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8 0人评论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是山月所书写的穿越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金乌西坠,天色昏黄,赶路一下午,两人都是从小锻炼身体,虽是孩童,但脚程不慢,此时已经是到了深山里,树木繁茂,将仅剩的一点儿天光遮了大半。苏盈袖知道夜间不适合赶路,一是因为看不清路,二则是因为有些野...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试读:

  金乌西坠,天色昏黄,赶路一下午,两人都是从小锻炼身体,虽是孩童,但脚程不慢,此时已经是到了深山里,树木繁茂,将仅剩的一点儿天光遮了大半。

  苏盈袖知道夜间不适合赶路,一是因为看不清路,二则是因为有些野兽喜欢夜间觅食,到处走动反而容易招儿祸端,现在已是黄昏,索性就停了下来,找到了一块空地,不靠近水流,看地上痕迹应当也没有什么大型猛兽出没,正适合过夜。哪成想刚一转头想要去寻些枯枝回来生火,就见一猛兽身影从树影下走了出来,一步一步,脚掌落地无声,却带来迫人压力,让人心头发紧,汗毛直立。

  回想原主记忆,村里可从来没有来过老虎,哪知他们才行了两个时辰就遇上了,这运气实在好到没边了。

  苏盈袖捏了捏比之从前显得又软无力的手,又对比了一下对面和她差不多高的老虎,知道今天是免不了一场恶战了。瞧这老虎赤红双目就知道今天他们是被盯上了,若是逃跑,不说这是在山中,就是在开阔的平地上也是跑不过老虎的。

  只是毓无忧……

  苏盈袖干脆将毓无忧往身后一推,低喝道:“快跑,朝村子的方向跑。”

  人气旺的地方猛兽是不敢去的,人怕猛兽,猛兽也怕人,只要靠近了村子,他们就安全了。

  说罢,也不管毓无忧动作,苏盈袖决定先发制人,举起手中的匕首就横向老虎脖颈那一圈白毛。

  老虎被挑衅,大吼一声,兽吼响彻山林,身体猛然前扑,张开利齿直取苏盈袖面门,苏盈袖却不退不躲,只身子一矮,拼着左臂被利爪划开三条血痕,匕首也在老虎腹部开了一条口子,虽然体力不足,但是末世中锻炼出的战斗意识还在,足以她暂时应付这头老虎了。

  只是……

  苏盈袖抽空回头一看,却看到毓无忧还站在原地,眉头就是一皱,躲开老虎利爪,对着还傻站着的毓无忧大喊道:“无忧,快走!”

  毓无忧却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只是有些怔愣地看着还在与老虎周旋搏斗的苏盈袖,似有些出神。

  她动作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那柄匕首明明是村里猎户今天刚给她的,她却使得十分顺手,好似还有一套独特章法,像是专门练过一般,只是她似乎缺乏对敌经验,步法凌乱,好几次险象环生,身上被划拉开一道道口子,虽不致命,但是鲜血汩汩流下,令她脸色苍白。

  经历过无数场战斗的毓无忧清楚地明白,苏盈袖对上这头老虎并没有什么胜算,哪怕是她有一些特别的战斗技巧,但是体力跟不上,速度跟不上,那些个技巧也就没了太大用处。

  看着苏盈袖身上的一道道口子,有那么一瞬间,毓无忧的心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像是冰封冻结的湖面上被什么凿开了一个小坑,让他有些不适应,也有些……贪恋。

  苏盈袖眼角余光看到毓无忧还站在原地不动,心中就是一急,一个不注意,脸颊上也落下了一道浅浅伤口,不多时,鲜红的血液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一抹抹红色,一阵阵血腥气,刺激得那头饿极了的老虎大口大口急促喘气,从喉咙中溢出一阵阵兴奋的低吼。

  兴奋,为即将到口的食物,一双虎目在苏盈袖和毓无忧身上游移。

  它极是聪明,见苏盈袖这头久攻不下,便一个虚晃,避开苏盈袖的匕首,朝着毓无忧所站的地方扑了过去。

  见状,苏盈袖心中大急,慌忙中也跟着扑了过去,张开双臂似想要拖住猛虎,一边还冲着毓无忧大吼。

  “躲开!”

  声音嘶哑尖利,很是难听,却不难听出其中的焦急惊惧。

  毓无忧抿了抿唇,身子一侧,脚下步伐轻巧玄妙,划开一个诡异的角度,竟险险躲了过去,看上去就像是他一时紧张胡乱动弹阴差阳错躲过去一般。

  苏盈袖见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猛然一跃,跳上虎背,匕首狠狠扎了下去,以此为支撑,苏盈袖纵身一跃跳上了虎背。

  匕首整根没入老虎后背,吃疼之下,老虎停止了想要继续往毓无忧方向扑去的动作,发出一声疼痛的嘶吼,扭腰甩背,将还未坐稳的苏盈袖甩了下去。

  苏盈袖被这一阵力道摔得在地上滚了一圈才止住身体,匕首却还插在虎背上,这一摔,匕首脱手而出,她已经是没了武器,还没等她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办,下一刻,却见虎爪已经就在眼前,她连忙又是一滚,躲了过去,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一系列动作都只是短短一瞬,转眼间,苏盈袖又和老虎拉开了距离。

  老虎负伤,大口大口喘着气,后背、下腹皮毛上都是一片红色,疼痛使得它没有了慢慢狩猎的耐心,率先放弃了和苏盈袖的相互对峙,脚掌用力,化作一道虚影猛然前冲,爪上尖锐直指苏盈袖,锁定她可能躲避的空间,虎口大张,狠狠冲着苏盈袖脖颈咬去。

  望见这一幕,毓无忧身侧双手不由自主地握成拳,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在这一刻竟然屏住了呼吸。

  苏盈袖脑中一片空白,动作之前全凭本能的那股子狠劲,再不留后劲,足尖一点,竟也直直冲着老虎而去,灵巧一侧身,又是一个前扑,抓住了还插在老虎背上的匕首,拔出后迅速抽身。

  匕首拔出带来的剧烈疼痛让老虎发出一声嘶吼,不管不顾地再次朝着苏盈袖扑来,苏盈袖只能狼狈地扑倒在地,才堪堪躲过,可是她知道,她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到胸口痛到似要裂开一般,剧烈地起伏着,明明是舒适的春天,她却一头一身都是汗,显得狼狈不堪。

  老虎也因为失血过多和原本的饥饿而慢下了动作,弓着身子紧盯着她,却暂时没有动作,双方都在恢复体力。

  这样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脱身。

  正在双方对峙的时刻,毓无忧突然转身就跑。

  他这一跑,瞬间吸引了老虎的目光。眼看着猎物要跑,它顿时抛下了还在对峙的苏盈袖,朝着毓无忧的方向扑去。

  苏盈袖见状,在老虎跃起的一瞬矮身一蹲,举起匕首就是狠狠一划,在老虎前腿根部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紧接着苏盈袖转身就朝着毓无忧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再不恋战。

  伤了前腿,加上失血过多,只要他们跑得快些,就是一条生路。

  毓无忧在前面跑,苏盈袖紧跟其后,在他们后面是拖着一路血迹紧追不舍的猛兽。苏盈袖一边跑,都能听到身后猛兽脚掌沉沉踩踏地面的声音,她刚刚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这时候只觉得喉咙中干涩得似要裂开,口腔鼻腔里也都是血腥味,四肢像是灌了铅一样。

  就在这时,一个软软的小手抓住她的,似想要拉着她往前跑。

  苏盈袖看着前面毓无忧的小小的背影,感觉手上传来的力道,怕是毓无忧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吧。在这样紧张的关头,苏盈袖竟然有些想笑。

  罢了,哪怕真的遭遇了不测,她……也要护住这个孩子。

  苏盈袖其实对从虎口逃生已经不抱太大希望,现在只是求生欲让她本能地咬紧牙关向前冲,她需要跑得快些,带着毓无忧跑到那头老虎支撑不住的时候。

  树林里的路不平整,甚至土地有些松软打滑,比在平地上奔跑更加消耗体力。也多亏苏盈袖伤了老虎的前腿,又放了它不少血,这才能够让他们没被立刻追上。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跑着跑着,林子里竟然开始起雾了,一开始苏盈袖还没有察觉,可是当身后再也听不到猛兽脚掌踩地的声音后,他们才发现,不知何时,山里竟然起了雾。

  二人不约而同地停步四顾,只是一个皱着眉眼中一片警惕,另一个看着这片薄雾,眼中却有一抹了然。

  毓无忧原本还想着要怎么才能找到那阵,并且将苏盈袖引入阵中,却没想到他这一跑,误打误撞地就找到了地方,若他没有看错,这应当就是最外围的迷阵了。

  在苏盈袖还在担心那老虎不知会不会再从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窜出来时,毓无忧知道他们已经安全了,因为这阵是为了寻找传承之人,所以不会放未开化的野兽进来。

  毓无忧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说,只仰起头来,扯了扯苏盈袖的衣袖,学着八岁孩童的语气说道:“姐姐,我们往前面走走,让老虎找不到我们。”

  说着,他抬起手来,指向了他推算出的入内阵的方向。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