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民国之深宅旧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民国之深宅旧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民国之深宅旧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民国之深宅旧梦》是离北所书写的古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顾颜经过这一次的意外事故受惊不少,晚上一家人用膳的时候也没有来,夫人宣家老夫人有些诧异,景树啊,小昭怎么还没有来?洪枣看了一眼宣景树,宣景树会意,轻咳一声,噢,娘,小昭她今天有些累了,所以还在睡呢...

  

民国之深宅旧梦试读:

  顾颜经过这一次的意外事故受惊不少,晚上一家人用膳的时候也没有来,夫人宣家老夫人有些诧异,景树啊,小昭怎么还没有来?

  洪枣看了一眼宣景树,宣景树会意,轻咳一声,噢,娘,小昭她今天有些累了,所以还在睡呢,我也没有吵醒她。所以,爹娘不会介意吧?

  成亲前死活不愿意,现在成亲后又是浓情蜜意,你这孩子呀!

  我也是后来才得知她就是小昭啊!宣景树说出这句话时,洪枣拿着汤匙的手抖了一下,汤匙不小心掉落在地上,陶瓷破碎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枣儿,你怎么了?宣景宏握着洪枣微微颤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洪枣受伤的手臂,洪枣吃痛的皱着眉头,宣景宏看着她,挽起洪枣的袖口,你的手臂怎么受伤了?

  洪枣的手臂因为处理得不太好,再者伤口被袖口遮住,没有透气,伤口已经轻微发炎了。洪枣微微皱眉,轻声说道:今天不小心擦伤的。抬眼,看见宣景树欲言又止的眼神。

  怎么这么不小心?宣景宏小心的挽起洪枣的手臂。

  那就让树儿给她擦点药,不然严重了就麻烦了!老爷宣家老爷说道。

  宣景树丢下碗筷向房间走去,不一会儿,就提着药箱走来,宣景树挽起袖口,从药箱里拿出一些瓶瓶罐罐,一看就是西洋物品,嫂子,你可得忍着点痛。

  洪枣点点头,看着宣景树的手,有些青筋凸起,这是她曾经十指相扣的手,洪枣禁闭双眼,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就会握住这双手。

  枣儿,很疼吗?宣景宏问道。

  洪枣摇了摇头,哀大莫过于心死,再疼也不过于心疼。

  好了,嫂子,以后袖口就挽着吧,这样还好得快,等结痂了,伤口就好了。宣景树收拾起药箱,空气中还有一股浓浓的药味,不过嫂子,你可以多吃一些大枣,可以调理气血。

  多谢二弟了!宣景宏扶着洪枣准备回房,爹娘,我和枣儿先回房了。

  宣家老爷点点头,去吧!

  回到房间,洪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景宏,你今天在染坊吗?

  没有。宣景宏顿了顿,带着景树一起看了这里几家有名的铺子看了看,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洪枣看见宣景宏有些飘忽不定的眼神,那你今天一定累了吧,悦儿去打热水了,今天好好休息吧!

  宣景宏看着洪枣,枣儿,你喝药这么久了,怎么一直不管用?

  洪枣坐在梳妆台前取下耳环的手一僵,大夫不是说了吗,这个只要慢慢调理,就可以怀上了,景宏,你想要孩子吗?

  宣景宏点点头,眼里满是颓废。洪枣从镜子里看着这样的宣景宏,突然觉得自己对他有些不公平,嫁入宣家也有一年多了,却一直没给宣家生下一子半女,即使自己不喜欢宣景宏,但是宣景宏对自己一直也是相敬如宾。

  景宏,不要着急,说不定很快就会有的。洪枣只能这样安慰宣景宏。

  宣景宏点点头,我只是在想,二弟也成亲了,若日后弟妹比咱们先一步,我这做大哥的面子上实在有些挂不住。不过枣儿,我也没有要催你的意思,你先把身体养好,自然就可以怀上孩子的。

  深夜,洪枣又失眠了,本想起身喝点水,但是被宣景宏搂着,怕自己动弹后会吵醒宣景宏,无意间看着宣景宏的脸发呆,这脸以前为什么没发现这张脸与宣景树这么相似。

  醒来,身边已经空无一人,洪枣起身,唤来了悦儿,悦儿,景宏呢?

  悦儿走了过来,替洪枣穿好衣服,大少爷一早就去染坊了,好像有什么很急的事,他身边的福子,也走得很急的样子。

  洪枣诧异,莫不是染坊出了什么事不成?洪枣端起茶杯漱口,然后轻轻吐出,等会儿你吩咐厨房做点糕点给景宏送到染坊去,这大清早的说不定是染坊出了什么事,这么急急的去染坊,肯定也是没有吃早点。

  悦儿笑盈盈的替洪枣梳妆,大少奶奶可真好!悦儿把洪枣长长的秀发挽成一个发髻,在插上一根银制的簪子,耳边是一对翠绿色的翡翠耳环,摇摇欲坠。看着镜中的自己,已经没有十五六岁时吹弹可破的肌肤了,由于长时间的梦魇和失眠,脸色比起以前差了许多。

  悦儿端来一碗黑色的药,散着苦涩的味道令洪枣有些作呕,洪枣看着悦儿手中的药,轻轻合上眼帘,这药未免太苦了些,从今儿起,就不喝了!

  悦儿听罢,脸上出现了诧异之色,大少奶奶

  在这个宅子里,是不是要有一个孩子才会增添很多快乐呢?洪枣轻声说道。

  悦儿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之色,大少奶奶您可算是想明白了!

  洪枣紧闭双眼,宣景宏一直想要子承父业,可是无奈多了一个兄弟成了他的竞争对象。洪枣在宣景宏身边也是有些日子了,知道宣景宏是个野心很大的人,他会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而现在,宣景树也已经成亲了,若是他有个一子半女,宣景宏一定会不折手段的毁掉。

  甚至,也会毁掉宣景树。

  洪枣把那碗黑黑的药倒入痰盂内,把它倒了,可别让人发现了!

  悦儿端着痰盂出门后,洪枣也出门。看见宣景树坐在开满石榴花的树下看书,有沾了露水的花瓣落在肩上并没有发觉。洪枣慢步走过去,二弟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人,就连现在也这么用功。

  宣景树看见洪枣走过来,起身,嫂子来了。花瓣从肩上滑落,说不上用功,这就是一些诗经,我只是觉得这诗经当中写得很有道理罢了。

  洪枣低着头,女人家没有念过什么书,能识几个字就算是不错了,听说弟妹贤良淑德,也很有才华。

  宣景树看着洪枣,有些答非所问,嫂子好像在哪见过?

  洪枣一惊,连忙低下头来,二弟怕是看错了,我嫁入宣府的时候二弟还不在家中,初次相见时也是在二弟成亲之日。洪枣用手挽了挽散在耳边的几根发丝。

  宣景树狐疑的点点头,或许是我认错人了吧!随后转念一想,嫂子手上的伤可好些了吗?

  洪枣点点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看着散落满地的石榴花瓣,轻轻拾起一朵火红如霞的花瓣放在手心,这花瓣掉下来可真是可惜了,长在树上多美!

  呵呵!宣景树轻声一笑,这花开花落,一切皆是都是命数罢了,嫂子何须感伤此言。再者,这花瓣散落在地,也是一种别致的美。

  洪枣想起曾经贪玩的自己总喜欢拾来一些石榴花的花瓣用来染指甲,把石榴花瓣轻轻碾碎,涂在指甲上,会出现如朝霞一般的颜色。洪枣有些沉浸在回忆之中,没有看见走过来的顾颜,当宣景树的一声小昭,还是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

  怎么不好好休息就出来了,出来也不知道再穿上一件衣服,今天天气有些凉,小心着了风寒。宣景树略带责备的语气里满是关心,眼神里也是关切之色。

  顾颜穿着粉绿色的衣裳,耳边的珍珠如皮肤一样亮白,顾颜微微一笑,哪就这么娇贵了!嫂子这是在赏花吗?

  洪枣低下头,自嘲道:只不过是看着这花瓣觉得好看罢了,怎么谈得上赏呢!

  顾颜也拾起了几朵花瓣放入手中,小时候最爱用这花瓣来染指甲了,颜色特别好看。

  洪枣小心退下,在她的眼里,只有和顾颜恩爱的宣景树,他不再是小树,只要宣景树认不出自己,便可以安心,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就遵从命运的安排吧!

  原本想回到房间的时候,在一个转角处看见管家和一个下人再说些什么。估计是管家在教导下人,原本不想去听,却听见了宣景宏的名字。便停下了脚步,躲在房梁后听着他们的交谈。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大少爷知道!管家压低后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依稀还是能听清管家说的话。

  洪枣撰紧手中的丝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先回到房间里。洪枣静静回想管家说的话,到底是什么事不能让宣景宏知道?洪枣顿时觉得这个宅子里充满了尔虞我诈,有些可怕。

  悦儿破门而入,手忙脚乱的撞翻了门口的盆景,洪枣佯装生气,多大个人了,做事还毛毛躁躁的,也不怕失了规矩。

  悦儿的脸上出现了苍白之色,密密麻麻的汗珠爬满了额头,洪枣看着悦儿这个样子,手中的丝帕掉落在地,怎么了悦儿。

  大少奶奶,不好了,出事了大少爷大少爷在染坊在染坊时走水了!悦儿有些语无伦次了。

  洪枣的心咯噔一下跌落谷底,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紧紧抓着悦儿的手不放,悦儿,景宏没出事吧?

  悦儿摇摇头,这火是昨天晚上烧起来的,今天大少爷在染坊大发雷霆,听说很多商家已经退了单子,现在大少爷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

  洪枣瘫坐在床上,窗外,天空稍稍暗了下来,乌黑的云已经积聚在了一起,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空气中有一丝闷热的气息压得洪枣有些喘不过气来。悦儿端来一杯茶水递给洪枣,大少奶奶,您喝杯茶。

  老爷夫人也知道了这件事吧?洪枣问道。

  悦儿担忧的点点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估计现在整个府上的人都知道了吧!

  洪枣开始有些担心,若是宣家老爷子知道这事,宣景宏今后管理宣家生意的大权就会落在宣景树的手中。宣景树为人单纯,怎么会是一块经商的料。洪枣二话不说放下茶杯就向老爷和夫人的房间走去,悦儿在身后加快脚步的追赶。

  果不其然,洪枣在路上就听见下人在议论府上两兄弟争家产的话语,洪灾停下匆忙的脚步,尽管下人们议论的话语很轻,但还是逃不过洪枣的耳朵。悦儿也停下了脚步,想走上前去训斥她们,洪枣拦住了悦儿,故意提高了声音,让她们说去吧,下人嘴闲,但也不能让她们的手也闲着。悦儿点点头,明白了洪枣话中的意思。

  府上的下人从来都是如此,既然管不住他们的嘴,就让他们吃点苦头也不为过。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