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寻缘路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寻缘路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寻缘路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寻缘路》是李氏春秋所书写的仙侠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这饭吃了小半个时辰,也是不得不说,吃的实在是太慢了。吃完饭后,段不意便是就向后堂而去,而苏浅语则是拉着段灵儿随着去了。姬不凡这是坐在凳子上,时不时打一个饱嗝出来,一副得到高人地模样全然没有了。此刻...

  

寻缘路试读:

  这饭吃了小半个时辰,也是不得不说,吃的实在是太慢了。吃完饭后,段不意便是就向后堂而去,而苏浅语则是拉着段灵儿随着去了。

  姬不凡这是坐在凳子上,时不时打一个饱嗝出来,一副得到高人地模样全然没有了。此刻,也是不得怀疑姬不凡是否是一个高人了。

  岑大仁,何渊,李长清三人则是向姬不凡行了一个礼,便是就像后面走去了。

  徐狗蛋见此,也是觉得有些奇怪。刘三权则是开始收拾桌子,徐狗蛋见了,便是立即起座,准备帮助刘三权收拾一下。

  刘三权见了,心中还是较为欣喜,这小师弟还是比较懂事儿的,比较乖巧。便道:“小师弟,你休息一下把,这让师兄收拾就好了。”

  徐狗蛋听了,则是哦了一声,手上地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

  “师叔,你先到小师弟去罢,我收拾了就来。”刘三权笑着对姬不凡道。

  而徐狗蛋心中却是一团雾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不过,三师兄刘三权都给他这般说了,应该是有其他事情才是。徐狗蛋第一天到这里来,也是不得不说还是有些无奈地。毕竟,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姬不凡则是长长地打了一个嗝。此刻,姬不凡仙人高人风范也是可以说,丝毫都看不见。这,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无赖嘛。

  刘三权也是将桌子收拾好了,端着锅碗瓢盆便出去了。

  姬不凡也是立即起身,道:“狗蛋,随我来吧,拜师典礼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但是还是地过过地。”

  拜师典礼四个字传入徐狗蛋耳中,徐狗蛋也是这才反映过来,自己叫了一会儿师傅,居然都还没有拜师,心中好似有被占了便宜一般地感觉。不过,还好就要下拜磕头了。如果这般,自己再愚笨,想必师傅都会好好地教自己罢。

  徐狗蛋看着姬不凡点了点头,看起来居然就好像是一个受了什么委屈地小孩子一般。对,他是小孩子,但是受没有受委屈,好像没有吧。

  姬不凡见了,心中不禁是为之一愣。姬不凡随后立即便就回过神来,看着徐狗蛋,道:“那就随我来吧。”

  而姬不凡说完之后,便是就缓步向前而去,走的极其散漫,没有丝毫速度可言。徐狗蛋自然是只好踏着小碎步跟着姬不凡。徐狗蛋都是走的小碎步了,而姬不凡地速度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到底有多么地慢。

  徐狗蛋看着姬不凡宽广地背,忽然觉得这个男人自己好像无法企及一般。徐狗蛋也是不知道自己心中会生出这些莫名奇妙地想法,他眉头微微一邹,便是就开始甩掉了心中地那些想法。

  不得不说,姬不凡一身白衣,果真也是有几分出尘之意。

  转了几个弯之后,姬不凡便是就带着徐狗蛋来到了白云峰地大堂之中。

  在大堂之中,段不意坐在首位,闭着眼睛,好像是在想些什么一般。在段不意旁边则是苏浅语坐着,苏浅语则是一脸温和地笑容,让人看上去就好像如遇春风一般。徐狗蛋虽然这般舒服,但是他那几个师兄就不这般想了。

  段灵儿在这个时候,则是乖巧地站在了苏浅语地身旁,没有丝毫调皮地意思。段灵儿见徐狗蛋进来了,嘴角不知为何便是裂出了许些微笑。

  而岑大仁,一人站在一边。而何渊和李长清则是站在一边。

  这几个人好像是不约而同来的一般,起初徐狗蛋也是有些疑惑,不过想想今天是自己的拜师典礼,想必师兄们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们吃过饭后便是就在这儿等待自己了。

  姬不凡领着徐狗蛋走进去之后,姬不凡便是直接就站在了段不意地身后。徐狗蛋站在自己几位师兄地中间,一时之间,徐狗蛋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然而这个时候徐狗蛋也是在想,那个道人师叔带走地柳嘉修会是怎么样,他应该很讨人喜欢才是,他那里会想自己这般地愚笨。徐狗蛋在这个时候,也是不知道自己随着柳嘉修来此,是对还是错。

  自己什么都不懂,难道真的可以去学那些神仙之法么?自己这么笨,难道学得会么?徐狗蛋连师都没有拜,心中便是就开始动摇起来了。徐狗蛋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却是有几分地无助。

  段不意双目紧闭,并没有随着徐狗蛋地到来而睁开眼睛。段不意在这个时候,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就这样,气息微妙地很地过了半柱香地时间。刘三权在这个时候,便是就嘻嘻哈哈地进来了。刘三权见里面气氛有些隆重地意思,便是立即就收住了自己地小脸,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岑大仁师兄地旁边,不再发出声响。

  段不意此刻便是睁开了自己地双眼,段不意看了看徐狗蛋,不禁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段不意缓缓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吧。”

  开始?开始干什么?徐狗蛋心中急转,也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过了三息时间左右,徐狗蛋这才想起了自己地拜师典礼。拜师典礼?应该是怎样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啊。一时间,徐狗蛋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手足无措地徐狗蛋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此刻地徐狗蛋也是看到了段不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怒气。姬狗心中也是开始骂自己实在是太过愚笨了,这时候都要招惹师傅生气,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呢。

  没有办法地徐狗蛋在这个时候,也是只好跪下,随后便是连连对着段不意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便是道:“弟子拜见师傅。”徐狗蛋说完之后,便是又开始磕头。

  段不意见了,心中也是无奈。段不意在这个时候,并没有说话,而是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地这个小徒弟。

  “好孩子,够了够了,不用再磕了。”苏浅语看着徐狗蛋着实可爱,这样磕下去也是不知道要多久时间。

  徐狗蛋闻言,也是不再磕头了。这个时候,徐狗蛋也是看到苏浅语,自己地师娘。既然给师傅磕了头,师娘自然是不能够落下地。徐狗蛋便是挪动身子,道:“狗蛋拜见师娘。”说完,徐狗蛋便是咚咚咚三个响头磕下。

  苏浅语也是没有料到,看起来有些笨笨地徐狗蛋居然知道给自己磕头,心中也是不禁是为之一喜,道:“好孩子,好孩子。”

  随后,徐狗蛋便是对着姬不凡道:“见过师叔。”

  姬不凡只是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些什么。

  此刻地徐狗蛋却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了,一时间,徐狗蛋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则是低着个被磕头磕红了地头。

  少顷,苏浅语见徐狗蛋居然是没有了言语,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何止如此。而段不意在这个时候,则是轻哼了一声,道:“徐狗蛋,还不见过你的这些师兄们?”

  徐狗蛋便是离着身子,道:“师弟见过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徐狗蛋一一见礼,而岑大仁何渊等人也是笑嘻嘻地,乐在其中。

  而其中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可就不答应了。那自然是没有见礼地段灵儿了。段灵儿则是哼了一声,道:“狗蛋,师姐呢?”

  徐狗蛋抬头,看了一眼段灵儿,便是道:“师弟见过师姐。”

  段灵儿这才满意,便就笑嘻嘻地,好像是乐开了花儿一般。

  那么,接下来该干什么呢,徐狗蛋心中却是不知道了。现在地徐狗蛋便是就低着个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这些,徐狗蛋本来就知道的不多,再加上现在地徐狗蛋有些紧张,手足无措。所以,现在地徐狗蛋可能连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恐怕都不知道了。

  过了一小会儿,姬不凡便是缓缓开口,道:“师兄,狗蛋狗蛋地叫着多难听,你给另外取个名吧。”

  段不意闻言,便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而段灵儿则是捂嘴开始笑了起来。狗蛋两个字,实在是好笑至极。

  徐狗蛋听了,心中不禁是惊了一下,师傅要给自己改名,这可怎么使得,这名字乃是父母所赐,怎么可以轻易就更改了?但是,徐狗蛋有生怕惹师傅生气,便是又不敢说出来,只好将这些烂在肚子里面。

  不过,随后徐狗蛋便是想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来,觉得自己拜入师傅门下,他老人家就是自己父亲了,父亲给自己改名,也是没错的。这样想着,徐狗蛋心中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其实,徐狗蛋在上的长游门来后,也是觉得狗蛋两个真的有些不雅,不好听。此刻,徐狗蛋还是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看着段不意。

  段不意在这个时候,看着自己地这个小徒弟,平平无奇地小徒弟。其实,让段不意御剑斗法还好,说道取名,这可有些难住段不意了。段不意脑袋中字儿本来就没有几个,这怎么能够让他来取个好名字。

  但是,段不意也是答应了姬不凡。这,段不意好像想到了什么,不由瞪了姬不凡一眼,姬不凡见了,便是嘿嘿一笑,仿若无事儿一般。段不意心中也是恼火,但是现在也是不好发作出来,只好强忍住了。

  此刻,段不意便是这般想啊想,想啊想。段不意向了许久,也是没有相处一个所以然来。而徐狗蛋则是跪在地上,也是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了。

  段灵儿见段不意不开口,自己也是不敢使脾气儿,平常她闹闹也没有什么,这等场合却是难说了。

  过了许久,段不意便是缓缓开口,道:“徐狗蛋,你以后就叫徐缘罢。”而段不意觉得御剑就是缘分了,不如就取一个缘字。

  徐缘,徐狗蛋以为师傅要给自己娶一个什么好听不俗地名字,他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却是一个缘字。但是,徐缘比起徐狗蛋来说,却是要好听的多了。

  当下地徐狗蛋,便是连连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徐缘,谢师傅赐名。”

  段不意也是满意地笑了笑,这个头疼地事情自己就这般解决了。

  姬不凡也是没有想到,自己地这位段师兄就这般地将这件事情敲下了。姬不凡也是暗暗叫了个头疼。

  段不意点了点头,觉得下面地文章和徐缘这个呆子再下去,也是枉然。苦了他不说,还要苦了众人。当下,段不意便是缓缓开口道:“徐缘,你入门乃是老六,现在入门这些东西,就让老大岑大仁教你。”

  徐缘闻言,便是连连点头,道:“是,师傅。”

  姬不凡听这话,自然是知道段不意是不想教了,心中不禁莞尔。但是姬不凡又想想,岑大仁入门之后,何渊教了两天,之后大多都是岑大仁再教。此刻地姬不凡,对于这老大岑大仁还是有些另眼相看了。

  段不意本来还想江西什么一般,但是他想了想,却是没有开口。

  随后,段不意便是就起身,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看了徐缘一眼,便是摇了摇头,道:“起来罢,今天就这样了。”

  在段不意说完之后,段不意便是直接是出去了。而段不意本来就生性慵懒,不想多做什么,当下也是不想在这儿多做纠缠,自然便是走了。

  徐缘听地段不意出去了,这才缓缓起身。徐缘起来地时候,身子晃了一下,险些跌倒。也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缘跪得有些久了,腿有些微微生疼了。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