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首席特警狂妃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首席特警狂妃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首席特警狂妃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首席特警狂妃》是青桓鸟所书写的穿越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凌思瑶与言逸的打赌期限为三天,作为担保人,言城自然需要时刻待在凌思瑶身边。但凌思瑶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第一天练了一早上的字,又打了一套自己看不懂的拳。到了下午,她倒是出去了一趟,却是去看了一些江湖艺...

  

首席特警狂妃试读:

  凌思瑶与言逸的打赌期限为三天,作为担保人,言城自然需要时刻待在凌思瑶身边。但凌思瑶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第一天练了一早上的字,又打了一套自己看不懂的拳。到了下午,她倒是出去了一趟,却是去看了一些江湖艺人的表演,有吞剑的,杂耍的,说口技的。

  眼见得天都黑了,凌思瑶还没有半分要查案的迹象,饶是冷静如言城,也有些焦急,他不动声色地问:“还剩下两天,你倒不紧不慢,莫不是,其实你根本不想解除和言逸的婚约?”

  “怎么可能,我巴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听了凌思瑶的话,言城忍不住轻轻勾起嘴角。两个人经过一个小摊前,凌思瑶忽然极快地瞥了一支紫玉簪一眼,言城眼尖地看到了,在她离开后,悄悄向老板买下那支发钗。

  “六皇子还有事吗?”将军府到了,凌思瑶见言城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有些奇怪。

  言城也不说话,温柔地笑了笑,随即拿出那支紫玉簪,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礼物,做工也称不上精致,但在夕阳的映照下却有着一种古朴而自然的美,透着一种粗砺的真实和沧桑的神秘感。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支发钗?”凌思瑶眼睛亮起来,接过发钗细细地看。

  “我来为你戴上。”言城小心翼翼地将发钗簪到那一头鸦羽般乌压压的黑发中,那淡淡的清香似有若无地钻进他的鼻尖,竟让他有不自觉的恍神。

  凌思瑶本来还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但一来她心内欢喜,二来言城又是一脸坦荡,她也不再扭捏,索性大大方方地任由言城摆弄。

  “好看吗?”凌思瑶少见地露出小女儿的羞涩和期待,言城见她双颊如染了胭脂一般红,眼睛却亮如星子,一时克制不住,竟生了吻她的冲动。

  言城啊言城,想不到冷漠自侍如你,居然也会有这样小心翼翼的时候。言城在心里苦笑,有些狼狈地别过头去。

  凌思瑶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和言城道了别后就径自往回走。

  “你说的都是真的?”

  问话的是一个一袭白衣的姑娘,柳叶眉,杏仁眼,尖尖的下巴颇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然而她此时却用十指丹蔻死死地掐着手中的丝帕,面目看着颇为狰狞。

  “奴婢看得千真万确,凌思瑶借着戴钗子趁机勾引六皇子。”

  “凌思瑶,就凭你也敢和我抢六皇子,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被世人称为“京城第一才女”的苏染烟如今哪有半分才女的温柔,善解人意,她一边恨恨地想,一边叫来小丫鬟秘密布置了一条毒计。

  凌思瑶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她换了一套男装,看起来英气逼人,潇洒自如,全然不输那些偏偏浊世佳公子。

  言城下了软轿,见了她这身打扮,有片刻的惊艳。

  “今天怎么穿起男装了?”他看到凌思瑶头上插着昨日那支紫玉簪,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穿男装做事比较方便。”说完凌思瑶不知想到什么好看地皱起鼻头,有些不满地小声嘀咕着:“要不是你们封建社会爱搞什么女子三从四德,不能抛头露面的陋习,我还用换男装吗?”

  “你的意思是,禁止女子抛头露面是错的?”对于从小生活在父权,男权生活的言城来说,在尊重女子这一方面,他已经做得比别人好很多了,可是还没达到男女平等的觉悟,在听到凌思瑶这么大胆的言论,一时忍不住开口问。

  “当然,”凌思瑶认真看着他,“男子女子都是母生父养,吸收的同为天地的精华,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哪有什么尊卑之分?男子能做的事情,女子同样能做,甚至能做得更好。所谓的三从四德,女子抛头露面即为败坏风气的言论,不过是那些卫道士的请辞罢了,只可惜观念虽不正确,但却流传甚广,糟蹋了不少深闺女子呢。”

  “每次我和你在一起,你都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言城看着凌思瑶的眼睛:“虽然有点难,但从今往后我会试着去接受这种观念,也会试着去做,如此可好?”

  “你能这样当然好了不过,这是你的自由,问我做什么?”

  “难道思瑶不喜欢我这样?”言城起了坏心,故意要逗逗她,果然凌思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话也说得结结巴巴:“这是你的权利……与我喜不喜欢哪有关系……我们还是快点去做事吧。”说完自己就梗着个脖子故作若无其事朝前走去。

  两人去拜访了一位口技艺人,他说田杰死的那天,确实有人叫他去表演口技,只是当时他是被蒙着眼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带到哪里,也不知道是谁雇了自己,而且那天他表演的内容确实是一个年轻公子和一个姑娘在争吵,但男的不叫“田杰”,而是“田觉”,女的也不叫“凌思瑶”,而是“林诗瑶”。

  凌思瑶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她心里一动,问老艺人:“您还记得当时有听到什么声音吗,比如人说话的声音?”

  “有。”老艺人说着模仿起自己听到的声音,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说药已经从“悬壶”药房买来了。

  “现在我们去'悬壶'药房,查一下那个时间点都有谁买了药,且声音是个浑厚低沉的男声。”凌思瑶有些不寻常的兴奋,看着她眼里的光,言城说:“原来你昨天不是去玩,而是去找符合条件的口技艺人啊。”

  凌思瑶点点头,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我之前猜到凶手可能是请了口技艺人来假扮我的声音,所以昨天就一个一个排查。他们以为把名字换了我就没有线索了吗?他们错了,要知道口技艺人最擅长的就是模仿声音啊,他们想借由口技艺人和小丫鬟来伪造我的在场证明,却反而被我抓住马脚,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啊,小丫头怎么能这么聪明呢?”言城瞧见她那可爱的模样,一时忍不住伸出手去揉她的脑袋,可想而知,凌思瑶又闹了个大红脸。

  接下来只要问清楚药是谁买的,再顺藤摸瓜,找出那人,再比对一下那人的身高身形,便可以大致判断他是否是行凶者。

  然而当凌思瑶和言城走到一条巷子口时,却听到一个妇女凄厉的叫喊,一个贼子正抢了她的钱袋往前跑,凌思瑶前世是特警,有一种很深的使命感,也顾不得多想,便奋力追了上去,她跑得极快,言城不察,跟丢了她。

  那小贼逃到一条阴暗的死胡同里,凌思瑶立马反应过来是中计了,果然,在她转过去时,发现有七八个黑衣人团团将她围了起来,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锋利的剑。

  “你们真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吗?”凌思瑶冷笑,她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那个杀手不再迟疑,举着剑就冲上来,随后便被凌思瑶一个狠辣的前踢狠狠踢中胸口,仰面倒了下去,凌思瑶极快地夺走他那把剑,毫不迟疑地就给了他一剑。

  这些杀手都算高手,他们可以感知到要杀的这个女人并没有内力,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却能杀了一个人。

  “下一个。”凌思瑶将剑背到身后,不耐烦似的勾了勾手指。这些杀手不敢再轻视她,一窝蜂全冲上去。凌思瑶过去在学校没有专门修过剑术这一门,她当时学的是日本武士刀,所以虽然能凭着快速敏捷的闪转腾挪堪堪避过,但很快漏洞就体现出来了,一个杀手趁着她背后露出空当,一剑就砍在她的背上,凌思瑶疼得嘴唇发白,一个转身干净利落地解决掉那人。

  由于失血的原因,凌思瑶渐渐感到有些体力不支持,就在她用剑死死撑住身体时,几枝冷剑“噗”地穿过那些杀手的胸口。

  “抱歉,我来晚了。”向来以

  温和著称的六皇子如今脸上却都是冰冷,他小心翼翼地用软袍裹住凌思瑶,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凌思瑶已经晕了过去。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苍白嘴唇,言城身上难以克制地散发出戾气。

  “把现场处理干净,看看有没有活口,带一个回去审问。”

  “是。”

  训练有素的暗卫整齐地让开,言城看着怀中陷入痛苦的小女人,发誓定要让幕后黑手后悔今日的作为。

  这边言城刚救了凌思瑶,那边苏烟染就马上得到了消息,当她听到言城不仅救了凌思瑶,还将她带入自己的府邸中,心内更是又气又妒,她平日里自侍清高,寻常男子根本入不得她眼,眼见得言城文武双全,又深得圣宠,骄傲的苏烟染已经将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谁料半路杀出个凌思瑶,还赢得了言城的另眼相看,真真是叫她食寝难安。但王府内戒备森严,现在要下第二次狠手,恐怕不容易,于是苏烟染决定转换手段,用温柔的攻势让六皇子爱上自己。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