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落雪又逢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落雪又逢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落雪又逢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落雪又逢君》是青枥所书写的古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总算迎来了出群会真正的开始——皇家狩猎大赛,这次比赛不仅比多同时也要看猎物的难猎程度加上不同的分数。司马容素本也想参加,却被司马容缺给拦了下来。司马容素有些委屈的看向司马容缺:“皇兄自个儿去参加这...

  

落雪又逢君试读:

  总算迎来了出群会真正的开始——皇家狩猎大赛,这次比赛不仅比多同时也要看猎物的难猎程度加上不同的分数。

  司马容素本也想参加,却被司马容缺给拦了下来。司马容素有些委屈的看向司马容缺:“皇兄自个儿去参加这么有趣的事情,却要留下容素同这些娇弱的小姐们一起,可太不公平了。”

  司马容缺无奈的摇摇头,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丫头自己没个女子样子,倒有脸笑话别人了。你瞧瞧那边的几位小姐哪个不是在气韵上远远高于你,论文许青落沈玥宁两位姑娘都远远高于你,轮武谢阑珊小姐也是与你不相上下。再瞧瞧人家的公主和你。你过去与他们一块岂不更好?”

  “我明明那天马术赢了谢阑珊,皇兄就会偏帮别人。”司马容素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我说皇兄这么英明神武难道不应该让妹妹跟着去见识一番吗?”司马容素眨巴眨巴双眼,一脸崇拜的望向司马容缺。

  “我听闻沈玥歌是极喜欢许青落那样的女子,噢,还有那沈玥宁是沈玥歌的妹妹,皇兄本还想让妹妹你同他们套套近乎,也学着一点半点许青落的样子的,如今看来是没必要了,既然如此,妹妹便随皇兄....”

  还不待司马容缺的话说完,司马容素便赶紧笑着打断:“皇兄说的极是,容素是该有些女子的样子,容素还是在看台为皇兄加油助威便好。顺带着也瞧瞧哥哥看上的嫂嫂是怎样的?”

  “如此甚好。”司马容缺满意的笑道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一群男子纵马往林中而去。所有女眷和老臣都在看台上等待结果。远远的眺望,隐约间也能看出今日的比赛精彩万分。司马容素左侧坐着顾北璃右侧坐着许青落沈玥宁谢阑珊,几人年岁相仿,聊天间倒也算是趣味相投。

  比赛时间为两个时辰,半个时辰便有人来汇报一下现在的成绩。约过了一个时辰,胜负便一目了然,大抵是在司马容缺、陆岑寂、顾北聿、沈玥歌、顾北铮之间了。现今看台上已看不清他们的人影,搅的人心痒痒。许青落沈玥宁和司马容素对了一下眼皆默契的笑了一下。三人见皇上和几位老臣子去后院休息去了,便偷偷的牵了马溜进了林子。顾北璃和谢阑珊紧随其后。三人本以为如今林中必是人马四散,正在思酌倒是该如何寻找,却不想此时人马竟还算聚集,想是碰上什么猎物了,大家便都聚了过来。

  远远的便见一玄色人影驾马奔来,他的脸色冷漠,脸上未有半分欢喜亦或紧张,可沿路来时见着什么飞鸟即刻拉弓竟是百发百中,他袋中的箭矢越来越少,猎得的猎物确是越来越多。沈玥宁早早便认出了那驾马而来的是陆岑寂,一双都快被勾了去,脸上的表情有些许的娇羞。许青落倒没注意身旁好友的变化,只是兴趣盎然的到处观望。顾北聿的箭稳妥,仿如那素色衣衫般,明就不出彩,却偏偏是光芒毕露。谢阑珊忙策马跟了过去,若有人此时仔细看,不难瞧出她眼中的崇拜和爱慕。沈玥歌则是看似最轻松的一个,明明是骑射,他却如平日的游山玩水般闲散,不与众人抢一个,偏生的爱往那没人的地方去,白袍于林中若隐若现,猎物远与百里,轻拉弓毫不费力的射中。顾北铮的箭极为狠绝,一箭下去莫有猎物活着,力道可见之大。司马容缺的箭则最为精彩,常常是一箭双雕,偶回头恰好瞧见顾北璃在后方,眼内便立马变得情意绵绵,顾北璃本一心盯着自己的哥哥顾北聿瞧,感到有人在看她,瞧见是司马容缺,便回瞪他,虽有几分恼意却也不无赞赏。司马容素本也一直同大家一道,突然一调马的方向往白袍那边跑去。

  林中奔出一只白色的鹿,白色的鹿少见,然而此鹿机灵,不若其它猎物般好猎射,一箭未中,鹿便往林中跑去。众人不免来了兴趣,纷纷朝丛林深处而去。女子到底不如男子,骑着骑着便与他们拉开了距离,待完全看不到他们,许青落与沈玥宁才意识到不好,兜了几圈竟都出不去。两人下马找出路,谁料沈玥宁绊到石头扭伤了脚,正当两人无路可走时,远处有马蹄声临近。

  许青落抬眼望去,马上的人着一身墨色衣衫,神情冷淡,不正是那冷面的将军陆岑寂。虽是极不情愿与那冷面的人说话,可看看疼的直冒冷汗的沈玥宁,终究是站了起来,往那马前一挡,马嘶鸣一声,堪堪停在她的面前。陆岑寂冷眸一转,斜睨了她一眼,眼中略有不满,似在怪责她拦下他的马。许青落的背渗出点点冷汗,这男人太可怕,竟让她比面对皇上还要害怕,盈盈行了一礼,“将军,我的朋友受伤了,不知道将军能不能送我们回营地?”

  许久许久,这个男人都没有开口,许青落不敢抬眼看他,也就一直低着头,背脊有微微的酸胀感,才听到清冽的声音响起,“走吧。”知道他是同意了,许青落长舒了口气,转身赶紧朝沈玥宁跑去。

  陆岑寂自说了走吧之后便不再说话,轻松的将沈玥宁抱起,沈玥宁在他怀中,不好意思去环他的脖子,双手无处可放,只缩在胸前,脸上似染上两朵红云,在粉色衣衫的映衬下,越发的娇美。被抱上马后,沈玥宁本以为陆岑寂也会上马,却不想他只牵着马向前走。许青落索性也不再骑马,牵着马与陆岑寂慢慢踱回去。这一路上几乎都是许青落在说话,沈玥宁也会接几句,陆岑寂则几乎未说一句。到后来,许青落也不再讲话,沈玥歌在马上看着陆岑寂英挺的背影发呆。

  待三人回去,已是日暮时分,众人都十分担心他们,看到他们回来才安了心。顾沛丰只责骂了几句她们的任性胡为,也没再责罚。而当日的桂冠则由司马容缺夺得,顾沛丰开玩笑地说“祁国的儿郎可要加把劲了,我们祁国的冠军都给林国拿走了。”大家笑成了一团。也自那日起,司马容缺被赋予了紫灵公子的称号。一身暗紫袍子雍容华贵,行动无不透入出灵气,紫灵公子不负此名矣。

  后面几日是祁国的武斗会,沈玥歌又寻了好多借口没有参加武斗会,让祁国好多女子伤透了心。其实这么多年来,人人都道白溪公子武功了得,却没有人知道玥歌的武功到底如何,沈玥歌从不当众与人斗殴,也从未见过他持剑,可是这么多年在外一心护着穷人,万事总随性而为,自是得罪了不少的权贵之人,可他却从未负伤回来过,谁又会相信白溪公子是一介文弱书生。可相较于他人许青落却是了解的,这天下武功能和玥歌比的怕不过一二。

  谢阑珊不愧是将门之后。一套花枪耍的极好,没了当日在鎏朝殿上的妩媚,刚劲十足,到底闯入了前十。只是终究是一介女流灵活有余却终究没男子的气力,久战疲乏还是败给了顾北铮。比到最后,场上只剩了顾北聿司马容缺和陆岑寂。两两比过,陆岑寂同两人的比试皆胜,理所当然的夺了冠。那日的陆岑寂站在擂台上,手持长剑,剑尖朝地,墨黑的袍子在风中隐隐拂动,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许青落微微怔住,这样凌冽的气势她从未见过。从前她看到的男子不过是父亲、哥哥和沈玥歌。父亲和哥哥从文,浑身的儒雅之气,而沈玥歌即便是持剑也是潇洒若闲庭漫步,从不会有这般凛凛的气势。而这个男子则满身的凛冽桀骜,尤其在胜利的这一刻。许青落尤自发呆时一抹寒光从眼前扫过。陆岑寂的剑折射了阳光在许青落眼前一晃,她原以为是巧合,却见陆岑寂正看着她,一双冰眸幽暗深邃,她赶紧低头不敢再看。许青落一侧的沈玥宁也正望着陆岑寂,瞧着他看过来,脸上一红,也低下了头。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