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墓鼓辰钟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墓鼓辰钟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墓鼓辰钟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墓鼓辰钟》是叶子峰所书写的灵异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南岭有一古村,名曰守门村,全镇不足百户人家,没有现代的科技一切都是原始的建筑,虽如此,但此地秉承风水格局犹如盘龙扎根,坐北朝南,尾部延伸于一片雾霭皑皑的山脉间。小镇习武之风盛行,皆身强力壮。十年前...

  

墓鼓辰钟试读:

  南岭有一古村,名曰守门村,全镇不足百户人家,没有现代的科技一切都是原始的建筑,虽如此,但此地秉承风水格局犹如盘龙扎根,坐北朝南,尾部延伸于一片雾霭皑皑的山脉间。小镇习武之风盛行,皆身强力壮。

  十年前,一只数十人的考古队驻扎于此,配备着精良的考古装备,领头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彪悍煞人目露精光,他们的出现让古村所有人都为之警惕。

  这时一个矮小贼眉鼠眼的男子从队伍中出来,唠叨道:老幺子,你看这里穷乡僻壤的什么都没有,就一群乡下人,真不知道上头为什么让我们来这里。

  老幺子将烟头熄灭吐了口烟道:不要废话了,柱子你也不是干这行了,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就最好不要多嘴。

  一行人马不停蹄地向着南岭山而去,进入那阵阵白雾翻涌,阴森诡异宛如嗜血獠牙魔口的山里,古老相传,南岭山蕴天地之煞气,终年不见阳光,活人入其内将永世不出。村民有言,然曰:南方有一岭,生不得入,遂深如渊,观察之,则有心若惊。

  可见其利害之处,村离山有一里之遥,期间残垣断壁杂草丛生毫无人烟,南岭山前隔着一条不算宽广的河流,河水呈墨绿色,但却不起一丝波澜,一座荒废的木桥连接两边。此时临近黄昏,却已是如黑暗般漆黑,考古队一行人取出专用手电筒,灯光探照远处不及百米。

  老幺子取出一把自制手枪,眉头紧皱,沉声道:大家注意了,这个地方诡异,不要离开队伍,上头说过这个任务必须要完成。

  此时四周已是万籁俱寂,只有众人的喘息声和登山靴的摩擦声在此起彼伏,老幺子凑到柱子跟前,表情严肃:柱子此行凶险,一有什么不对劲,就逃出去!

  呵呵,老幺子,你放心,这点困难算什么,想当初我也是从死人沟里爬出来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柱子嬉皮笑脸,浑然不放在心上。

  老幺子掏出随身鞋带的手电筒,看向大山:你小子别给我打迷糊药,要不是你那老子,我非把你赶出去。

  顺着手电筒的亮光,大约行走了二百米左右,一块高约三丈的石碑竖立在木桥前,充满着岁月的痕迹,上面斑斑驳驳的青苔透尽沧桑,一道道剑痕杂乱无章,一把断剑插于右上角,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从缝隙中散发出,凝于三寸而不散。众人只觉一片哀嚎之声在耳边鸣响,寒风四起,如刮骨般疼痛,令人毛骨悚然。

  柱子立即收起了刚才的轻视,警惕地望向四方。

  老幺子,不对劲啊,还没进山,就让人胆寒。

  嗯,我也察觉到了,大家把灯光全部聚在一起,照向石碑!

  野外电筒的强度聚集在一起,刺目的灯光将石碑的黑雾驱散了三分之一,但依然模糊不清,只依稀辨得三个苍劲有力大字,仿若浑然天成。

  老幺子只瞥了一眼,并不理会,只是认真的看着木桥石碑后面的一条古道,没有石阶,只有青草铺契而成,两边是高大的榕树。

  大家绕过石碑走,记住千万不要碰到黑雾!老幺子吩咐道。

  众人步步为营,小心谨慎,柱子跟在队伍的最后边,他的好奇心很重。忍不住往石碑凑近,不听劝告地想要拔下那把断剑,却发现右手与断剑仿佛合为一体,磐石不动。同时他也看见了上面的三个大字天正宫,摄人心魄的字体让柱子深陷其中,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柱子脑海中轰隆炸响。

  血祭,血祭,咯咯,咯咯

  缭绕不绝的声音,柱子仿佛看见了一道双眼,整个眼珠都是血红色,看待猎物般直视他,那种心底深处的恐惧被激发了出来。

  右手无声无息地被撕裂开一道口子,顺着断剑被石碑吸收,柱子开始恼恨自己不听老幺子的话,发出的求救声被卡在喉咙,石碑贪婪地吸收着血液,而那声音也愈来愈兴奋。柱子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大量的血液流失所带来的后遗症。

  他知道如果毫无意外自己可能断送当场,就在此时,一阵剧痛传来。

  啊,柱子发现自己终于可以说话了,但是当他发现手臂上传来的撕心裂肺地疼痛时,柱子明白自己的右手算是废了。

  我不是告诫过你不要碰那石碑,你为何不听?老幺子一脸的铁青。

  柱子知道自己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奇迹了,低着头道:对不起老幺子,我下次不敢了。

  哼,告诉你,想死的话出去再死,别在这浪费时间,完成不了任务,我照样毙了你!

  简单的包扎后,考古队众人又向前走去,这次每个人都心中沉重,警惕性提高,连细微的风吹草动都一惊一乍。

  木桥约有七八米,上面零零碎碎地布满一些黄符,偶尔吹起的微风将符纸吹下河水时瞬间冒泡燃烧。联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三个字,柱子寻思着天正宫的来由,如果说山上有宫殿也可以理解,但是在河边的石碑上出现就有点怪异,一般在河边的石碑不是写到这条河的来由就是名字。

  这思索间,前面老幺子一行人已经接近对岸,柱子正准备上前,却发现整座桥在剧烈摇晃,木板嘎吱,嘎吱地随时有可能坍塌。木桥栏杆不足腰部,稍有不慎就会跌落下墨绿色的河水。

  啊,老幺子救命啊!柱子紧紧地抓着栏杆。

  转过身的老幺子看见这一幕,指着身后赶忙喊道:混小子快跑!

  柱子转身发现身后赫然燃烧起绿色的火焰,正在不断地吞噬桥身,张牙舞爪地向柱子扑面而来,那股刺鼻的烟味让人昏昏欲睡,一个踉跄差点摔进河里。柱子知道再不跑自己估计要交代在这里。

  咬咬牙在摇晃的桥身站起,奋力冲向对岸,两米的距离时大桥轰然倒塌,柱子借助冲力勉强跃进一米多,毫无着力的即将掉入河中。这时一双大手拉住了柱子的衣袖朝岸上一拉,惊险地躲过了掉入河中的危险。

  柱子惊魂未定地大口喘气,还没反应过来又遭到了一顿臭骂。

  幽暗的古道上寂静无声,偶尔天空划过暗红色的轨迹也消失在了黑暗中。同时在古道上还摆着一排圆柱形的石柱,上面凹进去放置着一些煤油,估计是点火用的。榕树垂落的树叶在手电的照射下如死神的镰刀,这是一个死神的主宰场。古道上不知行了多久,终于在前方出现了一盏昏暗的火光,在左右摇摆,犹如为鬼魂指路的灯笼。

  有火!

  老幺子一扫之前的阴霾,警惕性降低,大家记住,只要到了那边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半!

  他的这句话让大伙为之一振,毕竟这种鬼地方让神经都差点崩溃,众人加快了步伐。柱子无意中看见了地上散落的血迹和骨头,上面有被啃过的痕迹。他将手电转向过去,脸顿时吓得苍白,只见一群人正在啃着一具尸体,披头散发的看不清真容。同时所有的手电都向四周射去,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周围。榕树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所有的尸体。

  腐烂的尸体,蛆虫在肉里间翻滚,但是唯一的相同点就是瞳孔永远保持着红色,嗜血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大家快跑,这是群食肉尸,能闻到人味。

  老幺子一声大喝,拔出手枪朝着四方射去,同时跑向那火光之处。这数十人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考古人员,短暂的失神后,反应过来也快速向前跑去。柱子断了一臂,艰险地躲过一个食肉尸后,左手操着不灵活的枪胡乱射击。

  尸群越来越多,枪已起不了作用,啊,救命!,队伍的后边传来一阵心悸的叫声,三位考古队员来不及冲出就被食肉尸包围,仅剩一双大腿在外苦苦挣扎,而后停止不动。流出的鲜血被脚下的青草吸收,显得愈发的青葱和妖艳。

  快走,来不及了,所有人赶紧将准备好的糯米和肉丢出去。

  老幺子到底经验老道,控制住了场面,趁着那些食肉尸短暂地被肉吸引的瞬间,大伙趁着这个空档迅速脱离,期间依然损失了两位队员。那火光仿佛是众人的救生符,飘飘荡荡在黑夜中格外地醒目,大伙已经不再管其中到底有什么危险,只要能摆脱了后边的食肉尸,就算是火海也敢跳。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