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资讯 >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5-20 0人评论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是山月所书写的穿越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活了几百年的魔界少主,上一刻才抱着同归于尽的决绝死亡,下一刻就回到了自己八岁的时候,还依偎在曾经抛弃过他的“姐姐”的怀里……他反射性地在第一时间摸到了苏盈袖插在腰侧的匕首,握紧了手柄。很快,毓无忧...

  

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试读:

  活了几百年的魔界少主,上一刻才抱着同归于尽的决绝死亡,下一刻就回到了自己八岁的时候,还依偎在曾经抛弃过他的“姐姐”的怀里……他反射性地在第一时间摸到了苏盈袖插在腰侧的匕首,握紧了手柄。

  很快,毓无忧冷静下来,理清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总的来说,现在的情况并不算坏,身体没有变,灵根资质也都还在,知道接下来几百年发生的事情,还有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一个凡人上身了的“姐姐”,或者说是比他大的母亲的养女。

  只是可是没能够早重生一天……

  毓无忧的眸中一片暗沉,即便是几百年过去了,他却依旧忘不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忘不了娘亲死时的种种……也是如此,他才能迅速地发现这个“苏盈袖”与记忆中的不同。

  至于为什么说苏盈袖被一个凡人上身,而不是被修士夺舍,实在是因为苏盈袖表现得太过于……不在意形象。

  如今的修士分为道修和魔修,道修大多喜欢端起仙风道骨的模样,而魔修虽然放荡不羁一些,但是也都是一副潇洒模样,再不济也是喜欢干净整洁一些的。加之一般有灵根的大多都长得好,甚至于灵根越好,长得也就越是出挑,久而久之,无论道修魔修都喜欢以相貌论人,也都格外注意自己的仪表……

  总的来说,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

  生活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再不爱打扮的人也会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即便是在危险时刻需要抛弃自身形象的时候,也会表现得格外嫌弃,而不是像苏盈袖这般坦然,甚至于他们明明可以爬到树上,利用春天茂密的树叶来遮挡自己,可是苏盈袖二话没说选择了躲在坑里,固然这样更加安全一些,却也说明了苏盈袖对于自身形象的观点与修士的不同。

  除了这不注意形象外,个人的气质也能看出苏盈袖就是一个凡人,但凡修真者,都会因为自身强大的力量,有些高高在上看不起凡人的意味,久而久之,身上的气质也就不同了,毓无忧在那样的大环境里浸染了几百年,接触过成千上万的修士,自然很容易发现苏盈袖气质的不同,一眼就能看出她之前一定不是修士,但是却也不会是弱者,弱者不会拥有这样的沉稳大气和谨慎细致。

  那么,她究竟是什么人?又从何处来?

  毓无忧重新闭上了眼,耳边听着苏盈袖有规律的心跳,竟然也有了一些困意,这具身体到底还太小了。手中握着的匕首只是微微开启了一小段,就又无声无息地插了回去,就如同毓无忧心中的杀意,只略过一个念头,然后又全部收起。

  虽然已经是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但是夜晚还是有些凉,两个人紧靠在一起,醒来的时候都觉得面颊和手脚都有些凉意,还有些林子里特有的土腥味。

  苏盈袖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恍惚,她依旧沉浸在刚刚的梦里醒不过来,说是梦有些不合适,更确切的说,是这具身体之前记忆,再小一些的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毕竟那个时候的小孩子大多不记事,却到底是明白了他们昨天那一场祸事的由来,这也算是无妄之灾。

  苏夫人当了一支玉簪打算给毓无忧买生日礼物,在拿出玉佩的时候,却被人看见她装玉簪袋子里头的玉佩,好像那玉佩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引得人窥探,这才有了这一场杀身之祸。而昨天苏盈袖和毓无忧去林子里玩的时候耽搁了回家的时候,回去之后就发现自家的屋子起火了,而苏夫人倒地不起,身下一滩暗红血迹,见到他们来了,就费力地挪动身体,掀开身下的砖块,取出藏在里面的小木盒子……

  苏盈袖微微挪动了下身体,尽量在不惊动怀中孩童的情况下,从衣襟口袋里摸出了那个木盒子,单手将盒子打开,内有一些玉制饰品,还有两块碎银,并一些铜板,这应当就是苏夫人的全部家当了,苏盈袖看到,那个惹来杀身之祸的玉钗就在这一堆饰品里,青色的玉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苏盈袖只看了一眼就没在关注,而是将目光放在了那些碎银和铜板上。

  她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似乎丽阳城距离这里有一段不近的距离,但是这些盘缠足够支撑着他们二人到达目的地,只要路上不出什么意外就好。

  这么想着,苏盈袖重新将木盒盖上。

  这一声轻微的响动却让怀里的人微微动力一下身体,下一刻,怀里的男孩就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一脸懵懂地瞪着哭得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苏盈袖,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着苏盈袖,眸中全是依恋信赖。

  苏盈袖不由在他的后背安抚地拍拍,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娘亲。”

  既然那些黑衣人是趁着夜色行动的,就说明他们并不希望展露在人前,他们越是这样光明正大的回去,就越是不会有危险。

  毓无忧冷不丁被当做小孩子拍背安抚,听到耳边苏盈袖哄小孩一般的声音,身子僵硬了一瞬,连忙低下头去掩盖住眼底的警惕,然后才放软了身体,任由苏盈袖一下又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

  清晨的水汽渐渐被温暖驱散,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漏下细碎的光亮和斑驳的树影,明明灭灭地打在男孩的脸上,衬得他眸底的暗流汹涌越发莫测。

  上一世并不是这样的,上一世的苏盈袖直接带着他朝着丽阳城而去,根本没有去看一眼娘亲的打算,不过苏盈袖此举正合他意,所以毓无忧装作稚童一般乖乖点头,极为听话的模样。

  回到村子里,已经是天光大亮。

  村里的人昨天傍晚看到了火光,却不敢动作,等到那些黑衣人都离开后,这才喊人过来一同扑灭了火。

  火灭了,却只找到了苏夫人苏云萝的尸体,没有看到苏盈袖和毓无忧,在周围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这两孩子的身影,还以为他们被歹人掳走了,却没想到这两孩子一大早就从树林里钻了出来,一身狼狈。

  虽然平时和这两孩子不怎么亲近,但人都有恻隐之心,有心疼两个孩子的妇女长辈回家拿了自家孩子的衣服鞋袜,让两人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还给他们准备了些吃的垫肚子。

  里长念在两个孩子年幼,又丧了母,也站了出来帮着办了个简单的葬礼,算是全了这么多年乡里乡亲的情分,村里其他人也都附和着里长帮忙修坟。

  只是现在房子烧了,人也没了,两个孩子的去处就成了问题,如果两个孩子年岁小,不记事,那么找户没有孩子的人家收养也就行了,可是现在两个孩子都大了,更加之,这苏云萝死得不明不白的,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仇家找上门来,村里没有人家愿意收养这样两个孩子。

  苏盈袖看出了里长的为难,善解人意地开口说道:“里长爷爷,我和弟弟打算出去走走看看,日后许是很少回来了,娘亲的墓,希望您能帮着多看顾几分。”

  说着,她拿出一块碎银交到了里长的手中:“不求逢年过节烧些东西,只求您能帮着看顾几分,让娘亲清清静静的,不被打扰。

  里长看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又看了看手中的碎银,最终叹了口气,将碎银收了下来,算是安了两个孩子的心,抚了抚苏盈袖的发顶,道:“罢了,你们有你们的打算,我也不拦你们,只是在外头,人心险恶,财不可露白,他人之言不可轻信……护好你弟弟。”

  里长对于不能安置两个孩子有些愧疚,面上也就更加和善了一些。

  苏盈袖明白里长心里所想,不过她本来就不打算和毓无忧再留在村里的,所以也不在意,只冲着里长感激地行了一礼,微一停顿,就拉着毓无忧离开了。

  刚刚在葬礼上的时候她就发现有些形迹可疑的人出现,只怕现在就守在村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了吧。苏盈袖并不认为那些黑衣人会没有发现苏夫人的动作,毕竟那块砖被搬开之后,血迹就发生了些变化,这样一挪动,总是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也很容易让人猜到东西就在他们身上。

  苏盈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不光明正大地来抢,不过这对于他们姐弟来说也算是好事,只是这去丽阳城的路线就要好好规划一下了。

  毓无忧被苏盈袖牵着往林子里走,就明白了苏盈袖的打算,她应当是想穿过林子,绕一圈去往丽阳城,避开那些在村口守株待兔的人,虽然树林里也可能遇到危险,但是相比之下,那些黑衣人带来的威胁更大。面上一副乖巧的模样,毓无忧的心思也转了起来。

  若他没有记错,翻过这座山再走一段路,那儿设有一阵法,无论何等修为都可入内,阵法环环相扣,一重接着一重,失败者会被传出,失去一身修为,且再不可入内,却无性命之忧。

  那应当是一大能的传承之地。只是这大能颇为挑剔,上一世他就曾听说过这阵法,只是那时他已经是化神期,若是闯阵失败,失去一身修为着实可惜,故而也就没有去尝试,可如今他本就没有修为,说不准是一场不错的机缘。

  思及此,毓无忧眸中划过一抹光亮,又很快隐去,恢复成孩童懵懂清澈的模样。

相关阅读
期待你的留言
已有( 0 )条评论
昵称 *
邮箱

*验证码: 验证码

快评短语
写的太好了,正好为我解惑 小编努力,可以写的更好! 无感觉,然并卵 一般般,不详细 还不错,希望能更好 没啥事,就来灌一下水 失望,还以为找到自己需要的 还有其它的吗?
推荐下载
热门下载
  • 周排行
  • 月排行