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是一庭芳菲所书写的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唐念初其实是个倔强的人,他一直都知道。荆鹤东反复把弄着手机,最终,他还是决定给唐念初去一个电话。

  

蜜爱甜宠前夫复追小娇妻试读:

  唐念初其实是个倔强的人,他一直都知道。

  荆鹤东反复把弄着手机,最终,他还是决定给唐念初去一个电话。

  不管怎么样,他们只是签了离婚协议,并没有去登记处正式离婚,他现在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他必须对唐念初的安全负责。

  很可惜,当他打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关机了。

  长叹一声后,荆鹤东翻身下床开灯,动作迅速换了睡袍挑了几件保暖的衣物换上。

  当荆鹤东的身影出现在一楼客厅的时候,管家小心提醒现在天气恶劣不宜出门,但他并未理睬,依旧我行我素。

  *

  瓢泼般的大雨中,有些低洼路段已经积水,平时熟悉的路看起来和往常十分不同,大雨也增加了开车的难度。

  车窗上的雨刷疯了似得来回晃动着,前方视线一片模糊。

  荆鹤东皱着眉毛,尽量将车速压低,好让他找到唐念初。

  所幸她并未走太远,荆鹤东开了十几分钟就在一座公交车站台找到了她。

  他将车停在路边打下车窗喊了唐念初的名字,却发现发现她蜷缩在角落紧紧地抱着那只红色的旅行箱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荆鹤东从没有求人的时候,请人的机会也少之又少,他料想唐念初还在怄气所以不接电话不肯上车,便亲自下车趟过路边积水来到了她的面前。

  唐念初背靠着发光的广告牌坐在湿漉漉的地上,两只手臂和苍白的小脸无力地耷拉在旅行箱上。

  她睡了,睡得很沉。

  一头漂亮的长发如海藻般凌乱散落在她单薄的肩头,脸上有哭过的痕迹,长长睫毛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滴。

  两只脏兮兮沾满泥水的小脚光着,从别墅穿出来的棉拖鞋在狼狈狂奔中不知落在了哪里。

  此情此景,荆鹤东心头被什么猛然一击,瞬间柔软起来……

  “唐念初!醒醒!”荆鹤东握住她的肩头轻轻摇晃起来,企图唤醒她,可唐念初根本就没有一丝反应。

  眼下,他不可能放任她在这里睡大觉,荆鹤东立即把唐念初扶起然后打横抱在了怀里。

  在抱紧她的那一刻,荆鹤东不自觉的皱眉。

  唐念初竟然这么轻,身高近一米七的她,怎么掂量都好像不到百斤。

  难道我们荆家给她吃得不够好么?

  荆鹤东十分不悦,唐念初这个体重,真是对不起她享受的待遇。

  *

  片刻后,荆鹤东抱着唐念初回了别墅,佣人帮忙拿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唐念初的手机已经被雨淋坏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是关机状态。

  等到了室内,荆鹤东准备放她到浴缸里洗个澡的时候才发现唐念初的体温很高,他之前穿的太多,抱着她的时候并未敏锐的察觉到。

  烟雾缭绕的热水中,她姣好的身材令人血脉偾张,荆鹤东只是瞄了一眼,就发现自己又该死的想要了。

  这女人简直就是毒药,沾过一次,就算再清心寡欲的男人也难以逃脱这种诱惑。

  荆鹤东摇摇头,努力地逼迫自己淡定。

  给她洗了澡,换上睡袍,再一量唐念初的体温直逼四十度。

  因为身体底子差,又逞能淋了暴雨,唐念初高烧得厉害,几近昏迷。

  荆鹤东立即让家庭医生过来给她诊治,一针退烧针打下去后,荆鹤东守在床边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唐念初退烧了他才肯让医生离开。

  这么一折腾,时间已过凌晨。

  荆鹤东向来都有洁癖,唐念初迷迷糊糊睡着,额头上身上染着一层粘腻的汗水,他叹一口气,将目光转向了起居室落地窗边的贵妃椅。

  正准备找条毯子将就一夜,荆鹤东忽然听到了唐念初轻声的呢喃。

  “老公……我冷……”

  荆鹤东沉默的看着窝在被子里痛哭扭动着的小女人。

  “老公……我是冤枉的……”她又动了动唇,两颗晶莹的眼泪从眼角缓缓落下,在灯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这一次,荆鹤东没有选择冷漠,他朝她走去,双手利落的解开了衬衣的纽扣。

  她不知道自己这迷迷糊糊哭泣着的样子会有多令人心疼,荆鹤东将她揽入怀中,狂暴地吻住了她轻轻颤动的唇瓣。

  他不管她此刻是清醒,还是昏迷,他都要她。

  被她撩起来的火,必须她来熄灭。

  *

  清早的微光透过乳白的窗纱透了进来,照在深色的地毯上。

  雨还在下,一地凌乱的衣物仿佛在静静诉说着昨夜这间卧房内发生的旖旎一幕。

  唐念初恢复了意识,第一个感觉是眼皮特别沉重,根本就睁不开,第二个感觉才是浑身都酸痛无比,骨头都快散架了。

  好不容易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她的旅行箱,而是一双紧闭的双眼。

  荆鹤东!

  唐念初错愕的看着他,她怎么会又回到别墅了?

  而且,还什么都没穿!

  大脑一片混乱的她来不及多想,身边的男人就轻轻一动,将她按进了怀里。

  这是唐念初第一次与荆鹤东肌肤相亲,结婚三年,他连吻都没吻过她,就不用说做这种夫妻之间羞羞的事情了。

  现在不是唐念初感慨的时候,她已经不是纯洁如初的少女,双腿间不适的感觉让她明白,她昨夜……

  不……

  这不可能!

  唐念初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结婚三年,她只要不小心碰到了荆鹤东都会惹来雷霆震怒,荆鹤东又怎么可能对她有任何的感想?

  她挣扎起来,光洁的肩头磨蹭在他的胸口,男人长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动,眯着双眼看着怀里不安分的女人,说:“你在乱动什么?”

  说罢,火热的某处自然而然地贴在了她柔滑肌肤上。

  一个身体机能正常的男人,早上从来都是随时很有状态的。

  如果唐念初还在撩火,他难保自己不会擦枪走火。

  唐念初脸一热,她一把将他推开,无比惊恐地拽紧了被子往一边挪去,冲他尖叫:“荆鹤东!你这个禽兽!”

  前天晚上,她才被某个禽兽糟蹋了,昨天晚上,她又被荆鹤东糟蹋了!

  她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也不再有伺候他的义务,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