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最美的海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最美的海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最美的海洋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最美的海洋》是二人游戏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我笑笑。棉阁光看着我们的微笑,说:啊,花茶和哥已经和好了吗?

  

最美的海洋试读:

  我笑笑。

  棉阁光看着我们的微笑,说:啊,花茶和哥已经和好了吗?

  夜的目光顿时向我投来,我低下头没有说话。

  唉,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呢?棉阁光扯住我没有打点滴的一只手,再扯住另一只夜的手,将我们的手重叠在一起,在两只手相交的那一刻,我感觉我们都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棉阁光似乎没有察觉一样地说:不要再闹脾气了,好不好?哥你也别那么凶,花茶大小姐呢,就高抬贵手吧?

  哼,我才不是大小姐呢,我只能算是落难的大小姐。

  花茶,夜开口说:生气对身体不好。

  哼,你以后要少惹我。我说着,在他手心里轻轻拍一下,算是达成协议的意思,夜轻轻地笑了一下,转瞬即逝。我的心突然就开朗了,仿佛天空变晴朗,海水变清澈了。我不由地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我真是入魔了。

  对了,我怎么到医院来的?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棉阁光愣了一下,微微笑说:是哥哥找到你的。不过花茶你也太能跑了,不是没有一分钱吗?怎么跑到傲的学校去了?哥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

  夜?真的是他?那我晕迷之前感觉到的他的怀抱是真的了?我描绘不出我现在的感觉,又甜蜜又沮丧啊。我终于能有一次窝在他的怀里,但我居然晕了,是不是只有在我快要晕倒的时候我才能在他的怀抱里停留呢?

  夜将他的手收了回去,说:这是智商问题。

  什么?棉阁光听到他哥哥的话立马怒了,说:我的智商难道低了?哥哥你在花茶身上装了什么跟踪器吧~~哼哼哈哈哈,棉阁光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让我觉得他也只是个被哥哥欺负和保护的弟弟罢了。

  在笑什么?走进来的傲淡淡地问,我看着他手上的塑料袋,不由失望的说:傲,为什么不是你煮的?我要吃你煮的。

  做错事还想吃好吃的?没门!傲凉凉地说。

  傲,你最近真的很喜欢抢我的台词啊。我不满地说:你怎么又逃课了?你的竞赛呢?怎么办?

  傲打开打包盒,帮我放下病床边的小桌子,将粥递给我,说:我不回去了。反正我回去了过几天你又有事,我还懒得请假嘞。

  我没事啊。我随意地说。

  傲的脸变得好严肃,一双灯泡一样大的眼睛现在眯得只剩一条缝,他说:你没事的话把医院当你家天天来?

  我微微吓了一跳,但是如果这句话让夜来说,我可能已经被打击得又在干什么傻事了,如果说的人是棉阁光,我可能会说,开什么玩笑,光你怎么了,可是,说这话的人是我家的小正太,我的反应是

  我抱住傲的头,又兴奋又好奇地说:傲,你刚刚好有威严咦!怎么了?虽然这样可能会比较让人相信啦,但是你又长了一张正太脸,所以感觉好奇怪啊,恩怎么办,我好纠结,你到底比较适合什么呢?还是小正太长成记比较好玩啊,好吧,你以后就这样吧,我会慢慢习惯的。

  姐,窝在我怀里的傲发出闷闷的声音,他没有再说话,但他的表情明显地在说:我真是败给你了。

  怎么了?我移开他的脸问。

  算了。傲郁闷的说。

  随着他对我的妥协,棉阁光和夜终于忍不住大声地笑了起来。

  傲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我却突然想起棉阁光说过的小正太?那只是对你而已,你多留意一下傲对别人的态度就行了傲什么时候,变得只有在我面前才有他无奈和可爱的一面,别人眼中的傲,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吧,我微微笑笑,这样的感觉还不错呢,知道自己对某个人来说是特别的,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这样的感觉,会让我觉得好满足。但是我看着斜对面正在微笑的夜,我有可能成为他的独一无二,无可替代吗?我没有答案,但如果我能够成为那个人,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谁叫我这样没有条件的迷恋着他呢?

  看什么啊!看点吃吧。傲皱着眉将失神的我拉回来。

  恩。

  我不孤单,我还有傲。

  还有夜。还有微笑如太阳般耀眼的棉阁光。

  在被傲逼着在家里休息了两天之后,我又来到了我久违的学校。才进班上的门,难得不在睡觉的宋蓝熙就向我挥挥手,说:该死的你到哪里去了?消失了好几天!

  我嘿嘿一笑,说:没想到嘛,本来去看个海,结果感冒了啊,就休息了几天。

  又住院了吧?宋蓝熙倒是很了解我嘛,我笑笑,当是默认了。

  宋蓝熙无力地摇摇头说:你看看你的手机吧,不知道谁跟你打了这么多电话,手机第一天就被他打没电了。

  我心微微一动,如果说会担心我,但我又没有存号码的人,只有那几个人吧,是夜吗?其实我有个很奇怪的习惯,也可以说我太杞人忧天吧,凡是最亲密的人的号码我从来都不存,像是傲,像是夜,像是我旁边这个又要沉沉睡去的宋蓝熙,但他们的号码随时我都能背出来,每当要给他们打电话,我一个一个的背出他们的号码时,我贪恋心里浮现的幸福感,证明着我还有几个真正在乎的人,而且,如果有一天,我遗失了我的手机,也不会失去他们,再说,就算我的手机被某个有邪恶意图的人拿去了,他也不能危害到我想保护的人,诶,我知道我想太多了,而且不重要的人的电话我也不会存,所以导致我现在的电话薄里的人十个手指都数得过来。

  喂喂,醒醒~~我推醒又进入了梦乡的宋蓝熙,我说:既然这么困,干嘛还来学校啊。宋蓝熙像我一样,早就拿到了一所音乐学院的offer了啊,这家伙居然被媒体评为中国古典吉他未来的希望,看着她永远没睡醒的样子,我只是不知道那些媒体是不是瞎了眼。唉,但是我却不能否认,我们之所以会成为好朋友,还要脱吉他的福呢。

  那时候偶然遇见了凌晨两点在地下通道弹吉他的宋蓝熙,她脸上的专注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她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接近,但看着她那么自由地弹着吉他,我突然被触发了极大的灵感,所以马上拿出了速写本,将她的形象快速的记录了下来,等她弹完一首曲子的时候,我也正好完成了一副速写。

  这只是个印象而已,后来我来到这个学校,又遇见了宋蓝熙才发现其实我们很像,我是指性格,都懒懒的,又像是第三世界来的人,总之不属于这个世界吧,哈哈哈

  后来宋蓝熙告诉我,我们初遇时她谈的那首曲子叫《asturias》,是关于战争的一首曲子,是她第二天的比赛的预留曲目。

  我妈要我来的。宋蓝熙懒懒的说。

  为什么?其实提到她的妈妈我就猜到了这个答案不会太寻常,因为她的妈妈也是个奇葩呢。

  她要我趁着不忙找个喜欢的人谈谈恋爱啊。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个答案雷得微微无语。这个世界上有劝着自己的女儿去恋爱的妈妈吗?

  你还真的来了啊?我晕。

  随便啊,到哪里睡不是睡呢?宋蓝熙翻了下身子说:不然呢?

  是有点无聊呢,最近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真真正正地画画画了,我拉起宋蓝熙说:我们去旅行吧?

  随便啊,去哪里你决定就好,到时候电话通知我。

  看着她懒懒地回答我这一句又翻身睡去,我不禁无语,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上辈子没睡过觉啊,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就是别打扰她睡觉,这就是这位宋蓝熙小姐的人生哲学吧。

  哦,对了,本来闭上眼的宋蓝熙突然睁开了眼说:昨天有一个男生来找你哦,不知道是谁,但是他说你借了他的伞。

  那个天使!我激动起来问:那他呢?

  我跟他说你不在啊,他好像有点失望地走了,但是他说他今天还会来的。

  恩。我点点头。她又仿佛得到一个指令一般的睡去了。

  那把天蓝色的伞呢?我皱眉想想,拿了宋蓝熙口袋里的手机,给夜发短信。

  那天你在傲的学校找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把天蓝色的伞?西凉花茶。

  按下了发送键,我只等了十秒不到,宋蓝熙的手机响了,铃声是那首最著名但也最让人心动的吉他曲《romance》。

  我看着老师进了教室,微微地弯下腰,说:喂?

  怎么问起那个来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那是别人借给我的,你还记得吗?

  恩,记得。

  真的?在哪?

  在那把椅子上。夜的声音平淡无波。

  我无语,明明就没拿还讲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我说:那怎么办,这可是别人的东西。不过是一把伞而已。

  才不止是一把伞!我有点气呼呼地说。

  那把伞是谁给你的?夜突然问。

  我我想了想,却说不出来。

  既然名字都不知道,可见根本就不重要。夜一针见血。

  我更加生气,我说:明明就是你没拿,怎么能反而说我的东西不重要?

  恩?那边传来夜轻轻地笑声,他说:变聪明了。

  好了,花茶,那时候我双手都抱着你,自己浑身都湿透了,还哪有什么心情去管什么伞?既然不是太重要,就原谅我吧。恩?他的最后一个字用浅浅的鼻音带过,仿佛在和一个情人轻声的耳语,我还能怎么说呢?我只能拼命的掩饰自己的心跳声,说了一句干干的:算了,我是心情好。

  说完我就干脆地挂断了电话,那一刻我仿佛能听到夜在电话那头轻轻地一声笑声,我的心情突然明朗,我知道我是多么的傻,好像他的一切,都千金不换似的,我终于理解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时的心情。

  浑浑噩噩地过完了上午,叫醒了一直没有动过的宋蓝熙一起去吃午餐,她迷迷糊糊地跟着我走了,其实我一直怀疑她是不是在冬眠,她冬天睡得比夏天多得多,当然她告诉我那是因为夏天太热了,不适合睡觉。

  西凉花茶。西凉花茶。我们才走出班级,我就听到身后有人轻轻在喊我的名字。

  我应声回过了头,不出所料地看到了那个天使。

  嗨,难怪你说我们会再见。我微笑地向他摆摆手。

  是啊,花茶在学校很出名啊,我当然认识你了,不过你肯定不知道我是谁。他微微一笑,又愣了愣说:可以叫你花茶吗?那一刻他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我突然觉得如果我拒绝会是一件很罪恶的事。

  当然。你呢?我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叫神木哲。叫我阿哲就好了。我和你们同届。神木哲?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呢?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阿哲同样微笑地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神中似乎包含了一种悯天怜人的包容,阿哲,似乎是一个心很大的人呢,从他的眼睛里,我可以看见全世界。在那一刻,我决定,我要这个朋友了。

  哦,对了,你说我很有名?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那是因为我看过花茶的画,恩,画得非常好。他的眼神变得极其闪亮。

  我看了看他的手,右手非常漂亮,骨节分明,尤其是大拇指的关节处,明显的凸起,除开中指明显的茧子之外,特别的是食指出也有很明显的茧子,看来他起码画画十年以上了呢。我问:你很小就开始正式的学画画了吧?

  阿哲的眼中闪过明显的惊奇,然后马上地点头了,他说:恩,我从8岁开始学,到现在差不多正好十年吧。

  啊,真厉害呢。十年,是很漫长的时光,如果一个人坚持不懈的学习一个东西十年,那么他极有可能已经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了,其实说天分,说捷径都非常的可笑,就算真的有哪些东西,也只是一瞬而已,真正能帮你在某一领域立足的方法,更多的是经验,是不经思考的大脑的第一反应,将你正在为之奋斗的东西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密不可分,像是呼吸和吃饭一样的简单,这样才是真正的天分,像是夜,他也已经学了十几年了,况且是这十几年非常的努力,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能真正的进入油画界就马上就能引起巨大的关注的原因,真是想象不到啊,等夜到了三十几岁的时候,说不定已经能占到油画界的顶端了。

  我系统地学习绘画是初中,其实已经非常晚了,但是为什么我一进那个绘画工作室就能得到指导老师的高度赞赏,甚至一度被怀疑我是某个绘画家的徒弟,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比别人更有天分?我比别人先看到的光明,永远是因为我比别人先出门向前走了,只有这个理由,人人都看到了得到的光明,却很难了解我在黑暗中暗自摸索了多少时间。

  啊!神木哲,我突然记起了这个名字,在我考那所美大时,在成绩出来时,排名在我背后的就是他,神木哲。

  我急着确认,问:你考的是A大?

  啊,花茶记起我了呢,阿哲笑笑,说:当时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输给一个女生呢,看了看发现还是同校的,于是就偷偷地关注着花茶呢。直到现在,已经完全的心服口服了。如果说我真正遇见了什么天才的话,那就是花茶吧。

  天才?又是这个字眼呢?虽然说并不是很讨厌这个词,但总觉得如果被这样评价,就会轻易的谋杀掉我不为人知的努力啊。

  我挥散脑中的想法,问:你决定去A大了吗?

  不一定,其实我想出国看看呢。阿哲看着我,突然问:花茶为什么不想出国呢?凭花茶的才能,应该很简单就能得到offer吧。

  我笑笑,说:我才不想出国呢,在自己的国家好好的,出什么国,旅游还行,要我在一个不熟悉的国度呆几年,除非我不想要我的胃了。我为什么要出国呢?我在乎的人都在这里啊,都在我身边,我疯了才会想要去离开他们。

  啊,这种想法真有趣啊。真应该告诉那些整天想着出国的人,有什么好的?吃的东西都不是人吃的。阿哲看着我笑着说。

  嗯。我笑着点点头,不过说到吃,才发现,好饿啊,我本来是要去吃东西的吧,咦,宋蓝熙呢?我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趴会自己的座位再补一觉去了。我无力地抚抚额。

  啊,我们都忘了,快点去吃饭去吧。阿哲也及时的发现了这一点。

  我一边推着宋蓝熙,一边对阿哲说:对不起,我把你的伞弄掉了,实在是对不起,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阿哲好脾气地笑笑,眼神中一点生气和不耐烦都没有,他说:没关系的。只是一把伞而已。不过花茶你没关系吗?那天的你好像很不开心。

  呵呵,是吗?我笑笑装傻,说:我在找灵感,找灵感

  是吗?阿哲明显地不相信,但是贴心的没有追问,我真的自己也不知道我能说什么。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我的脸色,然后问:不过自从那次学院的考试后,就没有看到花茶有什么大的作品了。

  是啊,画画本来是我唯一的骄傲,我却已经很久没碰过它了,虽然并不担心熟练的技巧会一下子失去,但不在画画中的我,让我好迷茫,太久了,我没有认真的画画。

  正在想着的我们来到了一家甜品店,我点了套餐和芒果汁,阿哲点了排骨饭和蔬菜汤,而我最奇葩的朋友点了一桌的甜点,而看看她依旧傲人的身材,所以说睡觉比较耗费体力是真的吗?

  看着我干嘛?你们继续聊。宋蓝熙埋首在面前的越南莓蛋糕里,含糊不清地说。

  哦,你好,叫我阿哲就好了。

  恩。宋蓝熙点点头,根本没抬起头来。

  阿熙!我怕阿哲尴尬不由地提醒宋蓝熙,然后抬头看着阿哲笑笑:这是宋蓝熙,她比较特别一点。

  没关系,我在学画画的时候已经看到太多的怪胎了。阿哲给我一个满满的笑容。

  啊,脾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啊,宋蓝熙闻言也抬起了头,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后,继续埋首在她心爱的甜品里。

  的确。我已经太久没有好好画画了。我低低地说。

  哦,对了,我准备去参加一个户外写生的活动,你要不要一起来?阿哲问我。

  是吗?在哪?我问。

  不是很远,就在附近的一个古镇,风景很不错哦。

  很多人吗?我不是很喜欢一大帮人烘烘攘攘地去一个地方。

  阿哲看了看我,说:有二十几个人吧,怎么?人太多了吗?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太多人,总觉得不太好,还不如跟三五好友一起去呢。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