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7-30 0人评论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是雪人妹妹所书写的穿越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靖王爷风风光光的葬礼过后,换来了萧梦离当家作主的日子。萧梦离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家里的佣人除了服侍她的小若之外全部辞退。原本家丁们就对负债累累的靖王府不抱希望,如今有机会逃离这个牢笼,他们求...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试读:

  靖王爷风风光光的葬礼过后,换来了萧梦离当家作主的日子。萧梦离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家里的佣人除了服侍她的小若之外全部辞退。原本家丁们就对负债累累的靖王府不抱希望,如今有机会逃离这个牢笼,他们求之不得。不到一个上午,靖王府里的家丁全部消散一空,只剩下作为主子的萧梦离、云飞遥、水镜月和风怜情,以及丫头小若。

  此情此景,小若不由得义愤田鹰地责骂这些家丁没有良心,不念老王爷的恩情,狼心狗肺,不记旧主恩。萧梦离倒不觉得有什么,人走茶凉,世事本如此,不忠心的员工,不留也罢。等将来有钱了,你还怕招不到人吗?

  没了家丁,怎么办呢?小若自动承包起家里的所有家务。她说:她是被老王爷捡回来养大的,从小服侍公主,与公主情同手足,有她在,她就不会让公主受一丁点苦。

  这么大的家,小若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呢?萧梦离决定封闭没有人住的西厢和东厢,而云飞遥住的云影楼和水镜月住的清竹楼则由他们自己家带来的下人负责,至于风怜情住的落梅楼则由他自己打扫,剩下的正宅和她住的遗梦楼,则由小若负责。

  此言一出,云飞遥、水镜月和风怜情都没有表示反对。倒是小若稍稍抗议了一下,说主子怎么能够做下人干的事呢!萧梦离对此不以为然。都落魄成这样了还摆什么主子的架子,从今往后,大家就是一家人!

  小若那个感动呀,热泪盈眶。她说:能有公主这句话,小若此生足矣!

  萧梦离眉头轻扬,暗笑: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小丫头呀!古代的人思想就是单纯,哪里像现代人这么复杂。

  给了一大笔遣散费后,五万两剩下的不多了。就算节衣缩食,每日仍是一笔相当庞大的开销。再加上靖王府欠下的四十三万八千两白银,啥时候才能够还得清呢!靠云飞遥、水镜月和风怜情他们小打小闹地攒钱也不是办法,唯有做生意才是正途!

  到底是生意人呀,才来到轩辕王朝不够一个星期,就开始物色地段,考虑起做生意的问题。她将京城大大小小的酒楼饭馆走了个遍,专挑那里的名菜名酒品尝。小二看见出手如豪爽的客官,欢欢喜喜地接待,不遗余力地推销,萧梦离趁机询问这京城酒楼饭馆的行情,不出一个月,萧梦离便将京城中所有酒楼饭馆摸了个底。

  萧梦离这种奢华的行事作风,惹来了云飞遥、水镜月的不满。你说我们辛辛苦苦在外面挣钱养家,你就在酒楼饭堂大花洒,吃喝玩乐,嫖赌饮催,你说我们心理能平衡吗?

  水镜月是个好脾气,他的怨气闷在心里,不敢对萧梦离说。云飞遥可没有这么仁善,到底是个当官的,脾气挺大。一次萧梦离外出吃饭回来晚了,被云飞遥逮了个正着。云飞遥在前院拦住萧梦离的去路,不悦道:“王爷今天又出去了?”

  “嗯!”萧梦离正在回味刚才在多宝斋吃的“八珍糕”,并未在意云飞遥臭臭的脸色。

  正在前厅用餐的风怜情和水镜月听到院里的吵闹声连忙赶了出来。

  “王爷可是吃完饭才回来?”

  “嗯!”累了一天了,萧梦离只想回去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不想云飞遥这个烦人的东西缠着她,净问些没有营养的问题。她撅撅嘴,一脸不快。

  见萧梦离不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一脸不耐烦,云飞遥隐忍的怒火刹那间爆发,“王爷以为现在靖王府还像以前那么风光,家财万贯,能够任由王爷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吗?王爷别忘了现在还欠着外面商家四十三万八千两白银。王爷整天不在家看不见有人追债,就可以当作没有这回事了吗?王爷可知道风怜情每天应付这些前来追债的人有多么辛苦!”

  我就说追债的人怎么最近都不见了呢。原来是风怜情帮我应付了呀!心底涌起一丝感动,看向风怜情的眼神多了几分温度,“怜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风怜情垂眸,轻轻道:“这点小事不敢打扰王爷。”

  “小事?你认为这是小事吗?风怜情,你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可以什么都不管,可以什么都不问的无忧公主吗?你这么做,不是在帮她,而是害了她!”云飞遥也是恨铁不成钢,他尤其痛恨风怜情对萧梦离的纵容。大家都是名门出身,凭什么萧梦离就可以享受生活,别人就要挨苦受累!

  风怜情不亢不卑,凛然道:“大官人,为王爷分忧本为妾身的分内之事,妾身不过是不想让这些小事打扰了王爷的雅兴,妾身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风怜情,你……”云飞遥咬牙,面对风怜情的奴性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好你个风怜情,你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奴才!”

  “既嫁王爷为夫,自当以王爷为天。反观大官人动不动就对王爷大呼小叫,未免有违《夫训》。”

  “风怜情,你……”

  看见两人有吵起来的趋势,水镜月连忙为云飞遥灭火,“好了,飞遥!消消气,怜情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凡事他总以轩辕梦为先,唯轩辕梦之命是从。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

  “镜月,你不用劝说。今天,有些话我是不吐不快!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出门养家活口,她就可以天天山珍海味大鱼大肉。这个家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而是她轩辕梦的!家败了,对不是祖宗的不是我们,而是她——轩辕梦!”云飞遥怒道。

  “够了!”风怜情也火了,“云飞遥,请注意你的言行!不要忘记自己的身分!你不要仰仗着自己的身份就可以目中无人。这里是靖王府,不是你的丞相府!既嫁入靖王府,自然以王爷为天!生是靖王府的人,死是靖王府的鬼!这一辈子,你就是王爷的夫,一辈子别想离开!”

  “哼!别以为我稀罕!我是因为什么才嫁入靖王府的,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不是靖王爷用的下三滥手段,你以为我会嫁给轩辕梦这个白痴吗!”

  “云飞遥,你太过分了!逝者已逝,不准你侮辱靖王爷!”

  “侮辱?我说的是事实,谈何侮辱!在这个王府中,我和水镜月都是迫于皇令委身下嫁,只有你——风怜情,只有你是心甘情愿!只有你是靖王府中那个地地道道的狗奴才!”云飞遥怒极,口不择言。

  水镜月眸光微黯,心底滑过一缕悲哀。

  被人踩着痛处,风怜情火大了,埋在心里以久的怨言脱口而出,“云飞遥!你我虽同为王爷的夫侍,你却没有尽过一天做丈夫的责任!私会女子,流连青楼,左拥右抱,天天美人在怀。你不守夫道,败坏王爷名声,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里指责我!”

  “哼!轩辕梦那个白痴,也就是你饥不择食才会吃掉她!”

  “云飞遥,你竟然敢侮辱王爷!”

  “侮辱?”云飞遥冷眸扫过一脸疲惫的萧梦离,满脸不屑,“我呸!她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得上侮辱二字!白痴一个,庸庸碌碌,无所作为,侮辱二字用在她身上是抬举她了!她押根儿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垃圾!废物!”

  “云飞遥,我不准你侮辱王爷!”

  “风怜情,别忘记你是什么身份。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郎,靖王爷养大的奴才!风怜情,说得好听点叫你一声大侍郎,其实你就是轩辕梦的肉脔!你算什么身分,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我动动一根小指头,都能够整死你!”

  “云飞遥,你不就仗着你父亲在朝中的势力为所欲为吗?你以为自己很英雄吗?离开了云丞相,你就什么都不是!”

  “哼!我云飞遥走到今天凭的是自己是本事,你以为我像你,离开了靖王府你就是死在街头也没有人会帮你收尸!”

  “云飞遥,你抿心自问,如果你不是云丞相的儿子,你有可能这么轻易走到今天的位置吗?想一步登天?飞黄腾达?做梦去吧!”

  “风怜情,就算你我互换身份,你以为你就能够走到我今天的位置吗?哼!天真!你无才无德,一无是处,即使给你机遇,给你靠身,你依然什么都做不了,你依旧什么都不是!因为你就是天生的垃圾!废物!你天生就是一奴才命!比狗还低贱的奴才命!”

  “云飞遥,你——”

  “风怜情,你——”

  “够了!”

  萧梦离头痛地揉揉太阳穴,额头青筋直跳。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原来三个男人也可以唱一台戏。

  “你们慢慢吵吧,我回去休息了!”不理会吵得面红耳赤的两人,萧梦离转身往自己的遗梦楼走去。

  身后传来云飞遥的呼喊:“轩辕梦,你给我回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以及风怜情温驯的叮咛:“王爷慢走!妾身恭送王爷!”

  吵死了!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