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吞噬仙道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吞噬仙道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吞噬仙道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吞噬仙道》是基督山伯爵所书写的玄幻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 原来天道的奥妙在这里?凡人武道突破天人极限,就发现了身体之中深深隐藏的奥妙。入微之中再现入微,一个全新的体内世界创造诞生,日月星辰,芸芸众生,赐你无边法力。 用凡人的眼光,我只看到了武道十层。 用仙人的大道,我只看到了乾坤十境。 用真正的无上天道,我看到了无穷宇宙,亿万星空。 我创造肉身世界,芸芸众生! 我开天辟地,只为手掌乾坤!

  

吞噬仙道试读:

 

  大宏王朝建朝十八年。

  新朝夺取天下的数十年历史,整个天下似乎是万象更新,动静往往是气势恢宏,气吞万里如虎。其中的曲折惊险,举国之战,足以让史笔大书特书,任何辉煌的笔墨,都不足以描绘其万一。

  大宏帝国当代雄主,复姓拓拔,单名一个宏字。足可称之为雄霸天下的千古帝王,原因只是因为他建立的大宏帝国,疆域之广历代无人能比。

  大宏王朝之前,中原之主归属大陈帝国。大陈帝国历经十三代,三百五十年江山,文教武德举世称颂,天下人都视之为正统。而这样一个铁桶江山,竟然被一个曾经的域外蛮夷小国所吞并,这点值得后世史学家穷究揣摩。

  这必然有其原因,或者崇文废武,或是久于安乐,醉心声色犬马,忘了危机四伏。或者,是任何人都无法明白的真正缘由。

  天南城,位于大宏帝国中南部,是旧朝大陈国都。这里的皇城宫室依然保留完整,并没有在战火之中被付之一炬。诺大的旧朝宫室延绵数百里,亭台楼阁,精巧奢华,丝毫不亚于现在的国都玄京城。而坐镇天南的,是当朝赫赫有名的镇南王,拓拔元朗。

  拓拔元朗战功赫赫,曾经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后被加封镇南王,坐镇天南。拓拔宏曾经说他“令南人闻风丧胆,有元帅坐镇在这天南城,那些旧朝余孽自然不足为俱。普天之下才能得享太平。”

  显然拓拔元朗对宏帝之忠心,世所共知,无人能比。这才能得以让他担当这样的重任。要知道,南方相对于整个帝国而言,几乎集中天下八成人口,财富,等同将整个帝国的安危托付与他。

  在这巍巍天南城的周边,有着无数个边镇,几十万精锐大军驻扎。

  天南城等同于第二国都。

  而就在这天南城的城墙边上,这时聚集了数百人围观。

  原因是打死了人。

  打死人的,是城中薛家五个家丁,天南城都称之为薛家五虎。而那个被打死的,是城外陈家镇上的一个木匠。

  陈木匠在出城的时候,和薛家五虎发生冲撞,这五人二话不说,上来一顿拳打脚踢,把陈木匠活活打死了。

  陈木匠的妻子也在其中,上去哭诉,同样被活活打死。

  而守城兵丁来的时候,这两人已经没有了气息。而这群兵丁,一看到是薛家的人,立即连细查也不敢,让人把陈木匠二人的尸体抬回去了事。

  这就是蚁民,蝼蚁一般的民众。

  而薛家,则是皇亲国戚。当朝宏帝最宠爱的薛妃就是出自薛家。在天南城,薛家就是横着走,也不会有人敢怎么样。薛家的那些家丁,在薛府如狗一般的顺从,一出外面,则如狼似虎,欺压良善,早被百姓恨之入骨。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

  白天被打死的陈木匠,尸体被抬回去,扔在家门口。只有一个少年在默默的用草席把两人的尸身卷了。放到一部破旧的独轮手推车上。

  周围的乡里乡亲,稀稀的围了一圈,悄声的议论着。

  “可怜呐,陈家的娃子。那薛家狗腿太凶狠了,好好的活人就这么给打死了。”

  “薛家财大势大,爱打死谁就打死谁,太无法无天了。陈木匠平日里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就因为不小心档了他们的路,就给他们活活打死了。”

  “这陈家娃子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哟。”

  “唉,还是躲起来,逃吧,还敢来收尸,要是薛家那些恶丁跑回来看到,连他的小命也保不住了。”

  这个少年冷冷的听着,那些话就像刺耳的音符,一句句的扎在他的心里。

  他们是蚁民,蝼蚁一般的贱民,死了也很难有什么青天做主。

  少年名叫陈盘。略显瘦弱的身子,年仅15岁,穿着一件灰布衣,长得眉目清秀。他是陈木匠唯一的儿子。突如其来的破家之难,让他难以承受。

  陈木匠手艺做得不错,家里倒也不愁吃穿,陈盘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会一去不回。

  死了人,在这改朝换代的大时代,根本不是新鲜事。可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边,那种悲痛,却能超出了人的底线。

  陈盘心里挣扎的愤怒和复仇的火焰,悄悄的咬碎了一颗牙。

  眼里闪动着复仇的火。跳动着杀人的心。

  “我要报仇。一定要报仇。爹,娘,我不会让你们就这么死了,我要报仇!”陈盘悲痛到了极点,心却慢慢沉了下去。

  旁边的人好声安慰。

  “陈家的小盘儿,还是赶紧收拾收拾,逃吧。薛家是皇亲国戚,薛妃娘娘的娘家,皇上非常宠幸这个薛妃娘娘,虽然这里远离玄京城,她娘家在我们天南城也权大势大,一手遮天,那是没了人性,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你现在不逃,他们要是知道你是陈木匠的儿子,肯定会把你抓回去,斩草除根的。”

  逃?被人打死双亲,竟然还要逃?陈盘心里更是怒极。

  旁边又有人道:“是呀。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快逃吧,将来长大了,封候拜相,当那风威八面的将军,回来把这群猪狗不如的畜生除掉,也是为民除害。”

  “十年?不晚?”

  陈盘的心里突然一凉。十年。报仇我要等十年吗?我真的等得了吗?爹娘九泉之下等得了吗?

  “不,十年的仇恨压在心里,我不得解脱,生不如死,我还不如去拼了,拼个你死我活。十年才能报仇?不!我要立即报仇。”

  陈盘站立起来,神情极为平静,似乎突然找到了宣泄口。他没有理会周围的人。推着独轮车,载着二老的尸体,远远离去。缓缓的推进一条山间小道,找个坟地掩埋了。

  天空一声炸雷,轰隆隆的连响成一片。不过一会儿,豆大的暴雨落了下来。

  哗哗的声音冲刷着整片天地,不时的夹打着电闪雷鸣的声音,似乎在为这悲惨的遭遇而鸣不平。

  在这山谷中堆起一个坟包,刻上墓碑。

  陈盘跪在坟前。“爹,娘。孩子今夜就为你们报仇!”

  陈盘头也不回的离去。他已经打定了主意。

  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昏暗下去。陈盘的家一间简陋小屋,屋内的陈设简单,家具倒也齐全,这多亏了陈父生前是一个木匠,会自己造一些家具自用,一般的穷人家里,那是连一套完整的家具也是凑不齐的。

  失去双亲,这个家已经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他收拾了一些细软,搜出了五两碎银子。这些也是家里所有的财物了。

  五两碎银,也是一个普通人家近半年的花销用度。

  最重要的是,他从自己的小桌子上,拿了两本线装书,塞到了包裹中。这书是自己平时最喜爱的东西。他会读书识字,并且学问不浅。

  这就比普通人强了许多。

  读书原本是权贵的专利,平头百姓想读书习字,那是非常艰难的事情。

  陈盘八岁的时候,有一日路过私塾,看到那些富家公子摇头晃脑的读书,又听教书先生讲课有趣,便觉得听得津津有味,于是每天忙完都会去听先生讲书。日子长了,竟觉得自己比那些私塾里的学生懂得更多。

  没笔,就用木杆子在地上写。没书可看,那只能经常想办法和教书先生套近乎,那教书先生是个直人,读圣贤书读得多了,看到有个少年如此用功,自然喜爱,便开始借一些启蒙读物给他,慢慢的,读的书,也由浅入深,变成一些深奥的经义,甚至自己读书的心得笔记,都借与陈盘饱览。

  生活索碎,读书能让人的思想沟通圣贤,飞翔古今,更是一种极大的快乐。

  陈盘最喜欢的就是教书先生的手稿。这手稿往往写满读书心得,一些感悟。从中可以看到读书人的情操,见识。

  那位教书先生自称为“宁雨隐士”,手稿中经常会标注:“荒谬”“不能直疏心意,扣弯抹角,文不对题。”或是“虚伪,文以直为佳,婉转缠绵,若隐若现,堕落魔道。”

  可见这宁大隐士,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读书人,这更是深得陈盘的喜爱,只觉得和自己心意相符。七年下来,两人没有名义上的师徒关系,一直都是平辈论交,却又胜似师徒了。

  如今家里遭逢大变,陈盘甚至来不及和这位师友告别,心里也不想让他知道,他肯定宁大隐士会阻止自己,并且和那些人一样,规劝自己不要报仇,忍气吞声,以图将来。

  同时也怕把他拖下水,给他带来灾祸。

  收拾好细软,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眼里充满着坚毅。这是一条复仇的不归路。也许自己今天这一出门,仇没能报,自己却死了。

  必竟他的仇人是薛家。

  民间歌谣都唱:“薛家一条狗,天南满地走。”

  他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薛家势力太大。

  换作一般人,要立即报仇,只能手提武器,杀进薛家,杀死几个算几个。可是他一想就知道这种情况绝不可能。只能是送死。

  薛家上下,包括奴仆家丁,足有上千人,个个都是凶神恶刹。真提把刀杀上门去,恐怕连门都进不了,先被恶奴打死了。

  他很想立即报仇,可是他不会去送死。

  何况,他不会武功。

  “早知道以前就该练武,会读书习字,手却毫无缚鸡之力,文弱书生,果然是文弱书生。关键时刻,一无是处。什么锦秀文章,此时都不如刀剑。”他捏起拳头,捏得骨节有些发白,心里懊悔不已。

  宁雨隐士曾经和他讲过练武的人是如何的厉害,如何强大。

  读书人,能够科考,考状元,当宰相,文官得以治理天下。

  而武人,就能够考武状元,征战沙场,当将军,手握兵权,生杀予夺,保家卫国或者开疆拓土。

  单纯的读书人,弱点非常明显,他们往往手无缚鸡之力,甚至经过历史歪曲,有些读书人甚至认为动手是一种有辱斯文的行为,所以更是四体不勤,遇到事情,也是先礼后兵。

  而他们为什么得以治理天下?那是因为他们掌握天下道理。

  妙笔生花,舌灿莲花,掌握正统,让天下人得以信服,跟着大道行走。

  而武人,单纯的武人虽然特立独行,却不一定掌握天下道理,这就是武人的局限性。但是武人最可怕的,是他们拥有强悍的身体。

  他们的身体远比常人强悍无数倍,可以以一当十,当百,当千,当万,万夫莫敌。

  武人的追求,是身体的极限。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单纯的读书人,也不是单纯的武人,而是文武兼修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真正的立于权力巅峰。

  单纯的文人,最多执掌文书,单纯的武人,最多纵马疆场杀敌。文武兼修的人,却能在文场考文状元,武试考武状元,他们不怕阴谋诡计,不怕武力暗杀,执掌文坛笔锋,手握天下兵马,掌握着绝强的实力。

  就犹如当朝宰相王庭,就是个文武兼修的天才人物。他是儒学大家,作的文章名动天下,被读书人视手不释卷的经典。他曾经又是武状元。武功修为达至神武之境的巅峰。万夫莫敌的天才人物。

  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天才人物。

  对于陈盘而言,如今他最需要的正是武力,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纵意。

  宁雨隐士是个奇人,他竟然对武道了解颇深,并且偶尔会为陈盘讲述一些奇闻。

  他曾经讲过,武功修为有十大层次。

  一为虎力,二为龙筋,三为铁骨,四为铜皮。五为汞血,六为神髓,七为内壮,八为相济,九为合一,十为神武之境。

  这武学十层修为,为天下公认,是一位绝顶高手所划分,据说甚至连朝庭,也记录在案,成为军中武力强弱的标准。

  而划分了这武道十层的高手,曾经更被称为天下第一,修为达至神武之境的巅峰,甚至传闻超越了神武之境,破空飞升。

  这已经不是武功,而是传说了。

  宁雨隐士甚至认为,这不是传说,因为天下还有十大道门,这十大道门却隐于幕后,世俗之内知道的人非常的少。只有天下的掌权者,才能够接触到这股神秘的存在。

  这些十大道门,能够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据说十大道门之中,人人都是神仙,远不是世俗之人能够相比拟。当然,这些都是传说。陈盘也只是当成传说看待,并未当真。

  陈盘这时候非常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学武。早知如此,当初应该让宁雨隐士帮忙,搜罗一些武功秘籍,哪怕是最初等的锻体练力之法,也好过手当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如果我现在,能拥有那种万夫莫敌的力量,神武之境。我就杀进薛家,杀他们个鸡犬不留!把那几个害死双亲的狗奴才,碎尸万段!”

  虎力,龙筋,铁骨,铜皮。都是对武学层次的形象描绘。拥有老虎一般的巨力,筋如龙筋,骨头坚硬似铁,气息过处,皮膜如铜,刀兵不能伤。

  陈盘想像着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他转眼一看,注意到门旁有一根圆木棍,顺手提了起来,实实的握在手中,却觉得沉甸甸的,连身体都跟着有些摇晃。

  这根圆木棍极长,笔直笔直,重量不轻,估摸着约有二十来斤上下。

  陈盘心中一凉,越发觉自己弱小,就是这样一根普通的圆木棍,他已经觉得很沉重了。

  何况那些武人手中纯铁纯钢的长枪,重达百斤的大刀,舞动起来虎虎生风,泼水不进,能够万军丛中来去自如的神勇之力。

  如果能够拥有……那该多好。陈盘的心中首次涌起了对于强大力量的追求。有了力量就能够有追求,实现自己的愿望,没有力量,就连血海深仇,也难以得报。

  “只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哪怕是送死。也要立即报了。”

  陈盘决心一下,扎起包裹,随将一把柴刀插到腰间,提起长长的圆木棍出了门去。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