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十里红妆公主太倾城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十里红妆公主太倾城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十里红妆公主太倾城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十里红妆公主太倾城》是子衿所书写的穿越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 郎中捋了捋雪白的胡子,男子忙递上银子,郎中才慢慢悠悠道,“这个不能确定,这种失忆症,有些人一两年能恢复,有些人要十几年,也有的人一辈子也记不起来!就看个人的造化了!”

  

十里红妆公主太倾城试读:

  

  郎中捋了捋雪白的胡子,男子忙递上银子,郎中才慢慢悠悠道,“这个不能确定,这种失忆症,有些人一两年能恢复,有些人要十几年,也有的人一辈子也记不起来!就看个人的造化了!”

  雅一窃喜,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不过如果经常带病人到以前熟悉的地方走动,有助于恢复记忆!”郎中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秦大夫,初夏,送秦大夫!”中年男子低着头,从雅一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微微皱眉的表情。

  屋内只剩下雅一跟这名中年男子,这名男子应该就是她们口中的王叔吧。

  “天色晚了,你且好好休息,其他事明天再说吧!”男子微微抬头看向雅一,声音依旧深沉。

  雅一点头。

  门再度合上。雅一深思,这些人似乎都不简单,一言一行,都不似山村莽夫,就拿下午那名叫初夏的女子说吧,虽说她是进王府当丫鬟的,但言行得体,知进退,就算王府的丫鬟姿质高,但还未进府训练,就如此而大方得体,也算少见。而这名青衫男子亦懂察言观色,郎中一个眼神,便知他要什么,恐怕也不简单。

  也许是真的累了,雅一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来给她送粥的初夏身后还跟了两名女子,看起来十三到十五岁的样子,左边的粉衣女子清丽婉约,虽然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但五官已经长开了,再长大一些肯定是个大美人,右边的粉衣女子稍小一些,鹅蛋脸,还有些婴儿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惹人怜爱。两人虽穿着同一款衣裳,却硬是穿出两种风格,一种恬静,一种活泼。

  “这位姐姐长得好漂亮呢!”右边的粉衣女子开口,一双大眼亮晶晶的闪着,“姐姐好,我叫盛夏!”

  “盛夏妹妹过誉了!”雅一报以微笑,小姑娘嘴巴真甜,不过这些天一直躺床上,还真忘记看看自己长什么样了。

  左边的粉衣女子听闻,眸光不觉闪了闪。

  看向雅一时,却已经恢复的波澜不惊,微笑道,“我叫婉清!这些天姑娘旅途劳累,要好些调理身子才是。”

  “谢婉清姑娘关心!”雅一同样报以微笑。

  “前天还不是谁要急着赶车去王府呢,这回怎么知道关心人了?”盛夏嘲弄的看着婉清,“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婉清涨红了脸,一双明眸染上了氤氲。

  “盛夏,又胡说什么!”初夏斥责道,转而一脸歉意的对婉清道,“婉清妹妹,实在对不住,盛夏她从小被惯坏了,是有口无心的!”

  “还以为自己还是官家小姐呢,早就家道中落了!现在想爬上枝头变凤凰呗!”盛夏不屑道,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你别欺人太甚!”婉清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眼中的雾气集结成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嘴唇被咬着愈发显得娇艳,长长的睫毛投射出一片阴影,转眼间已是泪光点点,我见犹怜!

  “盛夏,又想挨罚了是不是!向婉清道歉!”初夏扯了扯盛夏的衣角,恨铁不成钢的给小女孩使了个眼色。

  “姐,你怎么每次都帮着她呀,姐你偏心!”盛夏嘟着嘴不满,暗想这女人是水做的吗,动不动就哭。就知道装委屈,她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怎么回事!”王叔进屋,依旧是一身青衫,只是威严的脸上多了一丝疲惫。

  婉清哭的愈发厉害了。

  王叔看了看一旁哭得梨花带雨的婉清,又看了看一旁不服的盛夏,心中已经了然,“你们两个还不下去!”

  婉清虽不满王叔的不管不顾,但也只能委屈的扯出碎花手绢抹着眼泪,弱柳扶风的走了。盛夏则一脸倔强,初夏怕她再惹是生非,才强拉着她出去了。

  三人走后,就听王叔开口了。

  “你叫木芷菡,家住清源县,父亲本是清源县县令木济舟,遭仇家杀害,家里已经没有其他人,至于你失忆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王叔眼神深不见底,似有探究,又似有自责。

  雅一跟着点头,她现在是木芷菡。

  初夏进门,将桌上的粥端过来,不过今天的待遇比昨天好,多了一碟青菜。

  王叔看着初夏皱了皱眉,却也没再说什么!

  休息了两天木芷菡慢慢能下地走路了,趴在窗口看人来人往,繁华的街道,架空的年代,以后的路要何去何从。不得而知。这身子以前应该是受重伤而死,会不会就是梦中那个跳崖的红衣女子?这样的逻辑似乎行的通,但她为什么要跳崖?她跳崖前的回眸,又是在留恋什么?

  忽闻窗外的街道一阵骚动,芷菡向最热闹的地方看去,对面的御香楼走出一名白衣男子,右手执扇,左手背在身后,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模样,惹得众女子围观,频频送秋波,以至于造成交通堵塞,不得不说这年头的女子挺开放。远远的,男子的样貌看不清晰,但估计是个绝色。见众人围观他没有太多的惊讶,似乎习惯了一般,只见他利落的上马车,姿势洒脱,又引得众女子一阵尖叫,却在进车的那刹那回头,看向芷菡的方向,付之一笑,那笑淡如清菊却又似乎透着魅惑,木芷菡像是被他耀眼的笑容灼伤一般,忙缩回脑袋,觉得周遭的空气也稀薄了起来,让她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憋闷与熟悉,转而想想自己又不认识这个人,他看的又不一定是自己,真是奇怪。待静下心来,再次往外看时,街道上哪还有马车的影子,心却莫名的烦躁。

  休息后的第四天,一行人又重新赶路了,这一次因为进了帝都,道路平整,加上王叔照顾雅一的身子,特地在马车上多垫了一条棉被,雅一舒服的靠在马车上打盹。

  马车停下的时候在日落时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因为目的地到了。

  初夏扶着木芷菡下车,眼前是一片金色,晚霞将王府的大门,门前的石狮子,统统镀层了光芒,安静而奢华,那种沉淀下来的威严,让人不觉肃然起敬。

  王叔上前跟守门的侍卫说了什么,侍卫派人通报,而后才有个小厮打扮的人,让他们一行人从侧门进去。

  王府里的建筑华丽大气跟故宫差不多,只是颜色更鲜丽,所以芷菡也没觉得有多惊讶,

  而初来王府的初夏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艳,更别提盛夏跟婉清了。

  王叔撇过众人后,只是盯着淡然的木芷菡看了好一会。

  芷菡感觉到王叔的视线,回头对着他淡淡一笑。

  很快小厮便领着一行人到了鸿墨阁,厅内摆设精致奢华,漆红的檀木桌椅雕工精细,刻着的百花娇艳欲滴,似乎还透着芬芳,墙上挂着的那把玉剑萤亮剔透,而其中之最莫过于,那三尺高通体流光的红珊瑚,形如树状。极其难得是,眼前这珊瑚晶莹透光,几无瑕疵!

  蓝衣男子坐在檀木椅上,大约二十岁的模样,面容隽秀。

  婉清矜持的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只是挺直了背。

  芷菡也跟着偷偷打量这眼前这个人,从着装看,此人应该不是王爷。王爷起码也是锦袍玉带吧,不过这个人身上衣料却还不错的,莫非是哪家公子?但他们一来就见这个人在,证明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的的角色。

  只听王叔喊了一声,“乔管家,人都带过来了!”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