豫永远都不要对音乐散失信心,那样,她对生活的热情就永远不会消失。他坚信,音乐是商逸豫爱与美的神庙,在那座神庙里商逸豫才感觉的到一种世界存在的奇妙情感。意识得到有人依然爱抚着她,体会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不至于让自己掉进孤独的深渊。

  一段时间里,商逸豫开始不愿意回到那个新组合的家庭。她决定大学最后一年,住在学校里。她想用这种方式,逃避家庭给她带来的任何不愉快。在和同学们过集体生活的那段日子里,赵忻雅真正成了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更确切地说是她的心灵依凭。

  商逸豫的爸爸每个月都给她很多的钱,所以她经济上非常宽裕,那样她有很多时间来学习她钟爱的音乐。不用为生活发愁。

  虽然这样,她的爸爸给她精神上的鼓励却是那样的少,少的让商逸豫几乎每天都为之苦恼一阵子。悲观地认为,自己像傀儡戏里的小丑一样,在原本很精彩的人生,现在却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她真不知道还有什么现实,比这更残酷无情的了。

  许多事情给她精神上带来的麻烦,使她不管愿不愿意,都会强迫她的心灵去依赖别人。她开始离不开赵忻雅,陪她完成生活中的所有琐事。她们每天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练习有难度的音乐谱子。在一个房间里睡觉,不至于让商逸豫感到在学校住宿的无聊。

  在音乐上,商逸豫更离不开佟翳给她的指导,给她心灵最虔诚、最高尚的东西。可是又一股潜藏的恶劣的力量,在瓦解着商逸豫在学校开始的新生活规则。最愿意跟不会说话的商逸豫在一起的赵忻雅,得了一种不可治愈的怪病。她得了艾滋病,外界传染给她的艾滋病,这完全是她不走运所导致的,与她的道德没有关系。

  这使得遇到过太多悲剧的商逸豫,预感到又将有一个死亡的悲剧,在她的周围发生。由于为朋友赵忻雅的病情着急,她得了离奇的昏睡病。

  赵忻雅的病情在不断恶化的过程中,商逸豫花了很多时间陪着她。

  一天,佟翳把埋藏在心里好久的话。在他和商逸豫看望病中的赵忻雅后,回学校的途中倾吐给了商逸豫。

  他们沿着一个湖旁漫步着,佟翳终于在某个时间点对商逸豫说:逸豫,如果有一天,你拒绝我。我原谅你,假若你在轰轰烈烈的人生中,快乐后,空虚的话时,我希望你来找一直在等着你的人——我。无所顾虑地把心敞向我,我会再次让你步入陶醉的世界,记着!我等着你!

  商逸豫把头微微地低着,羞涩愉快的神情,表现出她愿意接受佟翳的盛意。

  商逸豫对佟翳有了一种特殊的好感——对男女的那种倾慕。她那羞涩和疏懒的心理,使她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多去看佟翳一眼。

  她是一个哑女的苦恼,是她对佟翳有了那朦胧的感情后,她内心深处有的这种深切烦恼。

  商逸豫在学校住了三个月后,总觉得应该回去看爸爸和那可爱的侄子。离开他们久了,还是认为,他们是她可亲可爱的亲人,这是她内心的体验。

  回到家时,家里发生的那些古怪事情,硬是把她推向一个充满鬼怪的深潭。使她在瑟瑟发抖中呼喊自己孤独的灵魂。

  ,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